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18/13607112.html"}})();
尊宝娱乐 >九阳绝神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嚣张的秦东
    离开秦家外堂,秦烈阳把众人的身份铭牌都分发下去,眉头却一直紧邹!

    “父王,刚才秦明长老说的秦云,可是我们的爷爷?”

    秦轲自然看得出来秦烈阳的心事,就开口问道!

    其他几个兄弟听到秦轲的话,也都一脸好奇的看向秦烈阳!

    “不错,那是你们的爷爷!”

    秦烈阳神色微微一变,眉宇间似乎有一丝难受,叹了口气还是继续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家族,去了一个让人畏惧的地方,再也没有回来!”

    听到秦烈阳的话,就连秦轲也闭上了嘴巴,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

    倒是秦烈阳自己洒然一笑,看了一遍众人,呵呵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手上的这些铭牌,就是以后出入这里的身份标识,一定要保存好了!接下来,我带你们去功德堂测试实力以后,就可以确定你们的弟子等级!”

    秦烈阳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为秦轲众人解释道:“在咱们家族之内,所有能够获得身份铭牌的,才算是秦家弟子。 而这家族弟子,都需要去功德堂测试实力,根据你们的实力,划分弟子等级!不同等级的弟子,可以获得不同的待遇!在这外堂之内,弟子分为三等,五行侯修为的就是三等弟子,王就是二等弟子,七星皇就是一等弟子。至于实力达到八极尊的,则是可以穿上家族授予象征身份的衣服,为白衣弟子!”

    烈阳王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秦如玉,说道:“玉儿,以妳的实力,足以进入家族祖地修行,只是可惜距离家族祖地下一次弟子遴选,还有半年时间,在这期间,你就现在这里修行。这里虽然是我秦家的外堂,修炼资源却也不比祖地差!只要你们可以积累足够的贡献度,就可以在外堂兑换任何想要的修炼资源,甚至是灵决,天诀和神通!”

    一行人速度不急不缓,足足一刻钟,才走到另外一座极其高大的建筑之前!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纵横交错的白色岩石,铺就了一个巨大的原型广场!

    广场四周耸立着十二尊上古异兽的雕像,显得气势雄浑,像是镇压着整个广场一样!

    在那广场之上,则是耸立着一块足有十丈高的巨石,巨石之上,释放出青色光芒!

    轰!

    秦轲他们刚刚走到这里,就看到一个少年一拳轰出,恐怖的血气力量冲击到巨石之上!

    顿时,这巨石之上,闪亮起六道冲天光芒!

    “还是王后期!不知道我合适才能成为七星皇?”

    这个少年一脸落寞的离开青石!

    秦轲打眼看去,这个少年和秦坤几人都是差不多的年龄,约莫十岁,就已经有这种修为,绝对很惊人了!

    可是在这里,似乎很平常!

    “切,什么玩意!都在王境界一年了,还是不能突破七星皇,真是个废物!”

    那少年刚刚走下去,就有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在一旁讥讽道!

    听到这些人的话,那个少年的拳头紧紧攥起,秦轲能够感觉到,在那少年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的杀气将要冲出,但是却被他强行压制下去!

    少年攥紧的拳头无力的松开,落寞的走向远方!

    那几个讥讽他的少年,以为少年畏惧,笑得更加猖狂!

    秦轲打眼看去,这几个嘲笑少年的弟子,都是十岁的年纪,但是却都是清一色的七星皇修为,也难怪会看不起刚才的少年!

    秦轲身后的几个兄弟,全都是一脸愕然和震撼!

    他们都听到了眼前这些弟子讥讽刚才那个少年的话,一年之内没有从王进入七星皇,竟然成为了这些人讥笑少年的把柄!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走吧!咱们先去长老处登记,才能够过来测试实力!”

    秦烈阳自然可以看出几个儿子的震撼,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无需太多压力,只要尽自己的努力修行就可以!而且你们以后能够享受到家族的修炼资源,修炼速度必定会更快,我相信你们的成就,必定不再这些人之下!”

    听到秦烈阳鼓励的话,秦坤几人的眼珠都是瞬间一亮!

    “呵,哪里来的一群乡巴佬?呦呦呦,还有这么多的五行侯,这种实力也配做我秦家的弟子?莫不是来滥竽充数的吧?”

    那不断骂骂咧咧的几个弟子,看到方才的少年走远,正觉得没趣,就看到了秦烈阳一行人!

    虽然一行人里有秦烈阳和秦如玉两个八极尊,但是却也没有被这些人看在眼里!

    能够在这里嚣张,这几人都是有背景的!

    尤其是那领头的少年秦东,自身是巅峰七星皇的修为,父亲就是这外堂的一个长老,正负责管理功德堂!

    至于秦东的爷爷,更是秦家祖地之内的一位元老,是货真价实的十方帝!

    一脉单传,只有秦东这个孙子,对他可以说呵护到了极致!

