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5/25654/13538655.html"}})();
尊宝娱乐 >升棺发财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06章 玉棺
    只是当缝隙打开之后,发现里面还有一扇的石门,石门为往里对开的那种,门的缝隙上有白膏泥密封。[好看小说尽在:Www.ABC169.COM]

    不出意外的话,里面应该有自来石顶住。

    只不过这自来石对我来说,是小意思。

    哪怕是我不会隔山打牛,用气功崩断,也会用低爆音的炸药给炸开。

    而且在这深山老林,偶尔爆一声,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大力用手推了推那扇石门,纹丝不动,他傻眼的问我:“老大,现在怎么办?”

    “你后退一点。”

    “好。”

    我扫了一眼墓门,一般自来石就两个位置,一个是门的正中,一个是门的底部。

    自来石的原理就是人退出来之后,在关门之前,轻轻的把堵门的条石放在门后的凹槽之上。

    自来石柱后面那头有个点支撑顶住,另外这头顺着墓门上的凹槽,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慢慢的往下滑,以顶住墓门。

    横切面应该是一个大写的N字,中间这根斜四十五度角的横杠就是自来石。

    但也有可能是H形或者是凹形。

    我闭眼感应了一番,竟然感应不到门后。

    无奈之下,找准了中间的位置,右手运气,朝着中间的位置拍了一掌。

    轰隆一声,门后发出了轰隆的声响。

    我一喜,果然打中了。

    伸手推门,但是门依旧一动不动。

    “然道下面还有?”我瞄了一下底部,顿时蹲了下来。

    再次运气,啪的一声拍了一掌,从手掌感受到了反弹之力可以知道,底部果然也有一根,这可真是做得够缜密的,一般的人还真进不来,除非用炸药。

    我深呼吸一口气,站起来之后,轻轻推开了门。

    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啵的一声,还有嘶嘶嘶嘶的声音,如同里面有一只大蛇一样。

    大力吓得连连后退。

    “别怕,这是空气对流的声音。”我有些遗憾的说:“里面如果有纸质类或者丝绸类的明器,只怕不保。”

    “你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我转头对大力说。

    “好的。”大力虽然很渴望跟我一起进入,都写在脸上了,但应该是记得我的交代,要绝对服从,所以没有再要求。

    刚才空气已经对流了,所以里面是有空气的,虽然比较稀薄,但如果现在冲进去,兴许还能救一救那些丝绸类的文物。

    古代的人下葬,身上都会穿很多层的衣服,春夏秋冬的都带上,像王公贵族的肯定有丝绸的,还有镶金的,刺绣的……

    但当我踏进去之后,发现这墓竟然没有墓道,一进入大概两三米,就发现一个非常宽阔的空间。

    拿着手电筒扫了四周,这就是一个厅堂。

    这倒是很直接,在闽南那边,墓门进去就是墓道,这里竟然墓门进去就是厅堂,这或许是受限于石头底下的空间有限,也可能是广东这边的风俗不一样。

    厅堂的摆设很霸气,至少我看到了两扇屏风,而且从质地上看,应该是青铜屏风,屏风上的彩画正一点点的褪色,黯淡下去。

    我心疼得无法呼吸,眼睁睁看着好好的东西变坏,瞬间掉价数百位万的那种无奈。

    屏风的前面有一张桌子,桌子石头做的,浑身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特别是在手电筒的照射之下,这种光芒更加的显眼。

    “不是吧,这么大的鸡血石?”质地一时半会我还判断不出,但是这东西肯定值钱,周围配套的八把凳子也是一样的材质,只可惜了,这次带不走了,太特么大件了。

    桌子上有一套玉质的酒壶和酒杯,我赶紧拿出油纸,一个个给包上,然后拿着塑胶充气箱给包了起来。

    两扇屏风的后面是珠帘,只是此刻珠帘断了,珠子掉了一地,这些珠子应该都是湖泊的,只是太小了,起码得有数千颗,我哪里时间去捡。

    珠帘的后面是两盏宫灯,宫灯是白鹤形状,鹤顶之上的灯盏里有黑乎乎黏糊糊的东西,这东西不陌生,那便是鲛人油。

    这一间应该是朝堂,好像是皇帝批阅奏折的那一间,只不过面积也太小了吧,二十平米不到,跟我想象中的皇陵不一样。

    别的不说,秦陵的一二三层我下去过,每一层的那个面积,上千平米。

    地上的珠帘很滑,我差点摔倒,小心跨过满地湖泊珠子,是东西的两个耳室。

    按照我的认知,东仓西库,这两个是陪葬品室了。

    到了东仓一看,心脏瞬间砰砰直跳。

    满满的一耳室的东西,这个耳室大概有十五平米,里面的东西堆积如山。

    我真特么恨自己的背包太小。

    我蹲下来细细查看,有青铜酒杯,银器,金器,铜器,铁器,陶器,其中大部分都是日常用具,饮器和碗筷,洗浴用的脸盆之类,还有听音乐用的编钟等等。

    我拿出油纸,把那些认为值钱的,而且又不笨重的东西给包了起来,我只拿能拿得走的。

    然后跑到西边的耳室,东仓西库,西边的是兵器,甲胄,车马,弓箭等等。

    我扫了一眼,这些东西还真带不走,而且相比之下也没那么值钱。

    叹了口气,真是恨自己太渺小啊,带不走这些东西啊。

    “不对,我能带走。”我猛然想起,杨老头给了我飞碟,飞碟此刻是空的,立马起码有二十平米的空间。

    “哈哈哈哈哈。”我竟然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我看着眼前的东西,然后按了下飞碟的按理。

    一片青光扫过,眼前耳室里的兵器,甚至是那辆铜车马也被收了进去。

    然后我又跑到左耳室,把那些东西也全部收了进去。

    杨老头给我这个东西是用来保命的,要是知道我拿这个东西来盗墓,他还不得活活气死。

    然后地上的那些琥珀珠子,飞碟如同吸尘器一样,那些珠子一颗不少的收了进去。

    还有那屏风,鸡血石桌子和椅子,甚至是那两个白鹤灯盏,总之,能带走的,我绝不给它留下,蚊子再小,那也是肉。

    何况这里面出的东西,随随便便拿出去,都能买些钱,而且都是以万为单位的。

    我回过过去,朝着后墓室而去,后面应该就是棺椁了。

    前堂后寝,这是绝大部分墓葬的设定。

    后面的正中间有一张石床,石床之上有一个棺椁,看到这个棺椁之时,我整个人再次被震惊到了。

    因为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玉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