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931/10891054.html"}})();
尊宝娱乐 >婚宠鲜妻:宫少,来床咚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08章 :你走什么啊
    这一天。

    在沙漠里的行走,格外顺利。

    天气没前两天那么燥热,而且有夜阑的给力指引,他们很快抵达了距离沙漠之心最近的一个驿站——

    “凤巢”。

    这里有点类似龙门客栈的意味。

    开店的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叫凤四娘。

    她穿着大围裙,热情地招呼众人,滴溜溜的眼神在人群之中逡巡一圈之后,把话语的决策权放在了那个人群中醒目得犹似天子般的男人,朝着他点头弯腰,笑得满面绯红:

    “这位先生,您一看就气度不凡,敢问,您是带着他们住店呢?”

    “……”宫泽目不斜视,一双星眸在店里上下两层,邪肆地凝望着。

    落叶叶倚在他的怀中,对视上凤四娘的窈窕美眸,不知为何,有几分没来由的不喜欢。

    可能是她身上沾染着辛辣的酒气。

    少了几分女人原本的味道……

    “凤四娘,我们住店。”夜阑在外面忙活完之后,沉沉地走了进来。

    凤四娘认得他,一看见他,就眉开眼笑,走路都有点卖笑风尘的意思,醉忽忽的,“原来是夜兄弟,你们都是一起的?”

    “嗯。”

    夜阑吩咐着她,“把你那间面积最大、功能最齐全的房间,给宫先生。其他人随意分配。”

    “我要一间带浴室的!”裴依依不满地上前吐槽道,“两天没洗澡,我身上都发臭了!”

    “我闻闻。”

    凤四娘还真的走到她身边,撩起她的衣服下摆,放在鼻子前使劲儿嗅了嗅,莫名其妙地道,“这不还没臭吗?你急个啥!”

    “你是鼻子失灵了吧!”裴依依恼火地推开她,不依不饶地道,“我不相信你这里只有一间房可以洗澡!”

    “还真被你说中了。”凤四娘一副看笑话的眼神,幸灾乐祸地盯着她,“就是宫先生要入住的那一间。”

    气得裴依依直跺脚,禁不住爆粗口,“欠\/艹的老女人!”

    “呦,火气还不小。我是老女人,但可不稀罕男人那玩意儿。”

    凤四娘伸出手指,挑衅地钩住她锥子脸似的下巴,“不像你,长了一副欲求不满的淫\/荡脸,是不是需要成千上万个男人排队轮流着来操\/你啊?”

    额……

    大庭广众下。

    她们两个对骂出这样白的不能再白的污\/言\/秽\/语……

    落叶叶听了一半直皱眉,而宫大大早已采取隔离保护措施,带着她和裴爵,径直上了二楼最里面那一间豪华客房。

    楼下的争吵似乎还在继续。

    不少男人选择围观,看两个娘们儿撕\/逼,对他们来说,别有一番风味。

    时不时冒出*****操\/\/翻等黄\/爆的男性专用词,那简直是醉死个人……

    ……

    在豪华房间里。

    落叶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香香!

    沾染了一天的风沙,浑身黏糊糊的,她迫不及待地钻进浴室,拎着粉色花边儿****朝着门外挥舞成圆,“你们快进来,我们一家三口洗个全家浴吧!”

    “……”外面两个男人同时黑脸了。

    裴爵率先表态,非常舍己为人地考虑道,“我先下楼了,不打扰宫爸爸和姜妈妈的鸳鸯浴。”

    “爵宝宝,你走什么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