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665680.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50章 :代表月亮消灭他
    “你是指韩凝?”宫泽启动车子,微钩着唇道。

    “是啊,当年消失的人,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了。”落叶叶这句话里自然包括那个曾经以好姐姐自居的施雨诗。

    她一向那么傲慢的人,会甘心失踪那么久吗?

    “死了最好。”

    宫泽面露阴鸷,就像在说,即便没有死,也早晚会死在我的手上。

    冷酷得令人小心肝儿颤抖!

    —

    风雪肆虐了五天。

    渐渐停歇下来,

    雪霁初晴,恰巧,明天是约定好出行的日子。

    但宫世川和陈佩雪不想再往外跑,索性就在家里过冬。

    所以,明天只是他们一家三口往南飞。

    这天下午。

    宫邸豪宅,热热闹闹。

    卫家和陆家也齐聚在这里。

    卫斯理一进门,就大声嚷嚷着,“宫玟姐姐在哪里,我要和她玩儿,我要和她玩儿……”

    见不到宫玟,他还一直在地上打滚儿不起来。

    唐时悠对自己这个养子很无奈,“他在家里就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宫玟了,还闹着要穿新衣服,要凸显他帅帅的一面……我和缺哥都拿他没办法。”

    “小厮哥哥,你快起来嘛,新衣服都要弄脏了。”陆西塘一直在旁边拉他。

    他却撒泼不起,还拿脚去踢他,“你走开!”

    陆西塘很实诚地站在那里,没有躲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他一脚,像一根小树苗,弱不禁风般,倒在地上。

    心疼得白恬,立马抱起自己儿子,揉着他的小腿儿,关心地道,“小西,疼不疼?”

    “不疼。”陆西塘摇摇头,很坚强的样子。

    但白恬却发现自己儿子在坚强背后的隐忍。他被踢的那一刻,眉头皱成一团,明明是痛苦的征兆。

    可他偏偏藏着不讲。

    这可以说是懂事,也可以说是具有小小男子汉的义气。

    她觉得欣慰,又苦涩。

    那边,唐时悠已经忍无可忍了,对着还在地上扯皮的卫斯理威胁道,“你快跟小西弟弟赔礼道歉,再不起来,我要去叫你爸爸了。”

    叫爸爸的后果必然是要挨一顿打。

    此时,卫缺、陆子谦正和宫泽在书房里商量着什么,宫世川和陈佩雪万年不变地在厨房里忙活。

    客厅里,只有他们两对母子。

    而落叶叶还在房间里做着小奶包的思想工作,对她乞求着,“小蚊子,小斯弟弟和小西弟弟难得来一次,你就下去陪他们玩一会儿,好不好?”

    “他们都不小了,还不会自己玩儿?”小奶包淡淡地道。

    “可他们还是孩子啊,家里就你一个小朋友,你不觉得,你们会有共同语言吗?”落叶叶循循善诱。

    “并不觉得。”

    小奶包让她有一种做无用功的感觉。

    然而,她心里却又有一种难得的欣慰。

    因为,小蚊子和卫斯理走得不那么近,也许是一件好事……

    她摊摊手,最后一次问道,“小蚊子,你真的不跟妈咪下去吗?”

    小奶包忽然合上电脑,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在前面,酷酷地道,“那个人太烦了,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