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18/13606940.html"}})();尊宝娱乐 >九阳绝神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敢动老子的女人

第十章敢动老子的女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烈阳城,黑市。<

    秦轲带着血魂草,已经在这里转悠了两圈,依旧没有看到出售铜剑的老者。

    “怎么回事?难道那老者不来了?”

    秦轲心里有些坎坷,那铜剑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只是一柄简单的六阶天兵,但是对于他却意义重大!

    因此,秦轲即便是冒着危险,也要进入血魔山,摘取血魂草。

    “再等等,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秦轲只有围着黑市,继续转悠。

    今天的黑市上,多了不少的新货。

    不过大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偶尔有一两件值钱的宝贝,也都价值不菲!

    秦轲而今身上只有击杀两个王府铁卫和秦德后,从死人身上摸来的二百多两银子,虽不算少,却买不了什么宝贝。

    何况秦轲心里牵挂铜剑,就更加没有念头去注意其他的东西!

    天近正午,秦轲已经等得有些着急。

    “血魂草拿到了?”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秦轲转身。

    老者正眯着眼睛,望着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秦轲得到了血魂草。

    “老丈的铜剑呢?”

    秦轲点了点头,反问道。

    “你跟我来!”

    老丈并未回答,而是转身离开。

    秦轲只能紧跟上去。

    一路离开黑市,朝着贫民区走去。

    贫民区的街道,脏乱不堪,随处可见衣不蔽体的乞丐,面黄肌瘦的贫民。

    让秦轲奇怪的是,老丈似乎和这些乞丐和贫民极其熟络。

    每到一处,都有贫民和乞丐,热情的和他问好。

    “看来老丈在这里很有威信!”

    秦轲跟在身后,说道。

    “老头子哪有什么威信,都是朋友罢了!”

    老者极其自然的说道,在听到秦轲的话后,他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片刻。

    “朋友?”

    秦轲深深琢磨这两个字。

    在这实力为尊,等级森严的九州大陆,天士和普通人之间,有着极大的地位悬殊!

    即便是亲人之间,也不会逾越这种制度。

    可这老丈,明明是天士,却和普通人论朋友,单只这一点,就极其不易!

    穿街过巷,走出数里,老者带着秦轲,进了一个宽阔的弄巷。

    尽头,是一座破落了的宅邸。

    虽然破落,却依旧可以看出一些往昔的风采!

    尤其是,门口的一对镇宅石狮子,更是只有大乾皇朝敕封‘侯王’级别的天士,才可以设立的!

    “老丈,这是你家?”

    秦轲在府门前驻足。

    “不错,都是老宅子了,比不上风光如日中天的烈阳王府。”

    老丈话里似乎若有所指。

    秦轲并未搭话,跟在老丈身后,走了进去。

    穿过几道拱门和假山石桥,入眼处,是一间极其高大的殿堂!

    殿堂之上,乌木牌匾上篆刻着‘云阳王府’,四个大字!

    “怪不得如此气派,原来这就是云阳王府!”

    秦轲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云阳王,在百年前是烈阳城的主宰!

    但是,却死在了妖兽手里,家族后辈人才凋零,这才彻底没落了。

    烈阳王,正是那个时候,取代了云阳王的位置,成为烈阳城的主宰!

    而今的云阳王府,据说已经没落到只剩下一个年方十六的小姐云芊芊。

    “想必这老丈是云阳王府的老仆了,能够有铜剑那种宝贝,也不足为怪!”

    秦轲心里暗思,心头的阴霾和疑惑,烟消云散。

    大殿空旷,萧条冷落。

    老丈把秦轲让在椅子里。

    “血魂草。”

    老者不冷不淡。

    秦轲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株百年血魂草,恭恭敬敬的放在桌面上。

    “这真的是百年血魂草!”

    老丈的眼睛立刻放出光芒,死死盯着血魂草。

    百年血魂草,足有婴儿手臂粗细,呈蘑菇状,释放血光,能够清楚看到有血液在其中流淌,极其瑰丽!

    “老丈的铜剑呢?”

    秦轲等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拿着!”

    老丈似乎也早有准备,把铜剑放在桌面上。

    秦轲取过铜剑,脸上这才浮现笑容。

    “晚辈告辞!”

    秦轲起身。

    “嗯,你等一下!”

    老丈拦住秦轲,犹豫片刻说道:“秦轲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老丈,你认识我?”

    秦轲有些意外,在秦轲的记忆里,他并不认识这老者和云芊芊。

    老丈摇了摇头,说道:“耽误不了秦公子多少时间,只是我家小姐想见一见,拿到血魂草的人!”

    “既然如此,不知你家小姐在哪里?”

    “秦公子,请跟我来!”

    秦轲跟在老者身后,走出大殿。

    穿过一片后花园,远远的就看到一座绣楼。

    绣楼之上,有袅袅琴音传出。

    秦轲听得出来,弹得的是一首古曲,点将台!

