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3718.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7章 :谁敢!
    “我要坐牢了,快救我!”施雨诗冲他们扯着嗓子,鬼哭狼嚎。

    “诗诗,这是怎么回事?”

    沈玉一头雾水,她接到酒吧经理通知,说酒吧里出了事情,让她和施祖雄快过来。

    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一群黑衣制服的警察押解,手上还戴着手铐,整个人像泼妇一样扑上去,“你们放开她,她是我们施人集团的千金,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整个缪斯酒吧都是我们施家的!”

    “沈女士,我是附近的片警队长聂东,您的女儿涉嫌嫖·娼·yin·乱,人证物证均在,必须带回警局。”那个领队头头儿认识她,不卑不亢地道。

    “管你聂东,聂西,放了我女儿,她是无辜的!”

    沈玉疼惜地看着施雨诗,问她,“宝贝女儿,你的脸怎么了,又青又紫的,是不是这些烂警察欺负你了?”

    “沈女士,你这可就冤枉我们了,我们没有打人。”聂东无奈地摊手。

    “诗诗,你说,是不是他们?妈妈给你做主。”沈玉拿出纸巾擦着她的嘴角,愤恨地道,“这帮人太过分了,把你的嘴都打破了!”

    “……”施雨诗却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一想到那个人背后有宫泽的支撑,她就上下两排牙齿直打架。

    “祖雄,你还愣着干吗,你女儿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要坐视不理?”沈玉把怨气都泼到自己老公身上。

    一直站在旁边的施祖雄,大腹便便的身材,压过来,“聂东,你不想活了?快放了我女儿!”

    “这……”

    聂东知道施祖雄权势不小,常常做恃强凌弱的勾当,眼下,他也很为难,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你聋了!”施祖雄狠狠给了他一拳头,好像在证明给老婆看,他有多心疼自己的女儿。

    聂东胸口闷疼,揉了揉,喘口气,对身边的民警吩咐道,“给她松绑。”

    “谁敢!”

    一道裹挟着寸寸冰茫的强冷嗓音,突然铺天盖地而来,令众人情不自禁地抬头——

    只见,宫泽迈着冷硬的步调,阔然而来,每踏出一步,都可以听到铿锵有力的沉响。

    他的怀中依偎着一个小女孩儿,像是一只小宠物,柔若无骨地腻歪在他怀中。

    这样的场景,冷魅,而又多情!

    全场早已安静了下来。

    “宫少……怎么是你?”沈玉说话开始不自觉地打结。

    “怎么不能是我?”宫泽冷傲地启唇。

    沈玉倒抽一口凉气,胆战心惊地问,“诗诗……是你让他们抓的?”

    “你聋了?”宫泽没有好耐心,邪肆道,“聂东说的话,你不信?”

    “我、不……信。”沈玉说话越来越没底气。

    在她看来,只要宫泽这个混世魔王一出现,有理的事情,也要变的无理。

    “聂东,你知道该怎么做,嗯?”宫泽觑了他一眼。

    聂东立马活过来了似的,接受到磅礴的能量,不再惧怕施祖雄的淫·威,把搜集到的人证物证,还有那些牛·郎的口供……全部搬了出来,在现场如实阐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