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49139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910 还有谁知道

910 还有谁知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而我在省城开公司的事,还有我给郑虎开公司的事,小六哥说他已经知道了,早就听人说过了,完事他还开玩笑的跟我说:“我还听说呢,你爸走之前,可给你留了一大堆钱啊,据说够你小子吃喝不愁好几辈子了啊,你说你都这么有钱了,还开什么公司啊,每天出去跑跑,出过旅旅游岂不是很好啊!”

    小六哥这话一出来,我直接傻眼了,他怎么也知道这个?目前来说,知道这事的好像只有半仙陈冲还有曹叔吧,小六哥他是从哪里听说的?难道说,现在知道这事的人,已经有不少了?

    越想我心里越慌,可为了掩饰这个事实,我只有开玩笑的给他说道:“你从哪里听的这些啊,根本没有的事,就如你说的那样,我爸要真的给我留了一大笔钱,我还去开公司干啥啊,早出去浪去了!”

    小六哥转过脸看了我一眼,神色有点惊讶,接着他说道:“真的假的啊?你爸没给你留钱?那给我说的那些人,怎么感觉一个个说的都特别真啊,他们还开玩笑的说要绑架你呢,我那时候也附和着警告他们,说他们要是敢绑架你,我就弄死他们呢,本来我还想着找郑虎问问呢,之前手里有个项目缺钱,看看你那能不能先借我点呢,难道这些,都不是真的啊?”

    虽说我跟小六哥接触并不是很多,但他在我心里,还是比较值得信任的,我但拿他当自己人,他这时候问我,我理应说实话的,可毕竟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他现在是干嘛的我也不知道,而且他身边那么多人都知道这事了,这些人是啥来头,我也不知道,这时候我还是谨慎些好,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小六哥实情,而是笑着说道:“那肯定都是开玩笑的啊,怎么可能是真的!”

    小六哥笑了笑,说也是,如果是真的,我肯定就不会自己开公司去了,说着,他又问起我公司的事了,问我怎么白手起家的,我随便跟他聊了聊,而聊天期间,心里面则一直在嘀咕,他到底是听谁说的啊,而且看他那意思,知道这件事的,还不少呢,这到底是谁放出去的口风?

    难道说,除了曹叔跟半仙,还有另一拨人也知道这个事?

    因为心里面一直念叨这个,我寻思我必须得问清楚,所以车快到了县医院的时候,我就又问了小六哥一遍,我说:“你到底从哪里听的那些事啊,还有没有其他的谣言啥的,都给我说说啊!”

    小六哥说:“我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哥们,这哥们那天有个远方表弟来找他了,然后我们聊起了你爸的事,那人给我们说的,当时大家都喝多酒了,也不知道他是在那说真的呢,还是在那吹牛逼呢!”

    说着,小六哥还又问了我一遍,我爸到底给没给我留钱,我说没有,完事他也没多问,正好车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我们就赶紧找了个地方停了车,然后进了医院了。

    话说我们两刚进了医院大厅,便碰见了郑叔了,我本来想着先别把郑虎的情况告诉郑叔呢,毕竟郑婶现在身子也不好,要是郑婶知道了,情绪一不稳,身子再出问题了那就麻烦了,可我还没来得及跟小六哥说呢,小六哥就已经把郑虎的事说出去了,郑叔当时听完特别着急,一个劲的问我们郑虎现在在哪呢,人咋样了,是被谁砍的。

    我先稳住郑叔的情绪,让他别激动,然后把事情大概告诉了他,同时让他记得先瞒着郑婶,别让郑婶知道,不然怕她出事,随后我们三个找到了郑虎,他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反正当时情况看着挺严重的,我还听见两个医生在那嘀咕,说什么用不用下病危通知书啥的,不过好在后面医生给抢救过来了,说没什么生命危险,就是刀口有点多,而且刀口也深,有一个刀口还差点割破大动脉,不然的话,估计人都不好救。

    因为手术还在继续,所以我们也没办法进去看,郑叔当时的情绪都有点激动了,一个劲的问我们咋回事,郑虎怎么能被人给砍,我说我也不清楚,我们两喝完酒后,他就打了个出租车回去了,谁知道半路出事了,我过去的时候,也有几个围观的人,但他们都没看见事情是咋发生的,所以到现在,事情到底是咋回事,也没人知道。

    郑叔问我报警了没有,我说还没呢,郑叔当时也没含糊,赶紧掏出手机报了警了,报警之后,小六哥还去了一边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我听见他给那头说他弟弟出了点事,现在需要点人来查查,看看是谁整的。

    他挂了电话后,说是先出去下,一会再来,他走后差不多五分钟吧,民警便赶来了,可能是郑叔郑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钱没地位啥的,人家民警来了听了我们说了这事后,表现的也不是很积极,就是说他们会抓紧时间处理这件事的,反正当时能感觉的出来,他们对这件事并不是很上心,不过就在我打算找民警好好聊聊这事的时候,小六哥回来了,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纹身男,其中一个的眼睛很特别,明显的大小眼,小六哥刚才出去,估计就是接他们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来的这个民警,居然跟小六哥认识,见到小六哥之后,特别的客气,当得知郑虎是小六哥的弟弟后,他立马又仔细问了问我关于郑虎被砍的情况,完事还打了电话给出租车公司的,让人家查查,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载郑虎回家的出租车司机给找出来,反正当时的态度显得特别积极。至于被小六哥带来的这两人,也都不是简单的人,尤其是那个大小眼,他自己开着一家特别大的汽车修理厂,小六哥给我介绍他的时候,还突然给我说:“哦对了,那会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那事,是我一朋友的表弟说的,这就是我那个朋友,他表弟告诉我们的那些事!”

    小六哥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个大小眼的神情特别惊讶,同时也有点慌,他还赶紧用胳膊肘杵了杵小六哥,反正那意思是,不让小六哥提这个事,但明显已经晚了,我这时候也寻思,这人干嘛不让小六哥提这件事呢?而且看他那样子也挺慌的,肯定有啥心虚的事。

    不过这大小眼也挺会来事的,接着他就当没事人一样,笑着给我说:“你就是童哥的儿子啊,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听说你在省城开大公司呢,厉害啊!”

    我这时候自然是谦虚了几句,完事还试探性的问了问他关于他表弟的事,问他他表弟从哪里听到的我的谣言,不过这家伙回答的很谨慎,也不愿意多说这个,只是说喝多了开玩笑呢,让我别当真,这自然更让我觉得奇怪了,看来他跟他表弟这里也有事,我得下点功夫来挖挖了。

    正好这时候,民警那来了电话了,他说那个载郑虎回家的出租车司机已经被找到了,而且很快到医院,反正出租车司机后来赶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什么的,看起来也算正常,很从容淡定,看起来郑虎被砍的事,跟他没关系,后来一问他告诉我们了,说载着郑虎回家的时候,郑虎接了个电话,完事到了半路上吧,郑虎就下了车了,司机说下车的时候,在路边还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里面好像有不止一个人,他当时着急回来拉人赚钱,也就没多呆,直接掉头回来了,至于郑虎被砍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这么多情况。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