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17.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75 郑虎发现了?

875 郑虎发现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半仙这么一说,那意思也就是说他承认了钱是他送来的了,看来这个给我发短信的人,并没有说错啊,到这,我前面所经历的一些事,基本上也可以串起来了,可以这么说:我爸死后,给我留了一笔钱,而这笔钱是半仙保管着呢,曹叔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他可能一开始就知道这笔钱是半仙在保管,但他一直找不到半仙,所以只能从我身上来下功夫,什么跟踪我啊,安排女记者出书啊啥的,其实都是为了从我这边套点有用的线索。

    而半仙之所以这么鬼鬼祟祟的东躲西藏,可能很大程度上的原因都是在躲曹叔,他估计知道曹叔一直在暗中监视我,想通过我找到他,至于给我送的那三百万,我估计也不止这么点,应该还有很多,但钱有多少,我倒不是很关心这个,而且这些钱我也不想要,毕竟不是自己赚来的,花着没底气,而且我爸是怎么弄来这些钱的?可能都是些黑心沾血的钱,所以我更不能要。

    我问半仙他怎么知道是曹叔啊,而且这些钱到底是咋回事,真的是我爸留给我的么,曹叔应了一声,说:“对,钱是你爸让我给你的,而且还有很多,你爸交代我他走后等几年再给你送钱,而且一点一点送,就是怕被人发现,然后将钱都充公,你要知道,你爸这些钱,都不是什么正经营生来的,一旦被人发现,就只能充公了!至于为啥我知道是姓曹的,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是他没跑了,咱们现在要关心的,就是这狗日的接下来可能会有动作,可能会伤害到你或者我,其实我吧,倒无所谓,反正我这条命,本来就不是自己的,苟活了这么久了,也足够了!但是你跟然然,我不能看着你们受伤害啊,你自己现在在省城,要多当心一点!”

    我说我也不怕,他都跟踪我这么久了,我不也没事么,半仙说:“这不一样,以前曹叔不动手,是在等我出现,现在他可能是等不及了,或者已经知道我的消息了,他肯定会有什么行动的,总之你小心点就是了!”

    我说那我也不怕,这是省城,而且也不是旧社会了,我就不信他光天化日的能弄死我,半仙继续劝了我一些,说曹叔的手段他了解,我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要是人家真的想弄我的话,我根本就逃不掉,他说到这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陈雅静现在也在省城呢,我倒是不怕曹叔,而且我有自信能应付得了他,但是陈雅静呢?她可是个女生啊,如果曹叔从陈雅静身上下手,那可就麻烦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让陈雅静来省城了,这不是害了她么。

    我后来还给半仙说,我要不要回去一趟,跟他好好聊聊这件事,但是半仙不让我回,他说曹叔既然发了这个短信了,那他就会更加密切的监视我啥的,我要是现在回去的话,肯定也会把他的行踪给牵扯出来了,这就算是中了曹叔的圈套了,那到时候我们两个都危险了,只有这样,我们两个不见面是最安全的。

    我说那不行就把那钱,全给了曹叔得了,或者直接报警充公吧,这样一来,曹叔也就不惦记了,半仙说我这不是说笑话呢么,那都是我爸的钱啊,怎么能给曹叔呢,那不是便宜他这个贱人了,虽然我爸的这些钱也来路不正,但是就算是全烧了,也不会给曹叔留一分钱,而且曹叔拿到钱的话,最先想到的肯定是杀人灭口,到时候我们最危险,报警充公,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但是半仙也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最后还是难逃一死,我说不行就把钱都烧了毁了,这样曹叔也不惦记了,你我也安全了。

    他说烧钱毁钱的话,必须得让曹叔知道,得他当面看着,那样他估计会信我们把钱烧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曹叔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少钱,而且就算是烧了,曹叔肯定也会想着我们还有很多钱,同样不会放过我们。

    我说那钱我不要了,你以后也别给我了,之前给的三百万我再还给你,你自己花吧,咱们以后别联系也行,但是你走之前,要把你所知道的关于我爸的事都告诉我,半仙笑了笑,说他都是要死的人了,要钱也没用了,而且他现在最在乎的,其实就是然然,他说他自己怎么样都行,不管是浪迹天涯,或者死,都无所谓,就是怕然然出事,他说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曹叔知不知道有然然的存在,如果知道的话,那他就更不能走了,得留下来保护然然。

