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42853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99 林若一的新手段
    话说我跟陈冲通完电话后,虽然心里面放松了不少,但还是有点担心,那就是陈冲跟林若一还有俏皮女的这件事还没完呢,这才刚刚冒出了个头,这以后事情会怎么发展还不知道呢,万一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把我再给牵扯出来,那不就完了么?所以我后来越想心里面越不安,趁着陈雅静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还给俏皮女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她这件事,看看具体是啥情况。

    不过俏皮女知道的并不多,她说她那边啥事也没发生,就是陈冲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他老婆,也就是林若一知道了他们两的事,可能是有人告密了,完事陈冲跟她串了口供,如果有人问起来的话,就按照陈冲说的说就是了,我说那你可得记住啊,不是我把你介绍给陈冲的,如果有人问起来的话,千万别把我给卖了。

    俏皮女说她知道,这一点陈冲给她说过了,说是最重要的一点,她还笑着说:“陈冲也真是够义气啊,他给我说不能出卖你,这点是最重要的一条,哪怕闹到跟他老婆离婚,也不会出卖你的!”

    俏皮女这话出来,我心里面还是蛮欣慰的,寻思陈冲这果然是够哥们义气啊,不过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话,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跟林若一离婚的,肯定会想办法的,哪怕最后林若一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呢,只要她跟陈冲不离婚,我受点骂啥的,都是可以的,当然了,我还是希望事情不要发展到那一步,希望陈冲能巧妙的化解这次危机吧。

    但是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几天之后吧,陈冲给我打了个电话,接听后,他给我一个劲重复着完了完了,听口气也很不对劲,我直觉可能是俏皮女那边的事情给闹得更严重了,我问他咋了,出啥事了,他说:“这次是真的完了,事情已经完全败露了,你也给供出来了!”

    陈冲这话一出来,我心都揪紧了,我问他咋回事啊,不是已经跟俏皮女说好了么,哪里又出问题了啊。

    陈冲先是骂了句脏话,说:“草,这次林若一给来了点特殊手段啊,让我有点没想到啊,她居然给我整这个!”

    这家伙都把我给急坏了,我说痛痛快快的说,别墨迹了,到底咋回事,他这才告诉我。

    原来,林若一怀疑陈冲跟俏皮女有问题之后,在俏皮女放学的半路上,找人把她给劫走了,完事把她带到个没人的地方,先是一顿打,然后威胁她,让她说实话,这俏皮女毕竟只是个高中生,哪里见过这场面啊,直接吓坏了,老老实实的全给抖出来了,也把我介绍她认识陈冲的事说出来了,而且林若一怕陈冲赖账,还让人专门拍了视频,现在视频就在陈冲手里呢,陈冲说这下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事情全败露了,想继续忽悠是没可能了。

    我听陈冲这么一说,心都凉了,我问陈冲那接下来咋整呀,林若一那怎么说啊,陈冲骂了林若一一句,说:“这狗日的就是说要让我后悔,让我痛不欲生,也不说具体怎么整啊!”

    我说那她这话是啥意思啊,陈冲说能有啥意思,就是跟他离婚,然后孩子也不给他生了呗,我说那林若一都怀孕那么久了,孩子还能不生了?陈冲叹了口气,说毕竟还没生出来呢,林若一要是不想要了,那她怎么都能想办法做掉,所以现在他心里也很烦,他说林若一跟他离婚啥的,他都不会太在意,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孩子没了,那可是他的亲骨肉啊,他可不能看着孩子就这样没了。

    我这时候也只能安慰陈冲,说那孩子是你的亲骨肉,肯定也是林若一的亲骨肉啊,她应该没那么狠心的,孩子肯定会生下来的,别担心了,陈冲说他也希望是这样,但是看现在这情况,有点悬啊,因为林若一这次很反常,她居然都能找一帮人去堵俏皮女,这明显就不是她的作风,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让人想不到的事呢。

    说真的,我这时候都想说陈冲一顿,这都是他自己自作自受的,可是话到了嘴边,我也没说出来,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陈冲心里也已经够烦的了,我说这些有啥用呢,现在最要紧的是给他想办法。

    我问陈冲,林若一找的哪里的人啊,还有之前告密的事,到底是咋回事啊,谁告的密啊,陈冲说他也不知道,至于绑俏皮女的那些人,陈冲让俏皮女描绘了下样貌,他反正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林若一应该是找的外地的人,至于告密的人,陈冲现在也没着落呢,只是怀疑是自己身边的人,还不确定是谁。

    我说那既然林若一知道是我介绍给你的,估计会打电话找我啊,不行我就把事情都担着算了,就说都是我的责任,你给人家也多说说好话,尽量先拖住她,把孩子生下来,反正生孩子也就没多久了啊,忍忍吧。

    陈冲无奈的说道:“你担啥啊,我是人家老公,我现在出轨了,除了我还有谁能担得起啊,唉,别让我查出来告密的人是谁,不然我弄死他!”说着,他给我说他现在心烦意乱的不行,想一个人静静,就先不跟我聊了,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而挂断电话后,我心里也在想:林若一估计还要给我打电话,毕竟她现在已经知道我忽悠她了,肯定会打电话找我兴师问罪,然后骂我一顿的。

    但是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我等了一整天都没等到林若一的电话,这让我觉得很奇怪,她难道不想找我问责?以她的脾气,怎么可能呢?

    这坏事啊,往往都是凑着对来的,到了第二天吧,马朵朵给我来了个电话,接听后,她向我打听一个女生的名字,我当时还寻思呢,这马朵朵怎么跟林若一一样,都向我打听女生的名字,难不成郑虎这也出问题了?

    好在马朵朵问的这个人,我压根就不认识,所以我也不用担心自己说谎被人拆穿啥的,实话实说就是了,马朵朵后来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反正给我的感觉跟林若一那事差不多,估计郑虎也跟哪个女人不清不楚被林若一发现了,马朵朵这才来问我的,而我给马朵朵说我不认识那个女的后,马朵朵也不信我,后来还说了一堆难听的话,反正她的意思就是,如果我帮着郑虎瞒着她,回头让她发现了,她肯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还威胁我会把我跟她的那事给抖出来。

    这家伙是让我又急又气,我当时也没好气的给她说:“这事跟我有jb关系,我真不认识那个女的,你跟我那事,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最好别给我瞎bb,不然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

    马朵朵哼了一声,说那就走着瞧。

    陈冲那边这刚出了事,郑虎这又出事了,整的我整个人瞬间变得特别焦虑,这好不容易要跟陈雅静结婚了,感觉这一段日子也过的很舒坦,怎么就突然又整出这么多幺蛾子了呢?我后来还给郑虎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郑虎那个女人是咋回事,我说马朵朵找我打听那个女人了,郑虎倒是没跟我打马虎眼,他承认了有这么个女人存在,但说他们两之间是清白的,绝对没有问题,是马朵朵想多了,在这故意找茬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