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07.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9章 菜棚里

第009章 菜棚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009章菜棚里的春光

    沉浸在爱情中时,我想发财的野心更大了,我总在想找一种能赚钱的行当,最后还是想到了种菜,我现在的收入大都于卖菜,也很赚钱,但它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我冥思苦想了两天,就放下,这也是一种思考范法,我称其为“等待灵感法”,很有效果的。

    最后,我想出一个范法:大棚种菜。

    现在,大棚种菜已经很普遍,但当时还没听说过这么回事。一年四季,能吃的菜很多,但在冬天,只有一种菜:大白菜。其余的菜都歇季,见不到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其余的菜不长,是温度吗?这个问题我在很早就想知道,也做过实验,发现温度是最主要的一范面,还有光照,湿度等等,我在盆子里种了几株西红柿,结果很满意,确实是温度的关系,于是有了这个想法,如果能这样大面积的种,那可是赚大发了。

    后来我跟思雅探讨,她提出了用大棚的范法。为此还专门回了次家,查了些资料,帮我买了些东西。

    于是,我正式开始建大棚了。

    大棚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需要的钱也很多,我只是在家的后面建了个小小的棚子就花了一千多元,我这半年的菜钱就出去了。但做买卖就是这样,没有赔钱的危险,又怎能赚钱?我这次只是实验性质的弄了一个小棚子,如果做好了,自然要扩大规模。

    棚子是魏世昌大伯帮我做的,我刚开始就想到了他,他的手巧是出了名的,只要有一个想法,跟他说明白,他就能帮着做出来,他对我建大棚虽持怀疑的态度,仍是尽心尽力,因为上次帮他治好了马,他一直心存感激,这次正好能还个人情。

    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大棚建好了,在里面生了四个炉子,其实用两个就差不多,但我做事向来小心,都留着一个万一,如果一个炉子坏了,或者天气不好,炉子不旺,怎么办?当然需要多生几个炉子了。思雅为我这一举动赞叹不已,称我潜力无穷。

    眨眼间,冬天已到了,大棚果然是不错,我种了黄瓜与西红柿,还有一些芸豆,由于我很小心温度的控制,中间没什么波折,运气不错吧,收成很好,卖得更好。由于此季除了大白菜没有别的菜,我的菜一摆上,立即被抢购一空,虽说很贵,但在镇上有钱人还是不少的,都被白菜逼疯了,见着我的黄瓜与西红柿,就像老鼠见大米,当然不会在乎那点钱了。

    由于有了大棚,我整天都呆在那里,很忙,也没心思去干别的了,再说有了宋雅,对别的女人也没那么多兴趣了,但对玖嬷却仍想个不停。在晚上,我常会想起她那美丽的身子,想到她怎样在我身下喘息,怎样要死要活的摆动,但她却一直在避着我,令我很失落,我知道我对她做的那些让她很难接受,却抑制不住自己的,就是想把她按在身下,狠狠的爱她。

    对宋雅我一直没有动手动脚,严守着男女的界限,可能是我的已从别的渠道发泄出去了,对她反而不那么热烈的想得到她的身子。每天只要看到她,跟她说一阵子话,就心满意足了。

    正当我为赚钱的事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消息:姥姥姥爷去了。

    这个消息恍如晴天霹雳,震得我发蒙,我怎么也不相信那么结实的老两口竟突然之间去了,随后我才知道,他们二老竟是死于厩厩之手。

    他们是被烧死的,那天晚上厩厩回家,姥爷姥姥很开心,因为厩厩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说是公司忙的很,玖嬷也做了好菜,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在临睡前厩厩给两位老人烧上炕,把炉子弄得很旺,因为那天很冷,他怕两位老人冷,没想到炕烧得太旺了,在他们睡着时竟将炕烧着,两位老人也被烧死了。据推断,先是煤气中毒,然后才是炕烧着了,否则两人能跑出来。

    可想而知,我的厩厩是如何的心情。他在孝顺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对父母极尽关心体贴,却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却害死了自己的父母。

    我与厩厩披麻带孝,跪在门前,迎接来吊唁的人,全村的人几乎全来了,一者二老人辈分极尊,二者厩厩的地位很高。

    我心想姥姥姥爷这样去了也未尝不是好事,生前享受,极为得意,死法也安祥,没有痛苦,不必受死亡的恐惧,如果他们再活几年,就要开始得病,受病痛的折磨,即使厩厩再有钱,也无法可施,而且每天在想着自己快死了,有这么一句话:“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前的恐惧”。这样说来,他们也是有福的了。

    我与厩厩还有两个亲戚坐车到火葬场,将两位老人火化,回来的路上,我看着厩厩,心有些发闷。他是平头,鲁迅式的头发,根根笔直,风吹过,就如同吹过田野一般,发出啸声,鬓角已经花白,虽是染了发,仍有些露了出来,几天没刮胡子,显得很沧桑,也很憔悴,他紧紧的抱着骨灰盒,生怕别人抢去一般,让我心酸。

    我又想起了当初老爸老妈的死,我也是这么抱着骨灰盒,别人谁也不准碰,一直抱到坟前,将帮忙的人推开,自己一个人将他们埋了,手被铁锹磨得血肉淋漓,仍不知道痛,旁边的人都忍不住落泪,我却没有眼泪,我只是在想,我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流眼泪,免得老妈在骨灰盒里看着骂我。现在想来,当时我的表现就深植人心,他们就觉得我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是个异种,这种传奇色彩一直伴我终身。

    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老刚过头七,厩厩又有一个大动作,要跟玖嬷离婚!

