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4140.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70章 :两个房间,两种情愫
    她眉目微垂,试探着问道,“宫大大,你为什么一再要求陆医生保密啊?”

    “爸妈都不知道的喜事,能让他人先知道,嗯?”宫泽探出一根玉指,敲了敲她的小脑瓜儿。

    好吧。

    是自己想多了。

    落叶叶捉住他的那根修长玉指,放在脸颊上缓缓摩挲着,“宫大大,我还没有跟你道喜呢。恭喜你收服失地,一统江山!”

    “小甜嘴儿。”

    宫泽欺身,轻轻、轻轻地压在她上面,情难自禁地啄上她的小樱唇。

    火热滚烫的电·舌,慢慢摩擦着她明润饱满的唇线,一路撩拨着她最敏感的神经,攻城而入……

    ……

    ……

    ……

    一顿亲密的缠绵悱恻之后。

    宫泽缓缓抽离开对落叶叶的钳制,她脸色微醺地道,“宫大大,这是你今天对我的特殊奖励吗?”

    这是在医院里哎!

    而且宫大大好像研习到了一种新的亲热方式,没有任何对婴儿不适的样子呢!

    “奖励?可以这么说。”

    宫泽不打自招地道,“其实是我跟子谦讨教后,学习到的一种孕期亲热新方法,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试试。”

    “宫大大,你好坏呢!”落叶叶娇嗔地咬了一口他刚刚使坏的火舌。

    “还不是为了满足你这个污宝宝。”

    宫泽被她咬住的火舌,又趁势席卷过她芬芳甘甜的红唇……

    ……

    隔壁房间。

    陆子谦刚刚巡房离开。

    唐时悠的左小腿已被包扎上厚厚的石膏和绷带。

    她人也已经清醒过来。

    卫缺正静静地坐在她的床沿。

    两个人不发一语。

    沉默了大概一个多小时。

    但,卫缺的灼灼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她。

    唐时悠却不敢去触碰,一直侧卧着,一双眼睛怔怔地盯着白色被单看。

    “唐小姐。”

    还是卫缺率先打破这种低气压的尴尬,他朗声而真挚地道,“对不起,我对我下午的行为跟您说抱歉。”

    “……”

    唐时悠发热的眼眶,瞬间就倾泻出两包眼泪,蔓延到她的唇角。

    她抬手擦了擦,有些哽咽地道,“卫大哥,不关你的事情,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可卫缺仍是一脸愧疚。

    他起身,从一旁的柜子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唐时悠擦泪。

    “谢谢。”

    唐时悠抬手,接过纸巾的瞬间,忽的不小心触碰上了他的指尖,两个人都是一阵敏感,同时抽手——

    那几片纸巾,便像落叶似的,旋即飞舞着坠地。

    气氛。

    再次陷入尴尬之中。

    “卫大哥,对不起……我没接好。”这次是唐时悠,主动打破沉寂。

    “不,不是你的问题……是我……”

    卫缺回过神,重新抽出几张面纸,递给她,关心地道,“唐小姐别哭了,太伤身体。”

    唐时悠只抓住纸巾一角,等他松手,而后,覆在眼睛上,连连点头,“我保证不哭了。”

    但纸巾下的泪水,却像一条决堤的河流,汹涌而出……

    “唐小姐,其实你人很好,有自己的主张和见解……”

    卫缺见她瑟缩抖动着肩膀,剧烈起伏,急切地寻找着有效办法安慰她,声音轻的像羽毛落下,暖暖地融入她的心房:

    “我也曾在某个时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