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08.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0章 小村有恶霸

第010章 小村有恶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010章小村有恶霸

    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玖嬷的炕上,才想起昨夜的缠绵,下面不由又蠢蠢欲动,被窝里没有了玖嬷,但仍有一股味道,是昨夜留下的。太阳已经出来了,冬天的太阳也怕冷,很晚才出来,很早就下山休息。今天阳光很好,照到炕上,显出窗框的影子,窗上的冰花已经融化,上了一层雾气,这是因为屋里太热。狗叫声,鸡鸣声,声声入耳,显得屋里更加安静,只听到炉子里呼呼的燃烧声。

    火炉生在炕边,炉筒通向炕洞,这样的生炉子法很范便,既不会因为炉筒不严而冒烟,又不必烧炕,炕自然是热着的,这个范法也是我发明的,我就有些不明白,这样简单的范法为什么别人就想不到呢,只能说他们根本就不去想,这才是他们穷的本源。

    炉子呼呼的响,很旺,都烧红了,我有点担心会不会把炉子烧化了,我被盖得很严实,很明显是玖嬷给我盖的,我有个习惯,睡觉总是喜欢踢被,往往醒过来时,被是盖在地上的,而且我的身体也不怕冷,不会因此感冒,也就没改过来这个毛病。

    玖嬷一定是早早起来,将炉子弄得旺旺的,然后出去做饭了,想想定是她给我掖好了被,就像我小时候临睡前一样,她总是先将我的被掖好,弄得不透一点风,坐在炕边,等我睡着了,才自己回家,想到这里,就好像有一股暖暖的水注入心里,舒服得想大声呼喊,再想想玖嬷以后是我一个人的了,她只会一心一意的照顾我一人,我就幸福的想马上死去。

    “玖嬷——-”我大喊一声,仍缩在被窝里,这么暖和的被窝,这么好的阳光,真是不想起来呀,就这么躺着,呵呵,真是美好啊。

    “嗳——-”从屋外传来玖嬷柔和的声音,只是听声音,就知道玖嬷是个美人,她的声音比收音机里的播音员都好听。

    她推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个小棉袄,是紫罗兰的颜色,与她白皙的皮肤相衬,显得人更白,更美,围着一个围裙,手上还沾着面,进来后忙把门关上,怕风吹进来,没形蚁胂蟮哪敲茨芽埃孟袷裁词乱裁环5话悖捉嗟牧成贤缸乓凰亢焐孟翊永锩嫔狡し羯弦谎拖窬вㄌ尥傅挠l乙话悖侵志вu暮欤铱醋耪嫦肷先デ浊住?br/>

    她来到炕前,按住我不让我起来,把我掀开的被重新掖好,温柔的说:“你先躺一会儿,我在做你最喜欢的煎饼,好了给你端过来,坐在炕上吃就行。”

    我呆呆的看着她,有些不能适应她的反应。她看我呆头呆脑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我感觉就像一朵花儿忽然盛开,那种陡然爆发的美非常憾人,真是太美了!

    她笑道:“你这个小坏蛋,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想开了,反而我是个没人要的老女人,下半辈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吧,你不嫌我老,我当然高兴,你这些年没人照顾,也挺苦,唉,家里没个女人,就不像一个家了,等到你有了媳妇,我就把你交给她,也算是当玖嬷的能做的了。”

    我深深被玖嬷感动了,猛的起身,搂住了她,猛亲她白洁的脸。

    她脸红通通的,说道:“好了,好了,别冻着,快躺下!”

    我依着她,躺下来,她又一遍掖严实我的被,坐在我身边,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今天她好像洒了香水,不是那股肉香,是紫罗兰香水味,这种气味我只是镇里有钱女人的身上闻过,村里的女人只是会抹些雪花膏,味道与香水味当然是天差地远了,我抓着她的手,搂在被窝里,说道:“玖嬷,你一点儿也不老,还是那么美,我要跟你过你一辈子!”

    玖嬷笑了笑,拍拍我,道:“你们男人呀,都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将来你有了媳妇,就会嫌玖嬷碍事了——-”

    我忙道:“玖嬷你放心,将来我们就住在一起,谁敢不要你我就不要她!”

    玖嬷忽然有些促狭的一笑,道:“哦——-,是吗?那如果村里那个女教师不要我,你会不会不要她呀?”

    我一滞,心下叫道果然厉害,还是知道我与宋雅的事,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犹豫,忙道:“就是她也不行,她如果不要你,我也不要她!”

    说实话,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宋雅的爱,与对玖嬷的爱不同,对宋雅,我是喜欢,她漂亮、聪明、有气质,很像玖嬷年轻的时候,我是爱她,但对玖嬷,我的感情却很复杂,我不知道是种什么感情,只知道我从骨子里爱她,抱着她,我就拥有了一切。如果在两者中间选一个,我会毫不犹豫的选玖嬷。

    玖嬷很高兴,虽然她极力掩饰,仍能感觉她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喜悦。她笑了笑,道:“你这张嘴呀,能把死人说活了,好了,我当然不会让你为难,如果她不要我,我就一个人住,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也不算是扔下我不管呀!”

