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617.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15章 :等他回来,还有可能吗?
    隔壁,宫泽的病房。

    一片沉静。

    推门而入,是两重厚厚的山水屏风,遮挡住病床上躺卧的人。

    很好地保护着他的**。

    陆子谦关好门,绕过屏风,走到宫泽面前,满脸愁容地道,“宫少,我真替你担心。这才换血几天,你看你已经虚弱成什么样子了。”

    “……”宫泽微垂着星眸,不言亦不语。

    盖在他身上的雪白色被子,覆于修长的脖颈以下,露出他绝世无双的俊颜,只是几天下来,消瘦许多。

    眉目间的英朗神态,因为虚弱,不受控住地微微颤抖,看着让人揪心。

    “哎……”

    陆子谦自顾自地坐在他旁边,低头叹气道,“不知道,你能不能撑过一个月……”

    说完,他捂着脸颊,竟是,一脸泪水。

    他作为主治医生,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却没想到,病发症来得那么快,那么凶猛。

    宫泽一向体质很好,每年的例行体检,全部达到优级标准。陆子谦那里备份着这些记录。

    但是,病来如山倒。

    即便宫泽有着极佳的身体素质,也经受不住病魔的百般摧残。

    陆子谦握着他冰凉的宽大手掌,懊悔万分地哭诉道,“我真不该答应你做这个手术,你变成现在这样,我是罪魁祸首,我以后怎么面对川叔和雪姨啊……”

    “或者,你当初就不该那么固执,随便找个人给叶叶小姐换血也可以啊……”

    “像那个夜南安,人家自愿跑过来救叶叶,你还把人家赶跑。你说你多傻啊,全世界最傻的人就是你了……”

    ……

    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宫泽,邪肆的星眸突然一凛,毫不客气地道,“陆子谦,老子再傻也没你傻!”

    “宫少……你……”

    陆子谦慌张地抹抹眼泪,安抚他的情绪,“你别激动,是我傻。我说错话了,我再也不提这些事情,你安心休息。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办法延长你的生命,一定会!”

    陆子谦走出病房,还在思索着,宫泽为什么骂他傻。

    他自问很聪明的啊,从小学一路念到了博士后,智商还不够?

    然而。

    只有宫泽明白,自己换血的举动是何其明智和正确,一点也不傻——

    在这个世界上,小丫头对他有多重要?重要到,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是属于他的!

    那么,小丫头循环全身的血液,他又岂容他人之血流窜其中?

    只有他自己的鲜血,也必须是他自己的鲜血,才能成为她生命重生的源泉和希望!

    —

    又过了三天。

    落叶叶已经在医院修养一周,遵照医嘱,是出院的日子。

    一大早,宫世川和陈佩雪过来收拾东西。

    陈佩雪一边收拾,一边唠叨,“儿子太不像话,叶叶今天都要出院了,他还没有来探望过一回,是太忙还是太懒啊?”

    “应该是太忙吧。”

    宫世川帮着自己儿子说话,“卫缺不是说他在海外谈判吗?回不来很正常。”

    “老头子,你故意的,是不是?”

    陈佩雪把打包好的东西扔给他,“我唱黑脸,你就唱白脸,自己的儿子还不能损两句喽?”

    宫世川乐呵呵地接过来,“我没说不能啊?等他回来了,你想怎么损就怎么损,动手我都不劝架的……”

    ……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等他回来,还有可能吗……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