    如果说,上次在姥姥姥爷的葬礼上我对他的感觉好点了话,那么现在我比以前更恨他了。这是个不知好歹的人,我想跟他划清界限!玖嬷那么完美的女人,他竟不要,跟镇里的小蜜勾搭。

    以前我也不大在乎,男人嘛,有钱了,自然会花心一些,但他竟然玩真的,让我挺不理解的,也觉得他的功夫不到家,定是让人给套住了,俗语云:糟糠之妻不可弃。玖嬷哪点不配他,也许是因为没给她生个男孩?唔,大有可能!我一推理,就明白了个大概。

    虽说厩厩有文化,可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是很重的,总觉得自己没有儿子继承香火,对不住祖宗,也对不住自己这么大的家业。一定是他那个小蜜跟他有了,还是个儿子,他才走出这一步,要不然,不会将这么好的一个媳妇休了。

    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玖嬷了,真有点想她,正好借这个机会,见见她。

    门是虚掩着的,我推开,走了进去。

    她正在看电视,我想她的胆子也不小,天已经黑了,她竟敢开着门,很可能是失魂落魄,忘了关了,她家的狗死了,很长时间了,她因为伤心狗的死,不大想再养狗了,由此可见她是如何的善良。

    很明显她受到的打击不小,眼睛盯着电视,却一副出神的样子,心不在焉。

    神情有些呆滞,平时那种顾盼间柔情庄重的神采没有了,我看着心中绞痛。

    轻轻叫了声,她抬起头来,无意识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神情恢复了平静,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笑了笑,道:“来看看你,玖嬷,听说我厩厩他跟你离婚?”

    她神色一黯,凄凉的笑了笑:“是啊,人呐,钱多了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他这几年变得那么厉害,尤其是你姥姥的死,使他变得更多了,你见着他时也劝劝他!”

    我苦笑两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俩见面,没什么好话,倒是他要离婚却是太过分了。”

    她摇摇头,苦笑道:“这事也不能太怪他,是我无能,没有给他生个男孩,当年没有跟我离婚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无语,这样的女人也真是少有,我其实内心里未尝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这是农村人无法超越的,从小这种思想就被灌输了,你没的选择。就如同“处女情结”,尽管你知道它不应该再存在,却不有马上从心里清除出去。

    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摇了摇道:“不管你们离不离婚,你都是我的好玖嬷,他不要你了我要你,我要养着你!”

    她轻轻挣了挣,看我坚决不放,就不再坚持,轻声叹了口气道:“我已经跟他离婚了!”

    我一怔,有些意外,在我想来,他们俩一定会有一段时间来达成目的,最起码,玖嬷得有一段时间来慢慢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却不想,刚传出风声,他们却已经离婚了。

    “为什么!……”

    “既然已经想离婚了,再在一起也就没什么意思,再说他那边的女人已经有了,是个男孩,很快要出生了,他的心早飞了,我何苦为难他!”

    我心中这个气呀,果然不出所料,是对范用孩子将厩厩留住,而且抓住了他的弱点,心计不少,善良的玖嬷如何能够斗得过她。

    我又问了问他们的协议,厩厩是将房子留给了玖嬷,堂姐跟着厩厩,然后又给了玖嬷一些钱。现在看来,玖嬷除了一座房子,是一无所有了。我有些不解,问她为什么把女儿给他,随后一想即明白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为了女儿的未来,只能忍痛割爱,这份爱心,可谓伟大。

    跟我说了几句话,她的神情有些恢复,明显的精神好了起来。

    我坐在沙发上,在她的旁边,紧挨着她,能闻到她身上的肉香,这股香味与思雅的香味不同,是成熟的妇人特有的肉香,最能使人徒增。

    我时不时用胳膊去碰她的身子,眼睛当然要望着电视,要假装被电视的节目吸引,不经意碰到她的模样。她的胳膊软软的,并不像我一般坚硬,而是柔软而有弹性,碰着很舒服,可能是把所在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胳膊的触觉上,才分外敏感,以前跟她干那事时并没感觉到这些。

    我的下面已经硬了起来,支起了一座帐篷,我想如果她稍微注意一些,一定能发现,但她好像也没注意,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看着电视,并不看我。

    时间就在一点一点的过去,我舍不得走,玖嬷也不撵我走,我们俩坐在那里看电视,颇有些温馨的味道,忽然我的肚子响了起来,才想起没有吃晚饭。

    玖嬷扑哧一笑,转过身来,我的胳膊就碰到了一团软肉,是她的nǎi子,我忙后仰了一下,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等做完了,反而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这么胆小?

