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504611.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33章 :在床上采访
    天啊!

    居然是铺了满满一床的新鲜玫瑰花瓣!

    仿佛还粘着明亮的露珠!

    冲着她一闪一闪调皮地眨眼睛,星子一般。

    而她浅浅的鼻息间,完全被那种清香四溢的玫瑰花瓣所攻陷……

    她几乎立刻忘记了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下一秒。

    便脱掉小皮靴,闭上双眸,张开双臂,垂直着小身子,幸福地仰倒在了玫瑰花床上——

    好舒服啊!

    好绵软啊!

    好厚的玫瑰花瓣啊!

    最少也有上万朵玫瑰铺在下面吧!

    因为她已经感觉不到床垫的存在了,背脊之下,完全是玫瑰花瓣在支撑着,给与她柔软的温婉触感……

    “宫大大,这是要做什么?”她不由得疑惑。

    忽然——

    她感觉到身上多了一道沉甸甸的重量,正将她压在身下,严丝合缝!

    霎时间,她慌忙睁开了双眸——

    却看到那张无比熟悉的俊颜,正冲她邪肆地笑,“小夜记者,你好。”

    “宫、宫先生……”

    夜落落小脸儿烧红成一片,喃喃地道,“您进来怎么不说一声……我刚刚找您半天……”

    “……”

    而宫泽并未回答,只是耐人寻味地凝着她说话的样子,一瞬不瞬。

    夜落落尴尬地挠着小脑袋,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盼,解释地道,“宫先生……我看这个玫瑰花床太浪漫了……忍不住就睡了上来……您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

    宫泽性感健硕的身体忽然又往下降了一点,几乎要压住夜落落胸前一对日渐成熟的柔软,声音低雅徘徊在她的耳边。

    带着潮润的热气。

    令得夜落落心跳陡然加快!

    几乎快到了跳出嗓子眼儿的地步!

    她面红耳赤,如烈火在灼烧,断断续续地道,“宫……宫先生……我们……可以去客厅开始……采访吗?”

    “床上不是很好,嗯?”

    宫泽邪唇一勾,撑着双臂,搁置在她的削肩处。两条大长腿夹住她的细腰,力道柔软,而带着十足的撩拨,令得夜落落某个地方像触电一般,一阵酥麻。

    她歪过脑袋,闭上眼睛,竭力保持着镇静,掏出口袋里的录音笔,按下开关键,对准宫泽:

    “那我们开始第一题采访。请问宫先生,您这三年为何会雪藏自己?”

    “因为,我最爱的女人不见了。”

    回答非常直接而果断。

    但,邪凛不羁的言辞之间,带着沉重哀恸的落寞。

    彷如时间之砂,越积越厚……

    夜落落懂。

    一听就懂。

    懂他的伤,懂他的痛……

    以至于,她差点就不争气地流泪了……

    强忍着心头那种百感交集的复杂情绪,夜落落咬着小米牙道,“第二题,请问宫先生,这三年,您去了哪里?”

    “我哪里都没有去。”

    “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等我心爱的女人回来。”

    宫泽一字一顿,深邃如墨的星眸,像迢迢银河中的星辰一样,亮得耀目而迷人,全部播撒在身下的那个小人儿之上……

    夜落落忍不了了,眼泪几乎就要逆流而上。

    她屏住呼吸,喉咙紧滞,鼻腔里带着浓重的哽咽音,颤抖地问道,“第三题,宫、先生,您心爱的女人是落叶叶小姐吗?”

    (PS,宝宝们,川宝是单身,晚上更得晚,是因为有在做暑假工,有七夕活动,要布场。所以,回来写字就晚了,请宝宝们原谅。近期,不会虐。宝宝们,安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