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264189.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18章 :守了她一夜的男人
    服务员走到前台,跟总经理请示了一下,礼貌地道,“先生,可以,请您明天一定要准时来结账。”

    “这是车钥匙。”

    陆子谦递给她后,抱着白恬来到外面大马路,用手机上的滴滴打车软件叫了一辆专车,很快把他们送回到陆子谦的公寓。

    下了车子。

    或许是受到了颠簸。

    白恬没有预料地“哇”一声就吐了出来,污物泛着浓烈辛辣刺鼻的酒气,全部喷在了陆子谦的身上。

    令得他憋着气,直皱眉。

    太难闻了……

    可是白恬却好像不过瘾,紧接着又吐了两口,而且都是在他的怀中,污·秽肮脏的浊物洒满了他的西装……

    虽然他有洁癖,虽然他很不喜欢身上现在的腐臭味道……但他没有想过扔下白恬,而是抱着她马不停蹄地奔回到自己的公寓。

    打开房门,来到那间空置的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拿过一条湿毛巾,帮她仔仔细细擦拭着脸蛋。

    灯光下的她,此刻微醺着,面庞上泛着红晕的光泽,像四月的桃花,非常之诱人。

    但他心无杂念,纯净而透明。

    帮她擦拭过后,替她脱掉了外面的一件外套,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白恬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腿,口中念念有词,“南……安……别、走……”

    “……”他真的没有走。

    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

    这个女人醉成这样了,还在想着那个夜南安呢?

    也真是够了……

    “别……别……走……”白恬完全是闭着眼睛,不听使唤地乱嚷嚷。

    酒精腐蚀了她的理智,现在她潜意识里,身边的男人就该是朝思暮想的那一个。

    “好,我不走。”陆子谦答应着他。

    这才脱掉自己肮脏的西装外套,一个大力,扔到了门外的客厅。

    可是他怎么听到了床上有解衣服扣子的声音?

    他循声而去,只见白恬正脱着自己的内衣制服,好像很热似的!

    已经袒露出胸前一片曼妙旖旎的雪白风光……

    情况不妙!

    他几乎是没有逗留,跑到客厅饮水机接来一杯温水,溶化掉一颗醒酒的药丸。躬下身,蹲在床头,拿着小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着白恬喝。

    一开始,她还在拒绝。

    但是得到了水的滋润,她干裂的唇渐渐鲜活起来,渐渐适应了醒酒水的味道,慢慢地喝下了大半杯……

    陆子谦才算是放心了。

    也没有强迫她喝光。

    把水杯放在一旁,凝视着白恬,却不敢看她敞开的胸口,而是闭着眼睛,为她搭上了一条红色的薄毛毯……

    “南……安……”

    白恬一时半会儿还要胡言乱语。

    陆子谦就那样蹲在一旁守着她,听她低低弱弱地说着呓语:

    “南……安……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为、什么……”

    “为什、么……”

    ……

    说着说着,她秀丽桃红的脸蛋上居然泪水横流,蜿蜿蜒蜒,一片委屈。

    看起来,楚楚可怜。

    还时不时地打出一个酒嗝,呛得她小脸儿皱成一团,像个受苦受难的包子,越发得让人想要疼惜……

    陆子谦叹息一声,把她往床的中央推了推,为她盖好被子,开着灯,守了她一夜……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