    若不是秦东的血脉之力实在太差的话,怎么也想办法把秦东送到祖地里面,重点培养了!

    不过即便是在这秦家外堂,有父亲这个外堂长老照顾,任何修炼资源都不缺少,即便是血脉等级低,也让秦东在十九岁就拥有了巅峰七星皇的实力!

    出生富贵,这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秦东向来在这外堂嚣张惯了,但凡是秦家人都知道秦东这个小霸王,碍于秦东身后的背景,极少有人敢招惹他!

    但是秦烈阳一行人,却没有人知道秦东的背景!

    更何况即便是知道了秦东的背景,秦轲可也不吃这一套!

    秦东话音刚落下,秦轲一步踏出,就要出手,却被秦烈阳瞬间拦住!

    “不要惹事!”

    秦烈阳望了一眼秦轲,以及身后各个愤怒不已的秦陵众人,低声说道:“你们实力不足,才会被人看不起,那就更应该给我好好修炼,等你们的实力超过了他们,到那时,他们谁还敢笑话?”

    秦烈阳的话,让秦陵这几个兄弟,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虽然依旧恼怒,却也都忍耐下去!

    “走吧,咱们先去进行登记,正事要紧!”

    秦烈阳带头,想要饶过秦东几人!

    但是却没想到,秦东见到秦烈阳等人竟然不吱声,就变得更加嚣张!

    “哈哈哈,真是一群废物!都这么大了,才五行侯的修为,也敢出来丢人现眼?真是奇葩啊!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都是什么样子的?估计也都是一群废物贱民罢了!要不然怎么会生出来这样废物的儿子?”

    秦东变本加厉,直接拦在秦烈阳面前,不怀好意的瞪着秦烈阳问道:“老头,你知道谁是他们的父母吗?真想要看看都长什么样子,才能生出这样废物的一群崽子!”

    秦烈阳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怒火,冷静的望着秦东说道:“这位小兄弟,大家同为秦家弟子,口上还是留点口德!”

    身上的巅峰八极尊气势释放出去,像是一条怒龙,镇压的秦东差点站不稳!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外堂长老的儿子,我爷爷是家族元老,你一个小小的八极尊也敢吓唬我?瞎了你的狗眼!”

    秦东竟然毫不畏惧,反而更是恼怒,像是被咬了一口的疯狗,竟然长着大手,就朝着秦烈阳煽去!

    秦烈阳何等人物?

    在大乾皇朝是堂堂的烈阳王,受万民敬仰,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即便是回到了家族,变得步步谨慎,却也不会容许秦东这种人欺负到头上!

    秦烈阳身上怒火爆发,正要动手,就听到‘啪’的一声!

    秦轲抢先出手,一巴掌就把秦东这个巅峰七星皇,直接煽的倒飞出去!

    秦东的身体更是在半空中旋转了两圈,这才掉落下去!

    “父王,这种人渣我来就行了!免得脏了你的手!”

    秦轲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这个秦东实在是太讨厌了,若不是这里是秦家外堂,就凭他刚才的那些话,秦轲就会直接杀了他!

    “轲儿,你太鲁莽了!”

    看到秦东被打的脸都肿起来半寸厚,秦烈阳回想起刚才秦东的那些话,就有些懊悔的说道:“你怎么下这种重的手?他刚才说父亲是外堂长老,若是怪罪下来,那可怎么办呢?”

    “父王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个人担着!”

    秦轲眉头微邹,赌气说道!

    此时的秦烈阳变得畏首畏尾,和在九州大陆那个霸气无双的烈阳王,全然像是两个人一样!

    说实话,秦轲不太喜欢此时这懦弱的秦烈阳!

    大丈夫活在世上,就当快意恩仇,若是畏首畏尾,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轲儿,你可是以为父王怕事?”

    秦烈阳岂能听不出来秦轲话里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若是只有我一人,即便是面对十方帝强者,我也不会畏惧!就算是掉了脑袋,也不能丢了骨气!可是还有你们,我不能因为一时意气,让你们跟着我去送死!”

    “父王!”

    看着秦烈阳那脸上的激动,秦轲这才明白秦烈阳心里的苦楚!

    若不是为了他们这些兄弟考虑,以秦烈阳恩怨分明的性子,岂会受气?

    更不会那种虚与委蛇的事情!

    可现在却是形势逼人,想要在这天阳城里生存下来,秦烈阳就不得不如此!

    秦轲的眼神里也有一丝无奈,看着秦烈阳落寞的背影,心里却突然想起了秦蟒,暗自思索道:“若是秦蟒在这里,父亲还需要如此委曲求全吗?说到底还是我们这些儿子不争气,才会让父亲受这种屈辱!”

    秦东此时已经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怒火,气的几乎蹦起来,指着秦轲破口大骂道:“哪里来的杂种?竟然连你家秦东大爷都敢打?我看你们是活腻了,今天要是不扒了你们一层皮,我秦东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4fob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