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32.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4章 :元气大伤!
    施南安仰着身子,摊在床上,叹息了一声,这个妹妹也算是苦心积虑了。

    然后,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诗诗,我不能那么对叶叶,她喜欢的人不是我,是宫泽。我刚给她喝过解药,她安稳地睡了。

    待要按下发送键的刹那,他忽然,犹豫了。

    锁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把短信上的那段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删到最后,他的手指不经意地发抖。

    最后,他几乎是全身颤抖,哆哆嗦嗦地重新回过去几个字:

    她是我的了。

    ……

    这个晚上,施南安在隔壁卧室,倚靠在床头,一夜未眠。

    他的脑海里反复交织着童年孤儿院的艰苦岁月,少年温暖单纯的时光,青年敏感寂寞的现在……每一个阶段都有落叶叶的脚印。

    他喜欢她,毋庸置疑。

    但,让他通过阴险手段得到她,他办不到。

    因为他,深爱她……

    ……

    翌日。

    清晨第一缕阳光折射进窗台,有麻雀叽喳着路过外面的电线杆,三两成群。

    落叶叶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施南安。

    他仪表端庄地站在床前,面容略带憔悴,清秀的唇边,冒出一缕绒绒的胡茬。

    “南安,这、是哪里?”落叶叶挣扎着坐起来,小脑袋壳儿疼得她捂住太阳穴。

    “我们还在缪斯酒吧,这是一间高级套房。”

    施南安轻声地答复她,慌忙递过去一杯温热的柠檬蜂蜜茶,“叶叶,你是不是头痛?昨晚你喝了不少酒,喝点柠檬茶醒醒脑袋瓜。”

    “嗯嗯。”

    落叶叶感激地接过来,南安还是那么细心,大清早跑去外面小店给她买柠檬水。

    这让她不由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南安,是在孤儿院,那个时候,他是那里的大哥哥,个子瘦高瘦高的。

    他负责分发午饭后的甜汤,轮到落叶叶时,大锅里一滴不剩。

    “呜呜呜……”

    她蔫着小脸儿,悲催地以为这是欺负新人的把戏,谁叫她是从其他孤儿院转过来的。

    可她没办法,之前的孤儿院没钱资助,倒闭了,她只能迁徙到下一家。

    “小妹妹别哭,我的给你。”男孩儿放下大锅,掷地有声。

    她没想到,施南安真的把自己那一碗甜汤让给了她,她到现在,偶尔想起那些在孤儿院飘离的时光,都会觉得那碗汤很甜很甜……

    那个时候,施南安还不姓施……

    那都是过去了。

    “咕嘟嘟”,柠檬水喝下大半杯,她的酒劲儿差不多全消了。

    简单地洗漱一番,她随着施南安走出了缪斯酒吧。

    酒吧门口,施雨诗正站在宝马车前,姿态娇美,笑着打招呼:“叶叶,早上好。昨天晚上,感觉如何啊?”

    落叶叶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实诚地道,“昨天晚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觉得脑袋疼。”

    “呵呵。”施雨诗想着施南安给自己的回复,心里止不住地冷笑,她不光是脑袋疼,下面某个地方应该也很疼吧?

    那催·情·粉的药力,一晚上她不要十次,都解救不了她。

    看着施南安疲惫的身子,憔悴的面色,沧桑的胡子,施雨诗十分确信,他昨天晚上百分百被落叶叶缠得元气大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