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2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87 然然对象很差劲
    跟虎妞聊完之后,我心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反正就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嘴上劝虎妞放宽心,别去想太多,但我自己心里面却有点放不下,咋说呢,我公司里的这些老客户啥的,如果他们都是自愿去了郑虎那里,或者是我让他们去郑虎那里,这我都没什么意见,也不会觉得心里有啥不舒服的,但如果是郑虎去拉拢他们去他那里,这就让我有点不舒服了,因为我觉得我对郑虎是没什么私心的,我愿意把公司的很多利益给他,那么他应该也对我没有私心,不求他给我什么利益,他也不应该主动从我这里拉拢人啊,反正是让我挺不舒服的。

    不过我也寻思了片刻,我感觉郑虎应该没这个心眼,可能是马朵朵说了些啥,但我也没心思去想太多这方面的事,反正他的公司开起来步入正轨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只需要管好我这边。

    后来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传到了陈雅静那里去了,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陈雅静突然问我:“听说郑虎请你公司原来那些老客户吃饭去了?”

    我点了下头,问她从哪听说的,是不是虎妞告诉她的,她也没否认,说:“对啊,她跟我说的,她让我劝劝你,让你别太傻了,回头会后悔的,反正吧,我也不想多说你啥了,毕竟是你那么多年的兄弟,你怎么做都有你的想法,我只是在这里提醒你下,以后要是出现啥事了,你自己别心里难受就行了!”

    我笑了笑,说:“看你说的,郑虎这人我了解,他为了我就是命都愿意豁出去,我们之间,真的没啥好说的!”

    陈雅静说她知道,但是人家现在结婚了,背后有个马朵朵呢,这马朵朵的心眼可多着呢,估计每天在郑虎那嚼舌根呢,一次两次没啥的,这要是一天两天的,天天在那嚼舌根,时间长了,估计郑虎心态也会发生一些变化的,说着,她还给我举了几个例子,都是我们老家发生的真事,她说她妈给她讲了一大堆,说什么亲兄弟之间因为财产什么的闹起来了了,家破人亡的,还有关系特别好的人合伙做生意,最后也闹得不可开交,反正她就是提醒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利益面前,什么都会变质的,更何况我们这关系,还不是亲兄弟。

    我说反正我相信郑虎,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的,以后我们的关系,肯定也不会出问题的,假如说到时候出问题了,那就当给我上了一课吧,人生嘛,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什么样的事情都经历过一次,那才是完美的人生。

    陈雅静被我说的咯咯咯的笑,一边笑一边说:“行行行,你怎么说都有理,反正你心里有这个准备就行,到时候出事了,你也积极乐观点,别太难过,只要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说放心吧,我想得开。

    话说陈冲回去之后,把酒庄的事跟他爸商量了下,他爸倒是一点兴趣也没有,还说陈冲这是被骗了,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我说早就猜到了你爸会这么说,如果你爸不同意的话,那你也就别寻思了,老老实实的在老家干吧,他说他不死心,要继续说服他爸,完事过几天想办法把他爸带来。

    我说估计希望不太大,后来跟陈冲闲聊的时候,他还突然给我聊起然然来了,他说然然这几天一直跟他借钱,前前后后借了快一万块钱了,他问我然然这是咋回事啊,借钱都干嘛去了,我当时听陈冲这么说的时候,特别惊讶,然然找他借钱这事我倒是没啥可惊讶的,因为她也找我借过钱,既然跟陈冲这个财主认识了,那借钱也在情理之中,唯一让我傻眼的是,然然居然借了他这么多钱,一万块啊,对于然然这个高一的学生来说,这可是笔巨款啊,最让我不能接受的就是:陈冲这狗日的居然借给他了,这也让我挺生气的。

    所以当时我直接就骂陈冲了,我说你这狗日的怎么想的,这么多钱你也肯借给她?你就不想想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她怎么还?你这不是害她呢么?

    陈冲还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他说:“你不是认人家当干妹妹了么,你的妹妹找我借钱,我能不借么?再说了,人家也不是一次性找我借一万啊,一次也就几千块钱,几次加起来一万块,你不是也给我说过她叔叔的事么,她叔叔那么有钱,我寻思她也能还的了啊!”

    我说半仙的钱是咋回事还不一定呢,然然也花不上啊,你自己就没一点脑子,然然如果可以花得上那笔钱,她还用去找你借钱么,说着,我还把然然那个对象的事告诉了陈冲,给他说然然八成借钱都给那个男的花了,毕竟她自己一个学生,也不买什么奢侈品化妆品啥的,怎么可能花那么多钱啊,

    陈冲听完也在那骂,不过不是骂我,也不是骂然然,而是骂然然的对象,他说如果这钱真的是然然她对象给拿走的话,他就肯定去找那狗日的一次,好好收拾收拾他,我说你这样做的话,然然肯定会生你气的,她现在掉爱情海里面去了,不好出来,在她心里对象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陈冲说正是因为这样,然然动了真心了,所以那个男的这时候利用她只顾着要钱,这就更可恨了,必须得收拾,我说其实我也想收拾呢,你看看能不能托人查查那男的啥情况,能收拾的话,就收拾一顿把,如果不好明着来,就暗着来吧,陈冲说他明白,完事他还给我说,他跟我说的然然借钱的事,千万别去责问然然啥的,他说然然当初借钱的时候千万叮嘱不能告诉我,他本来确实不打算告诉我的,后来一想她一个高中生借这么多钱,怕以后会出事什么的我会怪罪他,所以才告诉我的。

    我本来还寻思找然然问问呢,陈冲这么一说,我也只能放弃这个念头了,我说这次我就不去说她了,但是你得记住,以后她再找你借钱,你千万不能给,陈冲说打死也不给了。

    就这样,我跟陈冲说好了要查查然然对象然后教训他,陈冲这家伙也不愧是有能耐,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查出来了,他说然然的对象是个外地人,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就是个小混混,没什么大背景的,要收拾他的话,陈冲都不屑动手,我说那他人咋样啊,对然然有没有一丁点的感情,陈冲说应该没有,因为他查到的消息是:这个男的仗着自己长得帅,之前谈过很多富家女,搜刮了不少钱,而且最多的时候,同时跟四个女人在谈恋爱,还不让每个之间知道,还被一个三十多岁的有钱少妇包养过,不过后来被人家少妇的老公发现了,差点给他打个半死,以这样的情况来看,他跟然然在一起,应该也不是真心的。

    我说那要是这样的话,这样的人就更不能跟然然在一起了,必须得想办法让他们两分开,或者让那个男的知道然然不是好忽悠的,他要是继续敢利用然然忽悠然然,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陈冲说这个放心,他已经吩咐他兄弟去做这件事去了,结局肯定会让我满意的,陈冲的手段,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所以也没多过问他是怎么安排的,只是在想:我跟陈冲来处理这件事,其实还算是个比较好的结果,因为如果以后这件事被半仙知道了,他要是去收拾那个纹身男的话,估计手段会非常狠,到时候那个纹身男出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把半仙给牵扯出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