    我说那你可以带然然远走高飞啊,半仙说这个不现实,然然是在这里长大的,这里也有她很多的朋友,让然然走的话,然然肯定不愿意,而且他也不想让然然跟着他去过逃亡的日子,他希望然然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说那咱们现在咋整,难道就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然后等着曹叔下手?半仙说目前来看,只能先这样,然后看看曹叔下一步的行动,最好是先别轻举妄动,不然容易出大事,我说行吧,那有什么情况的话,我给你打电话。

    挂完电话后,我心里面更沉重了,说真的,我宁愿不要这些钱,之前拿的三百万再还回去也行,反正我现在可以自己赚钱,而且我也有信心以后会赚更多的钱,所以给我再多的钱也没什么意义,我想要的,其实也是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毕竟自己从小生活的家庭就是个特殊家庭,我太明白有个正常安稳的家庭是多么的重要,可是现在我能摆脱了关系么?这些钱是我爸留给我的,就凭着这点,我与这件事就脱不了任何干系了,可我现在能咋办呢?

    后来我还想呢,不行我就让半仙把钱全部给我,然后我自己去见曹叔,当着他的面把钱全部给烧掉,让他断了这个念头,至于曹叔到时候会不会抓狂或者伤害我,那就听天由命吧,大不了事情我一个人抗就是了,可估计我要是给半仙这么说的话,半仙肯定不会同意的。

    大概是有心事,后来见到郑虎跟他去办事情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的,郑虎后来还问我是不是老麻烦我,整的我心里不爽了,反正看着我有点不高兴啊,我骂了他两句,说:“你这说的是啥jb话,咱们兄弟两这关系,我能怕麻烦么?我现在确实心里不舒服,但不是因为你,是有别的事!”

    郑虎问我啥事,是不是跟陈雅静闹矛盾了,我摇摇头,说没有,是其他的事,郑虎还想问点啥,但最后也只是张了张嘴,没说啥了,只是后面拍了拍我肩膀,说:“你现在要是不想说就算了,不行晚上兄弟跟你好好喝几杯,咱们哥两好好聊聊,说真的,我被那逼娘们整的也心烦的很,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娶她了,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我笑了笑,说那晚上喝两杯吧,正好你公司这边,也差不多了,消防什么的一整明白了,就可以直接开业了,郑虎说那开业的话,得聘人啊,但是他现在的公司刚起步,没什么资质,他说想用我公司的名义招一些人,到时候去他那上班。

    说这些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接着说:“其实这也是马朵朵的意思,我今天出来找你的时候,人家给我布置了任务,就是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要是我不告诉你,回头又得闹,现在她肚子那么大了,我也怕她情绪激动什么的到时候影响了孩子,所以她现在说啥,我都尽量听着,也只能麻烦你了,你心里可别嫌兄弟......”

    郑虎的话还没说完,我直接打断了他,我说:“行了,你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了,你自己是什么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苦衷我也能理解,再说了,我身边的兄弟,现在也就你混的不咋地了啊,人家陈冲尚海瑞,都有自己的事业了,等你有了自己的事业,咱们几个也算是各个圆满了,到时候我也替你高兴啊,所以出力出钱什么的,都是我自己自愿的,打心底里愿意这样做,你不用觉得太难为情啥的!”

    郑虎点点头,说话不多说了,全在晚上的酒里了。

    郑虎这边忙完后,我给陈雅静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她先自己回去,我跟郑虎喝点酒聊聊天,陈雅静还说她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喝,我直接拒绝了陈雅静,说今天我们兄弟两好好聊聊心里话,除了我们两之外,就不叫其他人了,下次的话一定叫上她,陈雅静说这样的话,她就不来了,完事还嘱咐我少喝点酒,别一会喝多了回不了家了,再让哪个妹子强奸了我,就不得了了。

    我说巴不得被人强奸呢,她骂我没出息,完事把电话给挂了,晚上八点多吧,我跟郑虎找了家饭店点了有一些菜,在这喝起酒来了,后来可能是酒喝的有点多,我们两人的话就多了起来,尤其是郑虎,可能是跟马朵朵在一起过日子心里面比较压抑,今天他说了很多话,大部分都是抱怨马朵朵的不是的,到了后面吧,他突然说了一句话,瞬间让我的酒醒了七分。

    他说:“那天晚上吧,你跟马朵朵在小区门口聊天,我都看到了!”

