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25.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83 煎熬
    看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我整个脑子都空白了,马朵朵的意思是,郑虎看到了她今天给我发的那个短信了?其实她那个短信,倒是也没啥的,但是仔细琢磨一下,如果外人不知道情况的话,单看那个短信,确实会怀疑我们之间有问题的,记得她短信里面说她知道错了,以后不这样了,最后好像还说了个听你的,郑虎这家伙可不知道马朵朵为啥会给我发这样的短信,单是看到这里面的内容,他会怎么想?而且她发短信之前,我还跟她通话了的,不知道她有没有删除通话记录,如果通话记录也没删,而且被郑虎看到的话,那可真就完了啊,郑虎这家伙本来这几天就有点怀疑我们两,再整出这么个事来,那不是雪上加霜么。

    瞬间我感觉脸都开始发烫了,这感觉就好像是做了亏心事,被人当场抓住一样,无地自容,我脑海里也一个劲的重复着完了完了,我跟郑虎的感情,八成要出问题了,我问马朵朵,确定郑虎看到了么,还有今天的那个通话记录,删掉了没有。

    马朵朵回复我说:“没有删啊,我要是知道删的话,肯定也把短信也删了的啊,当时就是看电视剧看的给忘了,哎呀,我真是傻逼啊,怎么能干出这么糊涂的事呢,都怪你,你自己都说了没事的话别联系,怎么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呢,非要联系我,出事了吧?”

    我说你还好意思怪我呢,你老老实实的在家里面呆着生孩子就是了,非要去公司去得瑟啥,你要不去公司得瑟,我能给你打电话么?

    马朵朵说就怪我,如果郑虎因为这个就不要她了,她就赖上我了,我给她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出了,那就说解决的办法,马朵朵问我咋解决,我说她做就是了。

    正好这时候陈雅静把菜从厨房里端出来了,让我洗洗手吃饭,同时还开玩笑的跟我说:“又跟小妹子聊天呢,聊得挺起劲的啊,也不知道自己端碗盛饭!”

    我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啊,我寻思这样跟马朵朵发短信聊根本就说不清楚,而且陈雅静也在跟前呢,我不能一个劲的按手机啊,我得给马朵朵打个电话,因为事情紧急,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给陈雅静说:“那啥,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等下回来吃啊!”

    陈雅静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她问我:“有啥事这么着急啊,不能吃了饭再去啊!”

    我说没多大点事,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的,用不了多久,饭就留着回来再吃吧,陈雅静问我事情严重不,用不用她跟着我一起去,我说不用了,她先在家里吃饭吧,不然一会凉了,我很快就回来的。

    说着,我就打算出门了,反正临出门的时候,还听见陈雅静在那叹息道:“唉,好不容易咱们两一起做了一顿饭,结果不能一起吃!”

    我听完苦笑了一声,又提醒了她一句:“你先吃啊,不用等我,别等饭凉了!”

    我出了家,到了小区门口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完事给马朵朵发了个短信,问她郑虎回去没有,她说没有呢,还说刚才给郑虎打了个电话,结果手机都关机了,她问我郑虎是不是生气了,不打算搭理她了。

    我寻思这丫头现在知道害怕了,早知道今天,当初为啥不老实点呢,非得闹腾,看她以后还得瑟不,接着我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基本上是秒接的我电话,刚一接听就着急火燎的给我说:“咋整啊?郑虎会不会怀疑咱们两个啊,他不会跟我离婚吧,现在手机也打不通,肯定是对我失望了,你也是,好端端的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啊,如果你不打的话,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打断了她,我说你快别墨迹这些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说现在该怎么解决,你扯这些有用么,马朵朵沉默了下,完事问我那怎么办,我说首先你要确定他到底看没看,现在肯定两种情况,一种是没看到,一种是看到了,看现在的情况,他自己跑出去了,然后手机关机了,肯定是受刺激了,也就是说短信的内容,他可能已经看到了,咱们现在就说该怎么解决。

    说到这我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短信的内容不是说你知道错了,然后以后不这样了么,还说了听我的,郑虎肯定不知道你为啥会这么跟我说,所以才会瞎想,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郑虎知道你为啥给我发这个短信,只要他知道了,估计就不会乱想了!”

