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835714.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68章 :我要他不得好死!
    “依依,姜小姐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秦海露有这种直觉。

    “岂止是得罪我,她让我受够了这辈子从未有过的屈辱!”裴依依咬牙切齿地道,恨不得把那个女人撕得稀巴烂。

    “啊?这么严重……”秦海露心里不由得为姜叶叶担心起来。

    她非常了解裴依依的大小姐性格,被裴依依嫉恨的人,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非死即残。

    在漠北,裴依依是出了名的恶女。

    因为她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哥哥,裴尊。

    所以无人敢招惹她,更不要说像姜小姐这样给她受尽屈辱……

    这时。

    一道冷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妈,你别听她胡说!”

    只见。

    楼上,裴爵推开自己的房门,肆然地走了出来。

    “修,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海露喜欢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唤自己儿子“修”,这是他专有地位的象征。

    “就是啊……爵少……你明明看到姜叶叶欺负我了,怎么诬陷我是胡说呢?”裴依依双手绞着手指,显得很委屈。

    “诬陷你?”

    裴爵送她两声“呵呵”,漠然地道,“我的小姑姑,你那点儿把戏,还以为我不知道?”

    “爵少……你越说越离谱了……我这么单纯……哪里会玩把戏……”裴依依已经开始花容失色,好像自己的谎言将要被拆穿一样,显得很是心虚。

    秦海露这样观察着两个人的表现。

    自己儿子,一向寡言冷语,不喜搀和无谓的纷争,今天好像是在为姜小姐开脱?

    而裴依依则越来越慌乱,一看就是有状况,像是故意在找姜小姐的茬?

    她猜的没错。

    自己儿子印证了这一猜想。

    “你在二楼厕所挑衅姜阿姨的监控,需要我给你调出来?”裴爵面无表情地质问道。

    “……”裴依依彻底崩塌了。

    论手段,爵少只会比她多,调查监控,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她只能撤下自己的高傲,眼中含着泪花,嗲嗲地央求着,“修……我是你的亲姑姑,你怎么能向着外人呢?”

    “你确定她是外人?”裴爵唇角牵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这种笑。

    令得裴依依心底发寒。

    怎么有种姜叶叶比她这个亲姑姑还亲的感觉?

    她疑惑不解地道,“修……姑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但不管怎样,她总比不了我这个亲姑姑的,对不对?”

    “未必。”小男孩儿冷着脸色。

    一旁,他的妈妈,心里也有着同样的疑惑。

    秦海露记得,刚刚宫先生说了,他们家孩子是男孩儿,修是不可能和宫家联姻的。

    可为什么,修现在说姜小姐未必是外人?

    除了联姻,能产生亲情,秦海露想不到别的,总不至于,修长大了,要去追姜小姐吧……

    那也太离谱了。

    然而。

    不管,她和裴依依多么费解,裴爵只交待了一句话,便冷酷地离开:

    “记住,在漠北,谁敢动姜阿姨一根头发丝,我要他不得好死!”

    呼……

    来自一个小男孩儿的震慑。

    可能有些孩子气。

    但却非常地震人心魄!

    裴依依呆呆地愣在那里半天,不敢呼吸。

    因为,她已经在外面设好了埋伏,等着姜叶叶一步步掉入陷阱……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