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60.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8章 :失忆了?
    “诗诗醒了!诗诗醒了!诗诗醒了……”沈玉激动得嚎啕大哭。

    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惊叫,异常地高兴,掌声雷动,全部一瞬不瞬地盯着施雨诗看。

    只见她抬起沉重的眼皮,缓缓张开,呆滞地看着围在她身边的众人,手指微微颤抖了几下,嘴巴跟着一张一合。

    一旁的小护士端过一杯温盐水,慢慢地给她喂了几口。

    施雨诗仿佛就真的活过来了,眼睛瞬间张得很大,手指用力抓住洁白的床单,沈玉忙把她扶起来,靠着床头坐下,“宝贝女儿,换个姿势,是不是舒服一点?你已经在床上躺了十天,还没翻翻过身,我看着都心疼啊。”

    说着说着,沈玉又开始吧嗒吧嗒地抹眼泪。

    施祖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了,诗诗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诗——诗?”一道老公鸭般粗哑的声音,忽然从施雨诗的嘴里钻出来,“谁是诗诗?”

    整个病房里的人都震惊了!

    她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难听?

    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刚刚还热闹高兴的氛围,瞬间冷掉,变得鸦雀无声。

    “诗诗,你就是诗诗啊,我的宝贝女儿。”沈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住她的手,紧紧地攥着。

    可是施雨诗对她翻了一个白眼,声音粗粒得像是磨过了一层沙石,反问她,“你——是谁?谁——是你女儿?”

    沈玉再次听到她那鬼一样凄惨的声音,被她吓得浑身发毛,脸色发白,从病床前一屁股瘫坐到地上,战战兢兢地道,“诗——诗,你、你声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为什么不记得我了?我、我是你妈呀!”

    施祖雄扶起她,让她坐在一旁,自己走上前,问道,“诗诗,你认识我吗?”

    施雨诗睁着圆鼓鼓的死鱼眼,指着他,傻子一样“嘿嘿嘿”地笑道,“你,你是个大胖子!”

    然后,又指着旁边的落叶叶喊,“你是个丑男人!”

    “……”落叶叶表示很无辜,她的头发都长到耳朵下面了好吗。

    “完了!”施祖雄愤怒地踢了一下床脚,气急败坏地道,“她这是失忆了!”

    —

    一个小时后,主治医生对施雨诗重新诊断,做出了检验报告。

    病房外的走廊上,他把确诊结果告诉了施家人,“施小姐的后遗症你们也看到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伤及到她的肢体和内脏,只是声带受损严重,唱歌说话会受到影响——”

    他话没说完,就被沈玉激动地打断了,“可我女儿是艺考生,声带受损,就相当于毁了她啊!”

    “很抱歉,我们能做的全部都做了,她还能开口说话,已经很幸运。”

    主治医生言辞得体,不慌不乱,继续道,“另外,她失忆的问题,在当今医学同样无法攻克,只有你们带回家,等待奇迹的出现。”

    “医生,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要救救我女儿……”沈玉瘫倒在施祖雄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施祖雄也被她带的眼泪汪汪,神色悲伤。

    施南安和落叶叶从病房里走出来,安慰了他们几句,建议道,“不然,我们就按照医生说的,带诗诗回去吧。”

    他们抱头痛哭地点点头。

    回到病房,收拾东西的时候,施南安一直在仔细盯着施雨诗的一举一动,他的心里总有种特别的感觉——

    她一贯喜欢演戏,这一次是不是连亲爹亲妈也要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