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20.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78 郑虎的公司开业

878 郑虎的公司开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寻思她跟她妈真能聊,聊这么晚,后来我也没回她消息,继续睡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吧,迷迷糊糊的被炒菜声给吵醒了,醒来后才发现陈雅静已经回来了,而且在外面给我做早饭呢,我看了下时间,才七点多,我问她不是在酒店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说怕我早上懒不去买早饭,所以回来给我做饭吃。

    她这句话直接给我暖的,心里美滋滋的,我衣服都没穿,直接先去了厨房,然后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陈雅静这时候还问我是不是感动的都要哭了,我说不但想哭,还想美美的干她一顿呢。

    她骂了我句,说:“这么好的气氛,让你给毁了,赶紧死去穿衣服去!”我这才笑了笑,回我屋子穿衣服去了,穿完衣服洗漱完,吃过早饭后,我们两便打算去公司,不过临走的时候,我怎么看陈雅静怎么想干她。后来干脆直接起她,又朝着我屋子去了,陈雅静自然明白我要干啥,用手拍打着我,说:“干啥呀你,不去公司了你?”

    我说先办完事再去公司,陈雅静摇摇头,说:“不行,咱们现在都没个身份啥的呢,你怎么能这样就拿下我!”

    她这么一说。我寻思也是,就说那算了吧,等以后再搞吧,这下可把陈雅静气坏了,直接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用手拍打了我好几下,一边拍一边骂:“你这人咋这样呢,是不是光想着干完我不用负责?你抱我过来的时候,就不想着给我个名分啥的?真恶心你,快滚蛋吧,我今天不去公司了,你自己去吧!”

    我赶紧笑了笑,过去拉住了陈雅静的手,说:“我说了啊,找一个特殊的日子,或者比较有气氛的日子来给你名分啊,那样的话容易记住,以后纪念日什么的,也比较有意义啊!”陈雅静白了我一眼,说:“那过年的时候是个特殊的日子。我看咱们就在过年的时候宣布在一起吧!”

    我说你这个主意不错,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咱们两还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响新年第一炮,也是你的人生第一炮,那感情多有意义啊,你说对不,我这话更是让陈雅静生气了,直接站起来掐我的大腿,而且是特别使劲的那种,给我疼的脸都发麻了,后来哄好她去了公司之后,我在办公室把裤子腿抹了起来,被陈雅静掐过的地方,都青了,这狗日的娘们,看我以后在床上怎么收拾你。

    陈雅静她妈在今天上午坐高铁回去了,她走了之后,郑虎来公司找了我一趟,是跟我谈招聘员工的事的,他跟我聊天的时候,感觉整个人也蛮自然的,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好像跟原来没什么两样,但即便是这样,我心里也有点慌张不舒服,因为按照那天他说的话,还有回去睡觉时被马朵朵听到的那些醉言醉语,分明都表示他心里确实怀疑我跟马朵朵了,现在这么淡定,应该是他故意装出来的。

    说真的,我现在特别想知道郑虎心里面的想法,他到底在怀疑些啥,只是怀疑我跟马朵朵走得有点近?还是说已经怀疑我们两上过床了,或者有了一些证据啥的,但我不可能去主动跟他聊这些,只能慢慢等着事态的发展了,他跟我聊完照片的事后便走了,而我在今天下午也跟胡娘和娘娘腔聊了聊,让他们两负责郑虎公司的招聘,回头人手差不多了,就一起去郑虎那边上班。

    虎妞这时候还有点不太乐意,她给我说能不能让她留在公司,让我换一个人去郑虎那边上班,我说郑虎那边的公司,都是我出钱给开的,你现在的能力这么强,你不去让谁去,如果别人去了公司开不起来,那到时候赔钱的可是我啊。你可得想清楚了,虎妞这么一听,更是不愿意去了,她说:“那我这压力也太大了啊,到时候真的赔钱了啥的,责任吧就全跑我身上了么!”

    我说只要你去了努力干就行了,成功了全是你的功劳,失败了都是我自己的责任行不?我这话刚说完,旁边的娘娘腔不乐意了,他说功劳怎么能全是虎妞的呢。他也有一半,我白了他一眼,说就你屁话多。

    在我的劝说下,最后虎妞还是同意了,到了第二天吧,便有人陆续来公司应聘,反正各个职位的都有,影视部啊,技术部啊,前台啊等等。我最在乎的,其实就是影视部跟技术部,这两个部门是核心,他们技术过硬的话,公司的硬实力就扎实,反正差不多花了三天时间吧,满意的团队才被我们给筛选出来,我还带着虎妞娘娘腔还有这些新员工去了郑虎的公司,让他们见了见郑虎,仔细聊了聊他们的工作跟任务。

    一切事宜都谈妥了之后。我们商量好了后天就开始正常营业,这天晚上我还请所有的新员工去吃了顿饭,也算是互相认识认识,了解下,在吃饭的时候,有几个新员工还提了一些问题,这些员工原来是有工作经验的,说是他们的工资,有很大一部分是依靠提成来赚的,而郑虎的这个公司刚开业,他们怕没有足够的业务来赚取提成,我给他们说这个问题别担心,我这边的公司业务量很大,足够满足他们了,不怕活少,就怕他们做不了。

    这几个员工当时还蛮惊讶的,还问我郑虎这边的公司是不是我的分公司,不然为啥愿意分这么大的利益过来,他这话问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当时郑虎也在场呢,我总不能说是白送给郑虎的吧,人家郑虎好歹以后是他们的老板,我这样说多没面子啊,以后他在公司里面估计也不好立足威信。

    所以我并没告诉他原因,只是说好好干就是了,说这话的时候,我还看了郑虎一眼,发现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确实,男人嘛。都好面子,自尊心强,如果我是郑虎的话,我这时候的底气,肯定也不是很足,吃过饭后,我跟陈雅静在回住处的路上,她还叹了口气给我说道:“反正我是不觉得郑虎有领导公司的能力,你看看刚才在饭局上,他都不怎么说话的,那好歹是他自己的公司啊,也该带头发言,说一些比较有领导性的话啊,感觉说的话还没我多呢!这样以后他怎么在公司里领导别人啊?”

