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491386.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905 日子定了?
    但是郑虎当时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他掐的也很紧,我根本就拽不开他的手,而马朵朵的表情当时也很惊恐很慌张,而且还带着点痛苦,估计郑虎太用力,让她很难受,陈雅静这时候也急了,在后面一个劲使劲拍打郑虎的后背,而外面的医生跟护士也进来了,大声嚷嚷着我们在这干啥呢,好在后来我搂住了郑虎的脖子,使劲给他扭开了,他松手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都成了红色的了,明显是有点太激动了,而且我还想呢,假如说这里不是医院,我跟陈雅静还有这些医生都不在的话,郑虎真有可能犯下大事来。

    为了抚平郑虎的情绪,我这时候只能一个劲的给他说:“你别激动,马朵朵那话明显就是故意说的刺激你的,不可能是真的,你可别犯傻啊!”

    话说这马朵朵也是够傻逼的,刚才郑虎都那样了,她这时候怂一点就没事了,但她非要继续嚷嚷,还说就是给郑虎戴绿帽子了,孩子就不是他的,还让郑虎有本事就过去掐死她,她今天不活了。

    郑虎这本来情绪就有点激动,马朵朵这么激他,他自然更不能忍了,眼看着又要上去收拾马朵朵了,好在我反应及时,赶紧把他给拖到外面去了,这时候医生跟护士还指责我们,说本身刚做完手术,就不能让我们进来看病人的,好说歹说让我们进来了吧,现在居然还闹起来了,这到底是想干啥。

    我没理会医生,而是继续说服郑虎,让他千万别激动,但郑虎明显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了,直接一甩胳膊摆脱开我,然后朝着电梯那边去了,看他那意思,应该是打算走,而我也没拦着他,毕竟这时候拦住他,我又能做啥呢,干脆让他自己找个地方冷静冷静吧,陈雅静这时候还凑到我跟前,叹了口气说:“结婚怎么能随便结婚呢,一定要找个互相喜欢,价值观什么的都差不多的,不然像他们两这样,都够受罪的!”

    我笑了笑,说咱们两就挺合适的,而且价值观什么的,也没太大的差异,以后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陈雅静冲我会心的一笑,应该是同意我的说法,完事她问我现在该咋整,马朵朵这里怎么办,我说这里有医生呢,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也不会说些安慰她的话,还是走吧。

    陈雅静说她身为一个女人,这时候特别想留下来陪陪马朵朵,但是一想起马朵朵以前种种的嘴脸,她便放弃这个念头了,要怪的话,只能怪她自己以前太作。

    随后我两也没在医院多呆,跟医生简单嘱咐了几句后便走了,出了医院后,我还给郑虎打了个电话,想劝劝他,但他的电话这时候已经打不通了,应该是关机了,陈雅静这时候还问我:“你说刚才马朵朵说的给郑虎戴绿帽子的事,你觉得是真的假的?她那孩子,真的不是郑虎的?”

    陈雅静这话一出来,我都有点紧张了,我倒不是觉得陈雅静会怀疑我,只是觉得马朵朵跟郑虎说这个的时候,郑虎是怎么想的,他不会信了马朵朵的话吧?如果信了的话,他肯定会怀疑给他戴绿帽子的这个男人是谁,说真的,我担心的是郑虎会怀疑到我身上,毕竟除了他自己,我算是跟马朵朵走的比较近的人了。

    至于马朵朵到底给郑虎戴没戴过绿帽子,孩子到底是不是郑虎的,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感觉孩子应该是郑虎的,马朵朵跟郑虎好上之后,应该也没跟其他男的乱来过,她今天说的这番话,应该都只是故意激郑虎呢,但愿郑虎也能这么想。

    我给陈雅静说孩子应该是郑虎的,马朵朵虽然对郑虎不怎么好,但还不至于跟其他的男人乱搞吧,而且她在省城又不工作不咋的,天天在家里面,也没机会接触男人啊,应该就是故意这么说刺激郑虎的,陈雅静撇撇嘴,说:“那可说不准啊,反正我觉得她不老实,她要是想勾搭男的,总会有办法勾搭到的!”

    说着,陈雅静的眉头还突然皱起来了,接着露出奸笑,她说:“人家小两口结婚之后,你不是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么,这家伙接触过的男人,是不是就数你最多了啊?你老实跟我交代,你们两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陈雅静虽然是用那种开玩笑的口气跟我说这话的,但我心里是真紧张啊,不过我这时候装的很好,还附和着她的话跟她开玩笑,我说:“对啊,这都被你发现了,那时候郑虎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会那个......恩......你懂的!”

    陈雅静切了一声,说:“虽然我觉得马朵朵这人一直都挺没品的,但是她的眼光应该不至于太差吧,能跟你那啥?不可能吧!”

    她这明显是损我呢,我自然也不甘示弱,我说你这么没品的人都打算嫁给我了,更何况马朵朵呢,这话直接刺激到陈雅静了,直接大街上开始打我追我了,反正跟她打闹戏耍的时候,心里面很高兴,但高兴的同时,我也有点担心:越来越担心马朵朵这颗定时炸弹会爆炸,然后把我跟陈雅静婚姻大事给炸毁了。

    至于郑虎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我跟陈雅静都觉得这是人家夫妻两的私事,跟我们两没关,我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后来吧,陈冲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郑虎给他打了个电话,哭着说了一大堆,关于马朵朵孩子没了的事,他也一股脑说给陈冲了,陈冲给我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说,郑虎身为我的兄弟,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了,我怎么不去陪着他安慰安慰他,以至于人家现在只能打电话给他哭诉了。

    我说我倒是想陪他呢,但他现在不给我这个机会啊,电话都打不通啊,陈冲说为啥啊,这不应该啊,我们两的关系不应该是最好呢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心里面则寻思:郑虎这肯定是心里面对我有什么意见了,现在他不管碰到什么事,心里面有什么苦闷,都不会来找我说了,我两之间,似乎已经有了一层隔膜了,到底是啥时候成了这样的,我也说不清。

    我后来还问了问陈冲他那边的情况如何,他说不乐观,今天去找林若一了,结果连家门都进不了,林若一她爸妈还把他给数落了一顿,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反正那意思就是说,就算是林若一会原谅陈冲,他们二老也不会原谅的。

    我问陈冲他接下来有啥打算,他说也没啥打算,顺其自然吧,只要孩子能顺顺利利的生下来,其他就都无所谓了,我说那要是离婚也无所谓?陈冲说无所谓,他已经想开了,说着,他给我说不聊这些烦心事了,聊点喜庆的事吧。

    我说你都这份上了,还有喜庆的事可聊?

    他骂了我一句,说:“我能有啥喜庆的事,我说的是你,你跟陈雅静的婚事,啥时候办啊,最近都快糟心透了,得来点喜庆的事搅合搅合,让我的心情再高涨起来!”

    我说快了吧,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他说等我的好消息,他的话刚说完,我的手机又来了个电话,是陈雅静她妈打来的,我赶紧给陈冲说我接个电话,不跟他说了,然后挂了电话,接听了陈雅静她妈的电话。

    陈雅静她妈这次给我打电话是为了婚期的事,她说已经找人算好了日子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