    马朵朵说我说的轻巧,完事问我怎么让郑虎知道,难道直接找他去跟他说么,我说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总比啥也不说要好吧,马朵朵说如果要是给郑虎说的话,让我去说,她不去。

    我寻思本来也就不能让马朵朵去说,因为在郑虎那里,他其实是不怎么信任马朵朵的话的,而我说的话,他应该还是信的,而且我跟马朵朵现在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被郑虎抓到,所以郑虎应该也只是心里面存疑,并没想到那种事上去,我觉得化解这场危机,还是有机会的。

    我给马朵朵说那就这样吧,我去找郑虎跟郑虎说,到时候郑虎要是问她的话,就如实说,就说是她去了公司指挥娘娘腔跟虎妞他们,然后我看不过去了打电话批评了她一顿,至于其他的,交给我就是了,完事我还又嘱咐了她一些,让她以后没事别瞎跑,公司里的事也最好少插手,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还警告她如果孩子出什么问题了,那她在郑虎手里的砝码,可就真的全没了,到时候郑虎想跟她离婚就离婚。

    挂电话的时候,我还说了最后一句话,记得把这个通话记录删掉,打完电话后,我本来想去找郑虎的,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一方面人家的手机关机着呢,这时候打也打不通,另一方面马朵朵那才出了事,我这就急急忙忙的给郑虎打电话,那未免显得我也太着急了,越是着急,就越是说明有问题,所以我今天不能去找郑虎,得等明天。

    算下来,我这时候从出家门到现在也不过十来分钟,如果现在就回去的话,肯定没法跟陈雅静交代,总不能说我事情这么快就解决完了吧,所以我在这愣是等了有二十分钟才回去,到家的时候,陈雅静已经吃过饭了,我吃饭的时候,她就坐在旁边一个劲的看我,看的我心里都有点发毛了,我问她干嘛这么盯着我看啊,我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陈雅静噗嗤就笑了,她说:“你这脸皮这么厚的人,我看着你你都不好意思吃饭了?装啥呢!”

    说着,她还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见我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是不是事情没办好,我笑着摇摇头,说:“没有啊,事情办完了,没多大事!”

    陈雅静嘁了一声,问我现在能告诉她到底去办啥事了么,她问这话的时候,我刚好端起碗喝粥呢,我并没急着说话,而是先把这一碗粥喝了,尽量拖延一点时间,喝完粥之后,我盯着她的眼睛,问她:“你真的想知道嘛?”

    陈雅静跟我对视了几秒钟,接着她撇撇嘴,一摆手说:“算了,没兴趣知道了!”说着,她从我手里拿过碗,然后去了厨房洗碗去了,我知道,她心里肯定明白我不愿意给她说这个事,所以才选择不继续过问的,我心里自然也很不舒服,总感觉太对不起陈雅静了,如果说马朵朵这事,能彻底解决的话,以后打死我我也不会再去勾三搭四了。

    第二天打算去公司的时候,马朵朵给我发了个短信,说郑虎昨晚上大半夜的回去了,也没跟她说话,直接睡觉了,早上也早早的去公司了,我看这条短信的时候,刚好陈雅静也朝着我手机看了一眼,不过她似乎并不想看我短信内容,只是瞅了一眼,然后去一边去了,我寻思她可能已经看见发短信的人是马朵朵了,便随口解释道:“马朵朵跟郑虎又闹别扭了,郑虎昨晚上跑出去了,手机也关机了,现在两人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呢,所以......”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陈雅静便打断我了,她没好气的说:“你快别给我说他们两的事了,我听都听烦了,尤其是那马朵朵,真烦!那郑虎也是活该,你说他找个啥样的老婆不行,非要找马朵朵,自作自受!”

    陈雅静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说明她压根就没起疑心,我寻思如果是我跟别的女人发短信啥的,陈雅静可能会怀疑,但是我跟马朵朵发短信,她应该不会想到那方面去。

    到了公司没多久吧,陈冲还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他今天要来省城了,等会就上高速了,我问他跟谁来,他一开始说的自己一个人,聊到后面的时候,他突然给我说还有两个人要来呢。

    我问他谁吧,他磨磨唧唧的不肯给我说,我直觉也是蛮准的,直接就猜到了,八成是要带然然跟俏皮女来了,不过当时正好陈雅静进了我办公室了,我也就没继续问陈冲了,我说到了省城打电话吧,我现在先忙了,完事把电话挂了。

    挂了之后,我给陈雅静说陈冲要来呢,陈雅静问我跟谁,我说我也不知道,没问他,她说那陈冲来了住哪,也住我们住的那家里么,我说人家肯定要住酒店啊,他才不去咱们那住呢,陈雅静哼了一声,说:“他想住的话,我还不让呢!”

    我寻思陈冲来了的话,肯定晚上要跟我们一起吃顿饭,到时候郑虎肯定也要去的,如果我不在这之前把我跟郑虎之间的事说清楚的话,到时候见面吃饭啥的,那肯定特别尴尬,所以我也没在公司多呆,找了个合适的时间,就去了郑虎那,到了郑虎公司的时候,他正在那忙活呢,看见我的时候,他的眼神有点怪,我也看不懂他那眼神里面到底透露着一股子什么样的气息,或者说我这时候因为心虚,根本就不敢跟郑虎对视,跟他简单打了下招呼后,我就赶紧朝着虎妞和娘娘腔他们那边看,并跟他们打招呼,要掩饰我的尴尬,等我感觉自己稍微自然了一些后,我过去拍了拍郑虎的肩膀,说有点事,想跟他出去说一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