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780853.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20章 :让她听天由命
    “咯咯咯,宫大大,你还蛮会开玩笑嘛。”

    落叶叶收敛下笑容,探出脑袋,朝着楼下看,心焦地道,“小唐掉下去了,虽然楼房不高,但不知道怎么样了……”

    “听天由命。”宫泽微眯着墨眸,面色阴沉。

    这四个字,可是包含着他冷酷的态度。

    无论唐时悠是生是死,他都不会插手。

    不要以为,他刚才在楼下没有听到,唐时悠对落叶叶的邀请,天气这么冷,来房顶上放风?

    “宫大大,我们快下去看看吧。”落叶叶探出脑袋,已经看到楼下好几个人影围了上去。

    “……”宫泽原本是想置之不理。

    但拗不过,他家善良的落宝宝,只能跟着一起匆匆下楼。

    来到事发地点。

    唐时悠已经被陆子谦送上了车子,简短地汇报她的情况,“呼吸还在,需要送到医院救治。”

    “嗯。”

    宫泽一双邪肆星眸,移向坐在驾驶座的卫缺,但见他面色苍白,似有焦虑,又有一丝愠怒的深意。

    身后宽敞的位置,摆着一张毛皮垫子,唐时悠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双目紧闭。

    卫斯理在她身边,锤着她的大腿,哭得哇哇大叫,撕心裂肺,“妈咪,你快醒醒啊!妈咪,你快醒醒啊……”

    听得让人心疼。

    落叶叶触景生情,眼含泪花,很是自责,想要去跟卫大叔解释,但被宫泽拉住了,示意道,“你们走吧。”

    随之,车子开走。

    一摊触目惊心的血迹,呈现在面前的空地上。

    白恬找来铁锨,均匀地洒上一层白雪,覆盖掉那些如罂粟般的猩红。

    她处理完后,安慰着落叶叶,“叶叶,你别难过,小唐说了,这不关你的事。”

    “她掉下来的时候,还醒着呢?”落叶叶惊怔。

    “是啊,子谦说了,她应该是没有生命大碍。楼层不高,下面又有积雪,顶多是骨折,脑震荡之类。”

    白恬说得很轻巧,颇感自豪地道,“有子谦在,这些都是小问题,相信小唐会很快好起来。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她,怎么样?”

    “好啊。”落叶叶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心里也松掉很大一口气。

    只要小唐没事,她就安心了……

    —

    回去的车厢里。

    安静极了。

    落叶叶抱着自己的小宝宝坐在后排,小宝宝怀中还抱着那个破碎的八音盒,像怀抱着一个宝贝,不舍得松开。

    落叶叶不死心地试探着道,“小蚊子,妈咪重新给你买一个,好不好呀?”

    小奶包摇头。

    “……”

    落叶叶泪了,果然宫大大很懂自己宝贝女儿啊,只要这一个。

    可她还是不死心,继续讨她欢喜地道,“妈咪给你买一个一模一样的,也不行吗?”

    小奶包继续摇头。

    神情落落的。

    “这是为什么啊?”落叶叶不理解,眼巴巴地瞅着玟宝宝。

    小蚊子却不理她了。

    一点声音,一点表情,都没有,像个呆呆的冷冷的小木偶。

    呜……

    好可怜呢。

    某个小男生看到了会很心疼的吧?

    不过,小男生看不到,现在已经有大男生在心疼了。

    宫泽粑粑帮助自己女儿化解尴尬,把矛头转移向落叶叶,刚刚好车子穿越过闹区,他适时问道:

    “落丫头,你刚才在楼顶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