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69.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7章 :落小姐运气好
    “儿子,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宫世川疼爱地望着落叶叶。

    似乎,宫泽的做法伤透了他们老两口的心。

    “我走!”

    宫泽胸口憋着一股怒气,人在往外走,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打量着小丫头。

    他刚才感觉到她身上尚有暖暖的温度,该不会就这样沉睡不醒吧?

    前脚,他刚迈出门。

    陈佩雪便让周嫂关住了房门,然后,紧紧地守护在落叶叶身边,对新来的医生,慌乱地询问道,“这孩子怎么样了?”

    “落小姐……”那个有些腼腆的医生莫名吞吐了起来。

    这可吓坏了陈佩雪,老泪一下子滚出了眼窝,“叶叶难道是……不要啊!”

    “夫人,我不是——”

    医生还未说完,落叶叶忽然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睁开一只眼,对着陈佩雪调皮地眨啊眨,“妈咪,你和呆地从加拿大回来了么?”

    陈佩雪以为自己眼花了,有个小人儿在朝自己扮鬼脸,赶紧揉了揉眼睛,擒着一泡泪水道,“孩子,你没事啊!我们回来了。”

    “妈咪,小声点。”落叶叶作了一个嘘的手势。

    陈佩雪心有灵犀地立刻噤声,低低地道,“叶叶,周嫂说你从天台上跳下来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落叶叶摇摇小脑瓜。

    “没有?”陈佩雪不可置信,拽着腼腆医生的袖子,问道,“这孩子是不是摔傻了?她一点皮外伤没有么?还有内伤,你可要检查清楚啊!”

    宫世川在一旁微弓着身子,探出一双枯手,用适度的力道,摸索着落叶叶身上的各个关节。

    如果有受伤,稍稍有外力一碰,她应该会惨叫出声。

    但是,并没有。

    落叶叶像一个洋娃娃一样,任他揉捏检查。

    “夫人,您也看到了,老爷对落小姐的摸查,并无异样。”

    那名医生同样非常奇怪地道,“我也不理解这是为什么,小女孩儿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骨头脆弱,从树上掉落都有可能摔伤,更何况是天台上……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落小姐运气好。”

    “是不是因为少爷在下面放了好几层海绵垫?”周嫂在一旁补充地道。

    “有这个可能。”腼腆医生点头。

    “那好吧,谢谢你了。”

    陈佩雪虚惊一场,恢复镇静地道,“周嫂,你送这位医生出去吧。然后,把少爷叫进来。”

    “好的,夫人。”

    周嫂送客出门后,陈佩雪附在落叶叶耳边,两人低低地说着悄悄话。

    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宫泽进来的时候,落叶叶像挺尸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陈佩雪半跪在地上,捶打着自己的儿子,如泣如诉地道,“都怪你!叶叶可能不——”

    “什么!”宫泽只觉晴天霹雳。

    刚才,他看到周嫂送医离开,以为是没事了,原来是无药可医!

    “儿子,你说说你,我们才离家多久,叶叶竟落个这样悲惨的结局。”

    陈佩雪一把鼻涕一把泪,好像真的无比拗痛,“想想看,叶叶小时候多命苦,在那么多间孤儿院里辗转飘零……七岁后来到宫家,你也一直没有尽到一个小哥哥该有的义务,明里暗里把她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