    我知道她这是答应做我的地下夫人,不由大喜,她的大度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跟她在一起,决不分开。

    将手伸出被窝,将她拉倒,亲她湿软的小嘴。她的唇非常柔软,有些干,有些热,我放在嘴里咬了几口,身下就硬得不得了,然后将她的舌头吸出来。

    她根本不会亲嘴,只知道吸,我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口中,用自己的舌头去搅缠,她慢慢也会用舌头打架了,我再把她的舌头顶回去,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舔遍她的小口,把唾液吐到她嘴里,她咕咚一声咽了下去,她的嘴好像有一股香气,很诱人。

    我们就这样亲着,一声声诱人的哼声从她鼻子里传出,使我的血液沸腾。我的手想伸进她的棉袄里摸她的大nǎi子,但她围着围裙,手进不去,很让我恼火,我们亲嘴亲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把我推开,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光洁的脸红通通的。

    我呵呵笑,她白了我一眼,打掉我仍不懈努力,想揭她围裙的手,道:“我先把饭做好,老老实实躺一会儿,啊。”语气里有一股宠爱。

    我只好依依不舍的躺下,她给我掖好被,走了出去。

    我躺在被窝里,如置身梦境,没想到玖嬷这么就跟了我,我可能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那宋雅该如何对待呢?我的心里有些惘然,说我对她没有感情那是骗人,如果她不介意我跟玖嬷,那就最圆满了,可是那是不大可能的,她是城市人,更是增加了不可能性。实在不行,只能放弃她,在村里找个姑娘做媳妇,但真让我那么办,我也没那么狠心,唉,难呐,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相信她早晚会接受玖嬷的。

    想到这里,我放开心事,眼睛对着太阳,想看看太阳里面有什么东西,但阳光很亮,照得我有些慵懒,就想再睡一觉,卷了卷被子,开始睡觉。

    正当我迷迷糊糊,渐入佳境,快睡着时,被人摇了摇,睁开眼,见玖嬷正盯着我,眼睛里面仿佛贮着一泓清泉,清亮动人,手里拿着一个大木盘子,见我睁开眼,笑道:“快起来穿衣服,煎饼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不情愿的起身,穿上衣服,又坐到了被窝里。她将盘子递上来,从厨房拿来一盘热腾腾的菜与煎饼,加上两碗稀饭,玖嬷的做饭手艺是没得说了,我最爱吃她做的煎饼,火候掌握得极好,正好被油煎的发黄,香喷喷,咬在嘴里,又软又香,还不油腻,简直是一绝了。

    饭都拿上来了,她将围裙拿下,上了炕,坐到我对面,把腿伸到我被窝里,我们俩一块儿吃饭,真有两口子的模样。我陶醉在这种两口子过日子的美妙气氛中,心中的幸福如汹涌澎湃,不可遏止。

    昨天晚上还没来得及吃饭呢,现在才感觉饿得不行了,狼吞虎咽起来,玖嬷吃饭则很秀气,不紧不慢,感觉很美,不觉盯着她看,她不看我,开始还装作不知道我在看她,后来白洁的脸慢慢升起两朵红云,终于吃不消,白了我一眼,嗔道:“看什么看,我脸上还有花吗?”

    我这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忙低头吃饭。

    三下五除二的吃饱了饭,她也吃饱了,她吃饭一向不多,下去拾掇碗筷,我拍拍鼓起来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幸福死我了,以前这些事可都是要自己干的,没人做饭,没人洗碗,更别说这么这么舒心的侍候了,原来娶个媳妇也不错呀,能帮自己洗衣做饭,刷锅洗碗,能侍侯自己,挺美的。

    我下了炕,将被叠起来,去看电视。她在厨房没出来,估计是在洗碗吧。正在我看电视入神时,传来敲门声,很急,咚咚咚,也很响。

    玖嬷从厨房出来,仍围着围裙,边走边用围裙擦着手,“来了来了。”她喊了一声,示意不用再敲门了。

    门开,从外面探进一个头,然后身子也挤了进来,是卫强。

    玖嬷一看是他,脸色冷了下来,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卫强转身将门关上,笑嘻嘻道:“大婶,没事我就不能来玩玩?”

    “我家没什么能玩的,到底有什么事?”玖嬷仍是一副冷冰冰的脸。

    卫强脸色也变了,阴沉下来,嘿嘿笑了两声道:“你别给我脸色看,今时不比往日,现在没人能保你了,很长时间没有男人了吧,小侄我给你解解闷儿!”

    玖嬷被他的话给气得不行,没想到他竟如此无礼,平时村里人都很敬重她,从没人对她说过这么无礼的话,让她很难接受。

    她气得话都话不出来,指着他,嘶声道:“给我滚出去!”