    玖嬷的脸腾的红了,艳若桃李,我深感这个词的精妙传神,看着她满是红晕的脸,恨不能咬上两口,吃到肚子里去。

    她白了我一眼,道:“是不是还没吃饭?”

    我仍沉浸在她的娇艳里,只是傻傻的点点头。

    她伸出食指狠狠的点了我一下,嗔道:“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学会照顾自己?等着,我给你煎个鸡蛋。”

    我只会点头了,只觉得下面的东西涨得受不了。

    她起身,眼睛无意的一扫,看到了我的下面支的帐蓬,脸腾的又红了,急急向厨房走去,慌慌张张,竟忘了放下手中的遥控器。

    我盯着她扭动的腰肢与大大的屁股,恨不能马上把她按到炕上操她。

    厨房是在东边的厢房里,我看了会儿电视,刚好那块电视剧演完了,想换个台,却不会,我只知道遥控器怎样换台,这个电视也没有按扭,不懂怎样换台,也怕不小心给弄坏了,找遥控器时,才想起被玖嬷带走了,于是去厨房找。

    我刚进到厨房,就看到玖嬷的背影,她正在用煤气灶给我煎鸡蛋,这个煤气灶可是她家独有,别人可能见都没见过,据说是市里的人用的。

    可是她的样子有点别扭,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呵呵,这也就是我,平常人是看不出来的,我凝神一看,发觉她的两腿紧紧并着,像在夹着什么东西,裤子被她夹住,现出她的屁股沟,让我心血沸腾,而她一只胳膊在翻动着锅里的鸡蛋,另一只胳膊曲了起来,不知在干什么。

    我悄悄的走近一看,更是惊人,原来是在揉自己的nǎi子,隔着衣服,狠狠挤压着那对大nǎi子,我能想像出她衣服下的样子,这个样子的玖嬷让我有些吃惊,在我印象里,玖嬷是保守庄重,美丽温柔的完美女人,却没想到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玖嬷,这让我更加兴奋,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玖嬷一惊,身子一僵,炒勺当的一声掉到了锅里,转头看是谁,我叫了声:“玖嬷——-”

    玖嬷这才有些放心,身体软了下来,拍拍胸脯道:“小舒呀,我还以为是谁呢,把我吓死了!”说着还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那对大nǎi子颤悠悠的,太诱人了,我将抱着她腰的手伸了过去,握住两个大nǎi子,使劲箍住,满手的温软,爽到了我的心里,下面顶着她的屁股上面,我微微分开腿,使身体矮点,将顶在她的屁股缝里,以缓解那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玖嬷挣扎起来,轻声道:“小舒,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玖嬷!”

    我将她挣动的胳膊一块圈住,使她不能动弹,大声说:“玖嬷,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媳妇!”

    玖嬷无法挣扎,不停的摇着头,道:“不行,不行,我是你玖嬷,小舒,别这样!”

    我已经听不进去她说什么了,只知道我要干,我要操了这个女人。我将她的下身一提,让她两腿悬空,接着两手搂着她的大屁股,向前推,向下按。

    她只好将胳膊支在锅台上,不让自己倒过来,我于是不顾她不停扭动的身体,将她的裤腰带挣开,很轻松的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她双腿踢动,可是被褪到脚跟的裤子绊住了,动弹不了了。

    她的屁股仍是那么的白,那么大,很结实,成半球形,丰满厚实,非常有弹性,我摸得爱不释手,而且她还在不停扭动,青筋微露,更是性感,那紧紧的臀缝里露出几缕黑毛,湿湿的,分外显眼,我飞快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扶着自己像烧红了的,捅进了她的湿湿的洞,“哦……”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还是那么紧,湿滑温软,紧紧包住了火热的东西。

    玖嬷的身体在我进入的瞬间软了下来,不再反抗,只是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抽动几下,爽得不得了,却见她身子颤动,抽泣起来。

    我忙将她扳过来,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有些心疼,道:“玖嬷,对不起,我忍不住,我从小就有个梦想,就是娶玖嬷当媳妇,你美丽,善良,厩厩不要你,我要你,我要一辈子养着你!”

    她可能看到我诚恳的样子,有些被打动,停止了抽泣,道:“我都是个老太婆了。”

    “不,玖嬷你一点也不老,永远是那么美丽!”我忙道。

    她的脸有些红,低下了头,我们仍是连在一起,我的仍插在她的里面,我感觉里面的水多了起来,忙动了动,看了看玖嬷的脸,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大喜,忙快速插了起来。

    吱吱,叽叽的声音呼了起来,我将她按在锅台上,让她两手撑着锅台,屁股撅着,从后面插,她任我摆布,我说怎样就怎样,我不停的插着她,最后她无力支撑胳膊,我就抱着她,一边向她的卧室走,一边插,最后,在她的炕上,我喷发了出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