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579.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77章 :宫老师,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们三人在一处绿洲的浅滩边找到了那只迷途的小白羊,准确的说是两个人,落叶叶在宫泽的后背上从没下来过。

    小白羊当时正可怜兮兮地卧倒在水边,“咩咩咩”地嘶叫着……

    何碧上前,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发现它是被毒蛇咬伤了小腿,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何碧简单帮小白羊包扎了伤口,把它抱入怀里。

    落叶叶心疼地看着小白羊失血的小腿,又对何碧麻利地完成一系列动作,非常之钦佩,“你看起来好熟练的样子呢!”

    “我从小在羊窝里长大。”何碧低着眉道。

    起身,她抱着小羊走在前面。

    落叶叶看着她孤清的背影,鼻腔里莫名酸酸的……

    ……

    在何碧的带领下,他们回到了何家湾。

    何碧家紧挨着一条细细的绿洲支流,房子很简单,一个小院落里,三间茅草房,还有一个羊圈。

    何碧说。

    家里只剩她自己,爷爷奶奶早早过世,爸妈常年外出务工。

    从她上中学起,就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生活。

    落叶叶忽然明白,原来她那种酷酷的独立性格,都是为漫长生活所磨练出来。

    而何碧说她不住校的原因,竟然是要兼职打工,赚钱交学费,晚上直接睡在餐馆的地铺上。

    甚至,她每个星期都要回何家湾,种地,饲养家禽,增加收入来源。

    今天刚好是她回何家湾放羊的日子。

    落叶叶知道这些后,感动得稀里哗啦,宫泽正在油灯下帮她按摩肩膀,做着全身放松,见她掉眼泪,还以为是自己的力道过大,忙问道,“叶叶,疼吗?”

    “……呜呜,我这里疼……”落叶叶指向自己的心脏。

    她小时候住过福利院,深深体会过那种人世艰难的辛酸……

    “没出息。”

    宫泽不知道为什么,听罢何碧的故事,并没有太多感触。

    但他见小丫头如此感伤,大约猜到她是想起了幼年时光……

    忍不住把她圈在了怀抱里,呵护着她,“叶叶,那些都是过去,知道么?”

    “嗯嗯!”落叶叶泪水涟涟地点点头。

    “咳——”

    何碧在一旁尴尬地看着他们俩,如此不避嫌,冷惑地问,“宫先生,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看不出来,嗯?”宫泽丝毫不避讳,落叶叶缠在他身上,就像一个溺爱的宠物,非常之疼惜。

    “那么,你们很早就认识了?”何碧拧着眉毛又问。

    她忽然想起课堂上落叶叶和宫先生的客套交锋……原来,只是障眼法?!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宫泽冷凝着声音,神色肃杀,任何人看到绝对会心惊胆战。

    何碧惊慌地站起,走出去,从茅草厨房里,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黑色汤药,递到落叶叶的嘴边,“药熬好了。”

    “什么药?”宫泽警觉地挡下。

    何碧冷淡的眸子里有一丝丝不宜觉察的颤抖掠过,肃清地道,“草原上盛产的百日红药草,专治体虚贫血无力酸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