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399.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章 :快感来得汹涌而澎湃
    落叶叶的房间。

    施雨诗在浴室里洗澡,哗啦啦的水流声滴个不停,她关上花洒,对着外面喊道,“叶叶,给我拿一条干净的浴巾。”

    “没问题!”

    落叶叶东找西找,没找到一条,才想起来,她这几天在宫泽的房间睡,连自己那一沓hellokitty的粉色浴巾也搬了过去。

    “诗诗,你等我一下。”说完,她就踩着卡通拖鞋,裹着白色睡袍,跑到隔壁房间。

    而宫泽正在脱衣准备洗澡,露出那完美的身材,胸部壮硕,腹肌性感,只剩一个红色小内内,圈住那个显眼的地方……

    落叶叶登时看得怔住了。

    宫泽的脸色瞬间冷掉,快速拿起一条黑色浴袍遮住下半身,愠怒道,“你不会敲门,嗯?”

    落叶叶小声地嘟囔,敲你个大头鬼啊,房门明明是虚掩的,怪我咯?

    不过,她还是很乖地重新走到门口,对着半开的房门“咚咚咚”敲了几声。

    宫泽站在原地,长身玉立,冷着脸,喝斥道,“滚回去睡觉!”

    “我是来拿我的——”浴巾两个字还没说出来,施雨诗忽然从后面出现,拉住了她,“算了,叶叶,我穿上了内衣,还是干净的。”

    同时,透过房门的缝隙,施雨诗看到了宫泽上半身裸露的胸膛,线条明朗而紧实,十分性感。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着的人半裸的状态!

    她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刹时间沸腾了!

    回到房间,躺在落叶叶的床上,她满脑子还是宫泽诱人的裸露,不断回想,不断地播放那个镜头,搅得她越来越燥热……

    ……

    半夜,窗外的月亮隐在了云层,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施雨诗摇了摇旁边的人,虚着声音叫,“叶叶,叶叶……”

    落叶叶吧唧了一下小嘴,挠挠胳膊,翻个身,继续睡觉。

    施雨诗这才放心地下床,轻手轻脚地溜到宫泽的房门口。

    此时,偌大的宫家一片寂静,施雨诗赤着脚,倚在门边,侧耳倾听着房间里的动静,有一阵阵均匀魅惑的呼吸声浅浅传来。

    她一边聆听着这种磁性魔力般的声音,一边回放着刚才看到他那半裸的身体,思绪忽然飞上了天,双颊跟着热得发烫,呢喃了几声,忍不住将自己的中指塞进了裙子里下面那个地方……

    身体的反应非常强烈……

    她的大脑很快缺氧起来,快感来得汹涌而澎湃……

    ……

    ……

    第二天早上。

    一起洗漱时,落叶叶指着施雨诗的熊猫眼,关心地道,“诗诗,我们昨天睡得并不晚,可是你的黑眼圈好重啊。”

    施雨诗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沫,转了转黑白分明的大眼珠,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开始打太极,“我……这个人认床,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家睡习惯了,昨天晚上我睡得不怎么好。”

    “嗯嗯,我们还跟小时候一样,都认床。一会儿,我给你拿些眼底霜遮一下。”落叶叶没想太多,继续洗漱。

    她们梳洗完毕,下楼的时候,周嫂立在楼梯口,热情地跟她们打招呼,“两位小姐早上好,请到餐厅用餐,早餐已经备好。”

    落叶叶看到周嫂出现在家里,很吃惊,妈咪的话看来还是比不上宫泽的命令。

    此时,透过玻璃窗看去,外面落英缤纷的院子里,有园佣在修剪,有保洁在清扫昨晚的落叶,有女佣在擦拭客厅外的玻璃。

    宫宅府邸,一片井井有条,佣人们各司其职。

    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所有都恢复到从前。

    二人世界彻底没了。

    餐桌前一起吃过早餐,宫泽在一旁翻看报纸,落叶叶无所事事,施雨诗凑近了宫泽,柔声道,“今天周末,阿泽哥哥难得不去公司,不如,你带我和叶叶去云海大学转转,带我们提前感受一下大学的氛围,好吗?”

    她期盼地凝着宫泽,然而他读报的专注,没有一丝改变,仿若没有听到自己的乞求。此刻,微微的晨光映在他冷峻的面庞之上,分外迷人。

    这样的他,让施雨诗心动,又心痛。

    他的固执和冷漠,一如既往,不曾改变,即便现在的自己早已经是迷倒众人的少男杀手,他也不会多看一眼,多听一句。

    这时,落叶叶忽然站起来,一把夺过宫泽手中的早报,认认真真地道,“宫大大,你上次在城堡里说过,只要我考上了云海大学,会让我再进一次神秘城堡。既然这样,你可以先带我们去参观一下啦。这份早报,我一会儿在车上读给你听,行不行?”

    施雨诗被落叶叶这个动作吓到了,她竟然敢抢宫泽的报纸?宫泽最忌讳别人碰他的东西!

    就算她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但施雨诗认为,在宫泽耳朵里,那些都是废话,他一定会盛怒之下,把落叶叶推倒在地,让她滚的远远的!

    她猜测得貌似很正确。

    只见,宫泽浑身充斥着一股强冷的低气压,黑曜石般的眼眸里一片邪肆寒冽,像是暴怒之前的征兆。

    但是他一开口却震惊了在场之人,“当然——可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