    当时听到郑虎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头皮都发麻了,脑袋里面似乎都一片空白了,郑虎说的应该是那天晚上马朵朵给我发短信叫我出去聊给郑虎开公司的事的,当时马朵朵跟我聊完走了之后没多久郑虎就来找我了,他当时说是刚看到我,而我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看起来神情什么的很自然,所以我认为他并没有看到我跟马朵朵聊天,谁曾想到,这家伙居然看到了,而且现在过了这么久了他才给我说这个,还是喝完酒之后壮着胆说的,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说明这件事在郑虎的心里埋下了种子了,他可能比较在意这件事,如果他认为我跟马朵朵只是正常的聊天,他会在意这事?会在心里埋下种子吗?那肯定不会,所以说,郑虎心里可能已经怀疑我跟马朵朵了。

    这样一想,我心里就更慌了,但我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生怕郑虎从我的眼睛里看到我内心的慌张,同时我也笑着给郑虎解释,说:“你说的应该是马朵朵找我聊开公司的那晚吧,当时咱们三看电视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让我出去下,要跟我聊开公司的事,我其实也一直想给你开个公司呢,所以就出去了!”

    郑虎看着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至于他这时候心里面到底怎么想,会不会信我,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的心跳非常快,为了掩饰我的慌张,我还用起瓶器开了一瓶酒,咕嘟咕嘟对着瓶子喝了起来,郑虎随后也吹了一瓶酒,喝完用手背抹了下嘴,然后笑道:“对啊,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两当时是聊给我开公司的事了,不然你也不会第二天就突然找说要给我开个公司,但是吧,这种感觉让我挺不舒服的,就好像是你......该怎么说呢......就是我觉得吧......”

    话说到这,郑虎没继续往瞎说了,只是皱着眉头歪斜着脑袋,那样子就好像他想给我说什么,但又特别难以启齿一样,我问他咋了,他觉得啥,他突然噗嗤笑了一声,摇头说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喝酒吧!”

    按理说我两聊到这,假如我跟马朵朵之间真的没什么,光明磊落的话,我应该打破砂锅问到底,问郑虎到底想要说啥,但正因为我们之间有问题,这时候我特别想回避这个话题,这时候他说算了不说了,我也就真的不说啥了,所以这点,我应该算是做的不太妥,不过当时喝得比较多,没多想,后来跟郑虎喝完酒打车往回走的路上,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也是自己太慌了,特别怕事情败露,我后来还给马朵朵打去了电话。

    之所以我这时候敢给马朵朵打电话,那也主要是因为我预料到这时候郑虎还没有回家,电话接听后,马朵朵有点惊讶的问我:“呀,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有事?郑虎不是跟你在一起......”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直接打断了,我说:“郑虎刚跟我分开,现在往回走呢,估计很快就回去了,所以时间不多,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他刚才给我说那天晚上见咱们在小区门口谈话了,我没敢仔细问他是在哪里看见的,听见咱们谈啥了,但是能感觉的出来,他似乎是对咱们两有点怀疑了,反正我也说不准他是怎么想的,总之,从今天开始,你一定要注意跟我保持距离,如果咱们三个见面啥的,你能不跟我说话就尽量别说,还有,你最近别跟郑虎吵架了,对人家好一点,能忍就忍忍吧,他现在挺压抑的,我觉得在这样下去的话,你们两离婚都是有可能的!”

    马朵朵这时候还很不服气,说:“他敢跟我离婚么,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说了,真要离的话,我怕他?”

    马朵朵这样,真的让我很讨厌很反感,我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妈别在这得瑟了,你有啥好牛逼的啊,有什么资格牛逼啊,快别跟我墨迹了,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特别在乎我跟郑虎之间的兄弟情,要是因为你我两感情毁了,我他妈也不会放过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