    “琴韵悠扬,隐隐可听出铁马刀戈之声,看来你家小姐,也必定是女中豪杰!”

    秦轲点头赞扬。

    “秦公子也懂音律?”

    老丈驻足在绣楼下,并没有上去的意思,朝着秦轲做了一个‘请’,说道:“公子请上绣楼,我家小姐正在上面等候!”

    秦轲点头。

    绣楼之上,收拾的格外利索,干净整洁,并不如一般女儿家的闺房那般柔软。

    一个白衣女子,正对着秦轲,素手操琴!

    “秦公子请坐!”

    一曲终了,云芊芊清脆说道。

    秦轲这才来得及仔细打量云芊芊。

    二八妙龄,出落的宛如清水芙蓉。

    峨眉淡扫,肤白如雪,样貌清秀中带着一丝妩媚,宛如月宫仙子下凡,端的是沉鱼落雁,倾国倾城!

    “不知云小姐找我,所为何事?”

    秦轲在客席坐下。

    云芊芊已经为他冲上一杯香茗,茶香袅袅,伴着美人馨香,格外令人舒坦。

    “芊芊请公子来,别无其他。只是听闻公子在血魔山摘取了百年血魂草,心生敬仰,想要一睹俊彦罢了!而今见到公子,果然神采朗朗,非池中之物!”

    云芊芊模棱两可的说道。

    “云小姐过誉了,秦轲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并不是凭什么真本事,拿到的血魂草!”

    秦轲谦虚说道。

    “是吗?只是运气好了?”

    云芊芊并未点破。

    绣楼之内,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直到月落乌啼,明月西来,才注意到天色已晚。

    告别云芊芊,秦轲朝着王府走去。

    铜剑在手,身上又有着数百柱血魂草,不管是换钱还是用来修炼,都相得益彰!

    王府小院,依旧冷清无比。

    这是整个王府最落魄的地方,平日里连下人都懒得经过。

    已经三天没有秦轲的消息,秦月儿担忧万分。

    突然,院落大门悄然打开。

    “少爷!”

    秦月儿像是小鸟一样,欢快的跑了出去。

    “嘿嘿,小月儿,你怎么知道是少爷我来了?”

    院落里,一身皂青色长衫的秦虎,色眯眯的盯着跑出来的秦月儿。

    “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秦月儿有些紧张,胆怯的想要躲进屋里。

    “小月儿,你说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秦虎满脸淫笑,一步步的逼近秦月儿。

    “秦虎,你快滚!快滚啊!”

    秦月儿吓得小脸煞白,惊慌失措的大喊道。

    “妈的,小贱人,别不识抬举!”

    秦虎一步抢出,单手抓住秦月儿的手腕。

    啪!

    狠狠一巴掌甩在秦月儿脸上!

    “我都打听清楚了,秦轲那个废物已经三天没有消息,想必是早就死了!你就不用再等他了,不如乖乖的跟着我,以后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秦虎恩威并施,想要以此打动秦月儿。

    “呸!秦虎你休想!我就是死,也是少爷的人!”

    秦月儿啐骂道。

    “不识抬举!”

    啪!

    秦虎再次狠狠甩了秦月一个巴掌,双目喷火,恶狠狠的说道:“我今天就要了你,看看谁敢阻拦!”

    秦虎一使劲,就把秦月儿推到了屋子里。

    看着惊慌失措,像是待宰羔羊般的秦月儿,秦虎呵呵大笑道:“秦月儿,你不是清高吗?待会,少爷我要狠狠的蹂躏你!”

    秦虎迫不及待的关上房门,看着吓得小脸苍白的秦月儿,兴奋的喊道:“你叫啊!你叫啊!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秦虎像是饿狼捕食一样,就朝着秦月儿扑出!

    咔嚓!

    就在此时,房门被暴力踢开!

    尚未抓到秦月儿的秦虎,愤怒转身,大吼道:“谁?谁他妈敢来坏老子的好事?”

    “敢动老子的女人,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秦轲站在门口,面色铁青,声音冰冷,宛如一柄杀人的刀,蕴含杀气!

    “秦轲?原来是你这个废物!”

    秦虎看清楚来人后,满脸不屑,冲着秦轲嚣张说道:“我劝你别不识抬举,今天大爷我就是看上了小月儿!识相的,就把门关上,老老实实的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秦虎凶态毕现,瞪着秦轲骂道:“就你这样的废物,就算是我杀了你,也没有人会理会!不想白死,就给我滚出去!”

    秦虎一副吃定了秦轲的模样,更加跋扈!

    “秦虎,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秦轲并未后退,踏出一步。

    突然,看到了秦月儿脸上鲜红的巴掌印,秦轲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杀机,瞪着秦虎,怒火迸发的吼道:“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的狗命!”

    4fob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