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31.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3章 :你要带我去开房啊
    然而,宫泽无意与她争高下。

    他猛然提步,冷酷离开,挺拔的背影落拓不羁,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表情……

    落叶叶,突然,开始慌了。

    自己刚才只是在赌气,说气话。

    而他,不会是认真的吧?!

    宫泽走到二楼吧台转角的时候,那里的服务生恭敬地低头道,“宫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清退了二楼的所有闲杂顾客,请您静心处理自己的事情。”

    显然,他们还不知道舞台中央发生了什么。

    宫泽穿过VIP通道,走出缪斯酒吧,修长潇洒的身影在凄清月色下映出一抹桀骜的邪魅。他上车,发动那辆象征身份和地位的雪蓝色迈巴赫,绝尘而去……

    “叶叶,你刚才不该跟阿泽顶嘴的。”施雨诗马后炮般地替她着急,拉着她的细胳膊,摇晃道,“你不知道,他说话从来都是言出必行,不会更改的吗?他不让你回宫家了!永远都不让你回去了!你知不知道!”

    落叶叶怎么会不知道。

    她比谁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就因为她没在家学习?

    就因为她来了一次酒吧?

    就因为她端了一杯红酒?

    落叶叶忽然冲到吧台边,端起一杯红酒就往嘴巴里灌,辛辣的气味呛得她咳嗽了好几声,但她不管,硬着头皮把那高脚杯里鲜红的液体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嗝——嗝。”她打了两个响嗝,辛辣的气体冲到她的鼻腔,呛得眼泪直流。

    “酒,酒,我要酒——”

    一杯下肚,不胜酒力的她,已经微微泛醉,眼神朦胧,说话的声音拖长且凌乱。

    施雨诗嘴角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容,对着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服务员心领神会,递给了她一瓶高浓度的白酒。

    施雨诗将白酒倒在一个高脚杯里,摇晃几下,酒杯表层出现了一层咕嘟嘟的泡沫。

    “叶叶,你尝尝这个,味道更刺激哦。”施雨诗将酒杯送到她的鼻尖。

    落叶叶接过来,闻也不闻,有酒就要,扬起小脑袋,刚喝了一口,“哇哇”地全部吐了出来。

    白酒的辛辣程度远远超过红酒,甚至带着浓烈的苦味。

    落叶叶这种从不沾酒的人,猛地喝下一大口,根本承受不了,鼻涕眼泪一齐涌了出来,让人看不出是哭了,还是醉了。

    狼狈又辛酸。

    更要命的是,没人劝她。

    她颤抖着手握住杯子腿,歪歪扭扭地斜靠在吧台上,眼神迷离,喝一口,吐一口,吐一口,喝一口,满身都是酒水鼻涕眼泪的混合物,刺鼻难闻的味道熏得服务员退避三舍。

    施雨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

    而施南安双手插口袋,文质彬彬地站在她身后,不远不近,不言不语,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

    终于,落叶叶的酒杯空了。

    她眯着眼,头点了点,倒在吧台上,手里的杯子“咕噜噜”滑向地面,一地碎片。

    这时,施南安从后面急促走上来,抱起她,轻声细语地唤,“叶叶,你醉了,我去开个房休息,好不好?”

    落叶叶被他扛在身上,忽然睁大眼睛,看了看他,又很快耷拉下两只眼皮,嘴里小声地念叨着,“宫大大,你怎么又回来了,你要带我去开房啊,好啊,好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