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613.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11章 :分别前的最后一吻
    “快把她抬到病床上。”陆子谦扶着瘫软沉睡的落叶叶。

    其他人立时上前帮忙,把落叶叶平稳地放到白色病床上。

    宫泽疾步而来,深邃的星眸,径直倾落在病床的小丫头身上。

    她安安静静地躺着,不吵不闹,眉头却是微微皱。

    一双阖上的明眸流转着纤长细腻的睫毛,像是停靠了两尾漂亮的蝶。

    “子谦,她没事吧?”宫泽关心地道。

    “宫少,你还不相信我的医术啊?”陆子谦十分自信。

    他在国内读了十年医学,本硕博连读,又到国外深造了五年,医术可以说相当之精湛。

    且跟宫泽非常相熟,也算得上,他的半个私人医生,随叫随到。

    “嗯,你去准备,尽快开始。”

    宫泽又沉声对其他人吩咐道,“卫缺,你带他们离开。记住,换血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爸妈。”

    卫缺迟疑了一下,道,“宫总,您保重,我会交待好这件事情。”

    他们走后,宫泽坐在落叶叶的床头,看到她手臂上那一抹红血点尚未干透,显然是刚才陆子谦扎针时留下。

    针扎下去的时候,应该很痛吧?

    他记得,落叶叶小时候,除了怕天黑,就是怕扎针。

    每次生病感冒,严重到要输液扎针的时候,她总是哭叫连连,小脸儿上淌满了伤心的泪水。

    宫泽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亲吻上了落叶叶那片被针扎过的地方。

    他热情似火的两片玫红薄唇,极轻,极软,缓缓摩挲着她光滑的肌肤,一下,两下,三下……直到伤口不见,一切如初。

    “宫少,我们已经准备就绪。”陆子谦在外面轻声地道。

    “嗯,知道了。”

    宫泽起身,转头要走,却又停下。

    他深邃如汪洋恣肆的星眸,不知何时飘起了雨滴,迷迷蒙蒙,透着绝不多见的感伤。

    “小丫头,再见。”他俯身,在她耳边落寞地道。

    然后,滚烫的双唇再次倾洒覆下,温柔地落在了叶叶的樱桃小嘴之上,霎时,唇齿间弥漫着,一丝甘甜,一丝芬芳,一丝眷恋……

    最终,他抽身,头也不回地走向外面。

    “快把新床位准备好。”陆子谦看他出来后,对助理医师吩咐道。

    很快,一张移动床铺推了进来,并在落叶叶的床位旁边。

    “宫少,一会儿手术,你也要麻醉,还有什么交待的吗?”陆子谦微微颤抖着声音问道。

    从医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觉到紧张,紧张到牙齿发抖,双腿打颤。

    大概是因为,他知道,一旦手术开始,就等于把宫泽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个完美的高智商天才就要这样跟世界说拜拜……

    太可惜,太让人心疼了!

    “没有。该交待的,卫缺自会告诉你们。”宫泽平躺在白色病床上,异常冷静。

    “宫少,那我们准备开始了。”

    陆子谦拿出一根溶液注射器,对他肃重地道,“先对你进行全身麻醉。”

    闻言,宫泽移过视线,情难自禁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丫头,好看的眉心随之舒展……缓缓闭上了璀璨的双目。

    然后,随着针头的刺进,溶液的入侵,身体渐渐麻醉……

    他躺在那里,失去知觉……

    他和落叶叶两人,被一前一后地转入隔间的重症手术室。

    手术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