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674.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4章 :心疼小丫头
    宫泽在MIC医院,继续住院观察了一周。

    陆子谦不放心,要每天对他进行病毒测量和观察,结果显示,一直维持在极低的零点五含量。

    他终于松口,同意宫泽出院。

    但是落叶叶,仍旧心有余悸,拉着他问,“陆医生,你确定宫大大可以出院了么?”

    “叶叶小姐,决定权在宫少手里。其实,我没有话语权。”

    陆子谦涩涩一笑,“若不是你一直在这里陪护,为他烧饭,为他解闷,他可能老早就出院了。根本不会听我的,留院观察一周。”

    “啊?”

    落叶叶听起来,好像都是自己的功劳?

    她趴在宫泽的床头,撅着小嘴儿,问,“宫大大,是这样的么?”

    “……”

    宫泽忽然掀开白色被子,潇洒地走下床,邪肆一笑,“子谦,你可以啊,把我的脾性摸透了,嗯?”

    “宫少,您过奖了,我哪里看得懂您那高深莫测的心境。”陆子谦脸红着挠挠后脑勺。

    “看你那脸色,被我言中了吧?”宫泽早已看穿一切。

    “……好吧,宫少,那你明天可以出院了。”

    陆子谦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到门口,抱拳道,“我去SAM酒店找卫缺了,帮他一起布置晚上的宴会。”

    “嗯。”宫泽颔首。

    陆子谦走后,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

    落叶叶小爪子蹭到宫泽身上,喃喃自语地道,“宫大大,时间好快哦,要离开了,突然有点怀念这段时间,嘻嘻~”

    “怎么,还想为我天天洗衣做饭?”

    宫泽摊开她嫩嫩的小手掌,疼惜地道,“看,起茧子了。”

    “我心甘情愿,只要你喜欢吃我烧的饭。”落叶叶依偎在他宽大的怀抱中。

    宫泽长臂一圈,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宠溺地道,“这不是你现在的年纪该做的事情,懂么,小丫头?”

    “我不小了,好么?”落叶叶跟他拌嘴,“我都大一新生了阿喂!”

    “你还知道你是大学生,嗯?”

    宫泽好看的眉心,忽然皱了起来,“你这么多天没上课,考试怎么办?挂科了,拿不到绩点,你可无法毕业。”

    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凉薄而生冷,却透露着满满的关心。

    不似从前,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这一点,落叶叶感同身受,最有发言权。

    接收到宫大大难能可贵的关怀,她的小心脏欢快得不要不要的。

    往宫泽温暖的怀抱里钻的更深,像一尾跳跃的鲤鱼,努着小嘴儿道,“宫大大,考试你不用担心啦,我绝对没问题!”

    有戒指空间在手,她一百个没问题!

    “很有自信?”宫泽勾唇。

    内心里深埋了很久的一个念头,忽又破土而出。

    小丫头到底有没有隐藏着什么?

    —

    夜幕,降临在斯图加特,华灯璀璨,星光闪耀。

    SAM酒店,顶级VIP包间,装饰复古而浪漫,充斥着浓浓的欧洲风情。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晚宴派对。

    宫泽做东,盛情款待这些日子,陪在他身边,帮助他、照顾他的人。

    大病初愈后的他,显得英姿勃发,容光满面。

    站在人群中,一身剪裁精致的黑色西装,衬得他长身玉立、卓尔不凡。

    奢华水晶灯的映衬下,他矜贵俊雅的脸庞,犹如中世纪的王子一般,完美到无可挑剔,令人羡艳……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