    我说公司的钱是我出的,人什么的也是我找的,郑虎可能是有点自尊心受损,不想说话吧,如果以后公司开起来了,只要我不在那边,估计他自己能搞定的。我这个公司刚开的时候,我还不是到处跑,都是人家郑虎管理的,没问题的。

    我虽然嘴上这么跟陈雅静说,但是我心里其实也挺担心的,尤其是我感觉到,今天郑虎的情绪并不怎么高涨,就算是他没底气,也不应该这样的,估计是有其他的原因,后来我还联想到是不是跟他怀疑我和马朵朵的事有关?如果他真的怀疑我跟马朵朵有什么的话,肯定会觉得这个公司,是我迫于马朵朵的压力才给他开的,那他心里肯定是比较抵触这个公司的,自然没有前几天的心劲了。

    陈雅静这时候哼了一声,说:“你就是太惯着他了,你看着吧,以后他那边有了什么比较难处理的事情,肯定还是叫你过去处理,感觉这公司就好像是你白给人家开的一样。我......”

    陈雅静话说到这后,她顿了顿,接着她叹了口气,说:“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们两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说多了好像整的挑拨你们关系一样,你现在还没跟我结婚呢,还不是一家人呢,我只是个外人。我也不能说你啥,不过等以后咱们结婚了,你还是这么惯着郑虎的话,那我可就不答应了啊!”

    我笑了笑,半开玩笑的说陈雅静是个小心眼,陈雅静说这不是小心眼不小心眼的事,现在又不是小时候了,愿意给人家啥就给人家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老婆孩子都有了,我不能还这样惯着郑虎吧,这其实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在剥夺郑虎当一个独立男人的机会。

    我说我知道了,这个公司,也是我最后一次帮他了,做好做不好,那都是他自己的事了。

    郑虎的公司开业那天,我跟陈雅静也去了,跟我想象中的开业不一样。这边开业并没有办什么太隆重的仪式,就简简单单的搞了搞,然后就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我也是为了稳住这边的新员工,所以头一天开业就送来了好几个大单子,够她们干一段时间了,而且价格也很高,可以保证他们头一个月的工资就很高。

    说真的,郑虎这个公司开起来的感觉,并不像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公司,而且也没什么难度,确实如别人说的那样,倒像是我的一个分公司,我寻思只要我愿意把资源一个劲的往这边输送,郑虎这个公司,是不可能赔钱的,公司的规模做起来,那也是时间上的问题,说白了,确实是我白白往这边送钱。但郑虎不是别人,即便是白送钱,我也心甘情愿,只要马朵朵不去肆意的挥霍钱就行了。

    郑虎的公司开起来之后,我公司这边的业务量就开始下降了,原来每天忙忙碌碌的景象,现在在我公司里已经看不到了,有些人还能适应,觉得这样也挺好,每天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不那么累,但有些人觉得这样不怎么好,可能是觉得活少了,提成就少了,自然工资也少,不过我给他们说,我最近会专门抓业务量这一块,争取再拓展一些新的渠道,保证两边的公司都有足够的业务量。

    而我跟陈雅静没什么事,自然担起了这个责任。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出去跑跑,而就在这每天出去跑的期间,我发现似乎有人一直在监视着我们,本来想把这个告诉陈雅静的,但一想她一个女人家,我给她说了怕是会引起她的恐慌,所以并没给她说,不过打这之后,我就没让陈雅静跟着我出去跑了,而是让她在公司里面呆着。

    那天,我通过一个老客户认识了一个葡萄酒厂商的老总,人家老总在郊区有一座自己的葡萄酒庄园,说是现在为了开拓市场,想投一大笔钱用来打广告,而影视宣传片,那自然是不能少,他想让我给做一个比较大气有内涵的宣传片,我给他说这个没问题,我们公司接过很多这样的业务了,完全可以搞定。

    这个老总不知道为啥,似乎特别赏识我,对我也很热情,还非领着我去了他的葡萄酒庄园,亲自给我调酒让我喝,完事我走的时候,还送了我几瓶沉年好酒,他自己的话说,是觉得我年纪轻轻有这么大的作为,很佩服我,虽然我们的年纪差的有点多,但想跟我当朋友,说是特别喜欢跟有能力的人交朋友。

    这人啊,都一样,受不了别人夸赞,人家这么一夸我,我也就有点飘飘然了,再说人家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留了人家的电话微信啥的,算是跟人家成为朋友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回去之后,这老板也一直给我发短信发微信聊天,而我出于客气,再加上人家是我的大客户,如果影视片做好了,再加上后期的广告推广什么的,我能赚一大笔钱,所以我不敢怠慢,他只要给我发信息,我就会回,晚上看电视的时候,陈雅静还吃醋了,她开玩笑的说:“你跟个叔叔辈的人,差不多也快当爷爷了,在那有啥好聊的啊,怎么啊,还想搞个忘年忘性别恋不成?”

    我说你可别说,你这么一说的话,我还真觉得那老总有点不对劲呢。不会是真的看上我了吧,陈雅静噗嗤就笑了,说:“有可能,你以后跟人家见面的时候小心点,别给你那啥了!”

    说真的,跟陈雅静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我心里面寻思了片刻后,还真的有点怀疑这个老总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不过第二天吧,人家给我打了电话,给我说了一件事后,我才发觉自己想多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