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68.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6章 :说跳就跳
    “砰!”

    一声重物坠地的脆响。

    落叶叶轰然砸入地面,宫泽本能反应地伸手去接。

    然而,晚了。

    她人早已落地,小身子滚落在厚厚的海绵垫上,长发凌乱。

    “叶叶!小丫头!”宫泽颤抖着手抱起她,焦虑地大喊。

    可是怀中的小人儿仿佛晕死过去了,眼皮四合,气息清浅。

    “快打电话请医生!”宫泽一边紧抱着落叶叶往卧室跑,一边对周嫂急切地吩咐道。

    施南安从楼上跑下来,像傻掉了一样,盯着躺在床上的落叶叶,不停掉眼泪,“她怎么这么傻,说跳就跳……”

    宫泽背转过身。

    深邃如海的星眸,竟是升腾起了一片潮湿的雾气。

    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无比滞涩,像是堵着千斤巨石!

    真该死!

    他为什么笃定小丫头就不会跳楼?

    为什么不能专心地盯着她?

    现在,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要怎么办?

    想到此,他阔步匆匆到庭院,不停地催促,“我们的私人医生,有这么难请?!”

    “少爷,陆医生说他出国了,会尽快派一个医生过来。”周嫂也很着急。

    叶叶小姐跳楼,她差点没被吓得晕过去。

    宫泽心急如焚地踱着步,这个陆子谦,早不出国晚不出国,偏偏赶在这个时候!

    “滴——滴。”

    忽然一道车子的鸣笛声传来,宫泽等不及了,直接奔到大门口,要把那新来的医生抓过来。

    但是,看清来人,他惊讶地道,“爸、妈,怎么是你们?”

    “儿子,怎么不能是我们?”

    陈佩雪从车上拎着行礼过来,她一身中国红的碎花裙子,在夕阳里随微凉的晚风轻轻飘起,有一种容光焕发的美感,皱着眉道,“老爸老妈回来了,你还不欢迎?”

    宫泽怔怔地接过他们的行礼,这下麻烦了,小丫头刚刚跳楼,他们后脚回来。

    该如何是好?

    “叶叶呢?”宫世川没看到她,爬满皱纹的眼睛一直在寻觅着。

    这时,一个年轻的医生从大门外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宫总,抱歉,我耽误了点时间。”

    “别废话,快跟我走!”

    宫泽一把抓起他,连手中的行礼也扔在了地上,疾步而入,带他上了豪宅的卧室。

    落叶叶仍旧躺在那里一睡不醒。

    施南安的眼泪就像梅雨的天气,湿答答地一直掉个不停。

    宫泽将他拉开,理智地沉声道,“南安,你去旁边休息下,别耽误诊治时间。”

    那名新来的医生便拿出医疗工具箱,对落叶叶进行着各项检测。

    此时,陈佩雪和宫世川在周嫂的指引下,来到落叶叶的卧室。

    看到蹲守在一旁的宫泽,陈佩雪气不打一处来,眼含热泪地道,“儿子啊,你太糊涂了,叶叶跳楼,你竟然不管!”

    因为周嫂完全站在落叶叶那边,同情弱者,所以,在跟老爷夫人复述跳楼这件事时,把宫泽的态度说的很冷绝。

    “妈,我……”宫泽欲言又止。

    “好了,你也出去吧。”陈佩雪轰赶着他,“你和南安两个大男人,竟然连一个跳楼的小女孩儿都拦不住,你们还是男人吗?我这个老太婆深深地鄙视你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