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482.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0章 :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说话的人是陈佩雪,她看到宫泽和落叶叶回来了,忙对他们招手,“家里来客人了,快过来。”

    只见,沈玉拉着施雨诗坐在沙发上,陈佩雪跟着坐在施雨诗旁边,拉着她的另一只手。

    施南安则彬彬有礼地倒着茶水,切削瓜果。

    “诗诗,又见到你了,你记得我吗?”落叶叶小跑过去,看她一脸迷茫的样子,热情地帮她回忆,“我们早上在学校门口还见过的。”

    但是施雨诗天生的演技控,仿佛不需要人传授技巧,她能表现出空洞洞的眼神,迷茫的不知所措。

    “你是谁啊?”施雨诗揉着太阳穴想。

    “我是叶叶。”落叶叶耐心地回答她,“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儿,夏天在学校睡午觉偷偷跑出去买冰淇淋吃,被老师发现了,罚站操场,你还记得吗?”

    施雨诗茫然地摇摇头,神情有点狰狞,好像头很痛的样子。

    “好了,叶叶,别让她回忆了。”陈佩雪把落叶叶拉到自己身边,“她这失忆的后遗症,恐怕要很久才能痊愈。”

    “是啊,叶叶,医生说诗诗的失忆,不能发力过猛,要一点一点来,也许哪一天碰到某个人某件事,她就会想起一些事情。”沈玉安抚着身旁的施雨诗,怡然自得,好像根本不会担心自己的女儿,永远好不了会怎么办。

    相反,没人会想到,她这一番话是在铺垫着什么。

    这时,宫泽在车库停好车子,来到客厅。

    他刚一出现,施雨诗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两眼放光,挣脱开沈玉,兴奋地跑到他身旁,拽着他的衣角,“阿泽哥哥,阿泽哥哥,我记得你!你是阿泽哥哥!”

    宫泽阴沉地打量着她,“你没失忆?”

    “阿泽哥哥,阿泽哥哥,阿泽哥哥,我记得你……”施雨诗激动地一直在重复这一句。

    沈玉从旁慌忙解释道,“诗诗不记得其他人了,但是,你一出现,她就认得你,说明医生说得对,她还可以记得某些人,某些事。”

    “真是太好了,诗诗还记得宫泽!”沈玉高兴地站了起来,眉飞色舞地道,“佩雪啊,不枉我们当初给他们俩订了娃娃亲,你看多有缘分啊,诗诗失忆了,却还记得宫泽一个人。”

    “这太神奇了……”陈佩雪半天没反应过来,不解地道,“失忆了,还可以记得一个人?”

    “医生说,这是断层式失忆,有这样的临床案例。”沈玉把那一套套说法早都合计好了,急不可耐地道,“等我们诗诗从云大毕业后,是不是可以撮合他们俩的婚事了?”

    陈佩雪面色一阵尴尬,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谁说他们俩要结婚了?

    “阿玉,你别太心急,诗诗都这样了,还能考上云大?”陈佩雪非常之不解。

    “诗诗是艺术生,主要看艺术分,她的基本功都还在,上云大没问题。”沈玉自信满满,心里异常得意,我女儿明明还是正常人,考上云大,轻而易举!

    “嗯,我差点忘了诗诗是个艺术生,她确实有艺术天赋。”陈佩雪正了正色,道,“刚才你说的娃娃亲,我没有反驳你,但那只是曾经聊天时开得玩笑。还有,他们都成人了,婚姻恋爱全凭自己做主,我们这些长辈无权干涉。”

    沈玉听罢,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咄咄逼人地反问道,“佩雪,你怎么能说那是玩笑?很多人都在场!你是觉得我女儿不够优秀,配不上你家宫泽?”

    这时宫泽突然一把推开在他身边摸摸索索、脸红心跳的施雨诗,狂暴地怒吼道,“滚!你们全家都给我滚!”

    没有人不惧怕宫泽暴躁的发怒,沈玉当然不是第一次领教,她知道如果还赖着不走,下场会有多惨。

    所以,她高跟鞋子没穿稳,拉着施雨诗就往门口跑,生怕晚了,会少一条命。

    “南安,你先留下。”宫泽大力按住他,沉声问道,“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施南安黑框后面的眼睛有一瞬间的躲闪,他心里异常矛盾,知道宫泽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但是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最终颓唐地道,“真的。”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宫家。

    落叶叶从后面小跑着追了出来,听到前面不远处沈玉崴脚的声音,“妈呀,疼死我了!宫泽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发起火来,像个混世牛魔王,能把人吃了!”

    哈哈,你是自找的,敢抢我的宫大大!落叶叶心里一阵小窃喜,刚才沈玉提婚的事情,可把她惊吓住了,还好妈咪给力,宫大大更给力!

    可是诗诗为什么只记得宫大大一人呢?而且刚才她在宫大大身边的表现实在是太暧昧了,不停地放电眨眼,摸衣服……

    嘻嘻,宫大大,就这么燃爆了。

    “南安,你没有告诉过宫大大我三模成绩倒数,要被请家长的事情吗?”落叶叶靠近施南安,把藏在心底的疑问,轻声问了出来。

    “我昨晚走的时候,跟他说过。”施南安回忆道,又问,“叶叶,怎么了?”

    “……嗯,没事。你快带他们回去吧,代我和妈咪跟沈姨、诗诗道个歉,有空再来玩儿。”

    落叶叶走回客厅的时候,还在想,宫大大为什么要骗自己说不知道呢?

    然而,他人已经不见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