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393.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章 :古镜下的身世之谜
    宫泽话音刚落,立时冲进来一群精壮保镖,身着黑衣,他们手持长条黑布,蒙上了所有女佣的眼睛。

    没有多一秒的停留,女佣全部被蒙眼扛上车,迅速拉出了城堡!

    偶买噶,这场面太令人窒息了!

    落叶叶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宫大大驱逐的不是自己,而是她们……这太出乎意料了!

    侥幸之余,她的一颗小心肝儿忍不住扑通通狂喜,小跑到宫泽面前,嘟着马屁精的小甜嘴儿:“宫大大,你刚才好拉轰哒,V587哦!叶叶表示,最喜欢你这样冷酷无情的霸道总裁范儿!”

    宫泽笔挺地站起,冷峻的目光逼视着她:“你什么时候有了挑食的毛病,嗯?”

    落叶叶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生活,清汤寡淡,食堂师傅做什么饭,她就吃什么,从不挑三拣四,碗底一向干干净净。

    后来到了宫家,生活得到火箭升空般的巨大改变,但她仍然看见什么吃什么,一点儿不挑食。她甚至是宫家里,唯一一个洗碗几乎不需要洗洁精的人,因为她的碗底又白又净。

    “我……”落叶叶欲言又止,挑食,她还真没有,“宫大大……我是觉得太铺张浪费了,外面还有那么多人流浪街头,吃不到一顿饱饭,我却在这里挑花了眼,有些下不了嘴呢……”

    宫泽闻言,深邃邪魅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微变,神色犹似缓和了一些。

    “宫大大,我只吃一道菜,剩下的都让人打包送到孤儿院里,好不好?”

    落叶叶见他不语,大着胆子建议,然后随便抓起了一道法国甜点吃起来,边吃边对宫泽伸出大拇指,“好吃!这些菜送到孤儿院里,孩子们一定很喜欢,简直就是山珍海味嘛!”

    “……”宫泽一言不发,手一挥,那些随时立命在外的保镖秩序井然地走了进来,很快,餐桌上的一百多道菜被打包一空,运往城市里的孤儿院。

    “宫大大,为什么他们不需要戴黑布,你就不怕他们泄漏你的城堡地址吗?”落叶叶吃饱了,对这些黑衣人很好奇。

    刚才那些女佣们被拉走,全部蒙上了眼睛,还有自己来城堡的路上,也被宫泽戴上了黑眼罩。

    这明摆着,就是让人不知道城堡的具体位置呗!

    “收回你的为什么!”宫泽的脸色忽然又冷了。

    落叶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不想回答就不回答,摆什么冰山脸哎。

    她索性撒起脚丫子,在城堡里奔跑打转,光滑精良的草绿地毯铺满了每一条路,落叶叶沿着绿毯跑啊跑,跑得小脸蛋儿沁上了晶莹的汗珠,仿佛还没有接近城堡的尽头。

    唔,真是一座好大好大的城堡。

    落叶叶歇下脚,徜徉在挂满欧洲油画的长廊上,推开一扇窗,清风迎面而来,入目是浩瀚无际的苍翠森林,耳畔回响着不远处海洋波涛的呜咽。

    森林啊森林!大海啊大海!她的小心脏忽然间,澎湃了。

    理了理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擦擦鬓角的汗珠,她伸手探出窗口,摘了一片古木上的叶子,青翠欲滴,放在唇边,无师自通地吹响了一段音律。

    音韵饱满,绵延悠长,好似用乐器弹奏出来的,袅袅飘荡在偌大的古堡之中。

    宫泽是被这段旋律吸引过来的。

    他挺拔出众的身材映入落叶叶的眼眸,逆着光,光影中浮现着古堡里特殊的颗粒尘埃,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

    瞬间,她花痴得怔住了。

    唇边的叶子飘然落地……

    “你想不想知道你的身世?”宫泽弯腰拾起那片叶子,森林里普普通通的一片,小丫头果真不寻常?

    “想啊,想啊,非常想呢!”落叶叶点头如捣蒜。

    她这么多年做梦都想知道,她那狠心的拔拔麻麻当初为什么丢下小小的她不管,知不知道,小孤儿的世界,有多凄凉啊喂……

    “跟我来。”

    落叶叶跟在宫泽高大的身影后面,亦步亦趋,路过了数不清的房间,数不清的长廊,还有一个超大型的室内游泳池,最后来到了顶层。

    推门而入。

    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气氛怪异。落叶叶有点怕怕的,一下子抓住了宫泽结实的手臂:“小哥哥,好黑啊……”

    宫泽本能地想挣脱,但是小哥哥……小丫头很久没这样当面叫自己了吧?最终,任由她紧紧地挂在自己身上。

    这时,一道璀璨的光华闪耀而出,犹如彩虹,倾泄喷薄,洒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是一面紫纹古镜。

    古镜从破旧的木匣中翻身而立,射将出满室迷人的七彩虹芒。

    “那面镜子真特别,好漂亮的彩虹色……”落叶叶忍不住惊叹。

    “走到古镜前,它会折射出你的身世之谜。”宫泽长身玉立,面色凝重道。

    “还可以这样?这么厉害的古镜!”落叶叶惊呆了,这不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吗?宫大大真牛叉,什么宝贝都拥有。

    马上就可以知道嫌弃自己的爹妈是谁了!想想还挺激动呢!

    落叶叶开心得不得了,下一秒就要迈开双腿,朝古镜跑过去,可是——

    她却忽然停住了。

    不行啊,除了身世,古镜会不会把我的戒指空间也暴露了?

    那可是自己的秘密武器!

    想到此,落叶叶打起了退堂鼓,当机立断,有模有样地说:“宫大大,我不想回忆过去了,过去太残酷。我现在有爱我的爹地和妈咪,还有一个……酷酷的你,我很幸福。”

    宫泽迷人的眉心微皱,“不测试了,你确定?”

    “嗯嗯!”落叶叶挽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般,笑得很甜,真的是超幸福。

    天知道,宫泽为了收买这枚古镜,在世界各地遍寻,花了多少年的时间和心血,甚至成交时创造的天价记录!可是这个小丫头,好像完全不领情呢?

    “你可以回去睡觉了。”宫泽的脸色瞬间冷淡了下来,声音淡漠到没有一丝温度,“城堡一层,长廊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宫大大,你不和我一起吗?”落叶叶骤然一阵失落,心里被他刮得凉飕飕的,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一个房间两张床!”

    “宫大大还是挺有爱心的嘛。”

    落叶叶自动忽略掉他那冷硬石头般的语气,心满意足,打了个呵欠,笑嘻嘻道,“我们睡觉觉去吧,明天还要早起上学,想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先松开你的手!”宫泽忍了很久,落叶叶的手一直贴在他身上,伺机摸来摸去,他整个人简直要喷出火来!

    暴怒得可怖!

    落叶叶又害怕又尴尬地松开了攀附在他身上的动作,气鼓鼓地跑开:“凶什么凶,臭宫泽,小气鬼,摸摸会屎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