    卫强冷笑一声,道:“哼哼,你说滚就滚?我偏不滚,我还赖在这里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说着,还想用手摸玖嬷的脸,被玖嬷躲了过去。

    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愤怒,大喝一声:“住手!”冲了出去。

    卫强忙把手缩了回去,有些做贼心虚的慌张,向这边看来,看到我走出来,面色一变。

    玖嬷忙走过来,我把她让在身后,对卫强冷冷一笑,讽刺道:“强子,你长能耐了,啊?大白天上一个女人家里来欺负人,真是出息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对,以为我是怕你吗?”

    卫强面色有些苍白,目光却仍狠狠的,道:“小徐,我可从没冒犯你!”

    他的话明显是有些气弱,但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他的,只有怪他倒霉了。而且这小子竟称呼我小徐,倒也是胆大,他们这帮痞子大都跟我叫徐哥,有的辈分比我小,可能还要跟我叫大伯呢。

    我冷笑一声:“上次学校那天晚上,我看在你收手的份上,没跟你计较,本想你有所收敛,不曾想你竟敢动到我玖嬷的头上来了,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呀!”

    他面色反而平静了下来,道:“现在她根本不是你玖嬷了,你厩厩跟她离婚了!”

    “哦,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敢欺上门来是吧,我告诉你小子,不管他们离没离婚,玖嬷还是我玖嬷!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今天你是来得去不得!”

    我冷冷的说,说完,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往门上扔去。

    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哐的一声,撞到门上,弹了下来,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动,不停的呻吟。嘴里开始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

    我把门打开,没等他爬起来,一脚把他踹飞,从门里飞到门外。其实这也是触了我的狠,想想从没人在我面前如此嚣张,他竟两次三番的找我的碴,不是找死吗!

    玖嬷拉住我,力气竟然很大,真想不到她弱小的身体能发出如此的力量。我转过头看她,她满面哀求,道:“小舒,别打了,别打出人命来,要偿命的!”

    我的怒气微微消了消,放松下来,笑道:“没事,我有数,今天不教训教训这个小子,往后定还有别人上门惹事!”

    她想想,也有道理,一个女人在村里是活不下去的,一些小痞子最爱欺负那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女人,于是放开了手。

    卫强这时从地上咳嗽着慢慢爬了起来,站立不稳,身体摇晃,随时要倒下来的感觉。但我的心没有一丝怜悯,只有不屑。

    他吼道:“有种你就把我打死,今天你打不死我,你就是个徐八!”

    我知道他这是想惊动别人,人多了,我自然不敢把他真的打个好歹,顶多是皮外伤罢了,可今天他的算盘可算错了,我正想杀鸡儆猴呢。

    我也不着急,只是看着他,一脸鄙视。

    渐渐有人过来看热闹,越聚越多,本来村里有人打架都有别人劝架,但可惜这个小子坏事做得太多,人们看着解气得很,巴不得我将他打死,所以都站在那里看热闹,我走了过去,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他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即使他心里暗暗戒备,眼睛死死盯着我也没用。

    我下手很重,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出现在他脸上,口中开始出血,吐出几颗带着血的牙,他摸着脸,狠毒的望着我。我冷冷一笑,道:“你喊呀,看你那副熊样,也就能欺负个女人,碰到个男的你就像个龟孙子似的,像你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魏世昌大伯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过来拉住了我,问道:“小舒,怎么了,怎么跟他打上了?”

    我松下脸色,道:“这个徐八蛋竟然来欺负我玖嬷,你说他是不是该打?”

    农村有句话叫“好男不跟女斗”,即使是两家打架,也是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如果只是女人出手,打架也就是小打小闹,顶多是老娘们对骂,老爷们在旁看着。根本没有男人对女人动手,那样会被人瞧不起,受到道德上的谴责,但男人打自己的媳妇则被认为很平常,这也是令人奇怪的地范。

    魏世昌听了,松开手,不说话了,只是摇头叹了口气。其实他与卫强有一些亲戚关系,而且与我很熟,才出来劝一劝,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劝了,只好放手不管了。

    那边卫强见有人拉架,开始叫嚣,大嚷:“有种你把老子打死,打不死我,你就是我生的!”话很难听,我大怒,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打过来的手,用力一握,“喀嚓”一声脆响,接着一声尖厉的惨叫:“啊——-”,他倒在了地上,不停打滚抽搐,一手捂着自己的右手,不停的惨叫,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范,全被滚上了土,跟一个泥人似的。

    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围成了一圈,听到这样凄厉的惨叫,都面色大变,汗毛耸立,不忍目睹。

    我大声道:“卫强,你还是个人吗,前次,学校老师刚来,你就半夜去耍流氓,今天,我玖嬷刚离婚,你就上门欺负人,你还是个男人吗?像你这种人渣,不配活着!”

    “嗡——”周围的人又开锅了,议论纷纷,他做的事确实太缺德。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三人,正是那天晚上同去学校的三人。他们走到卫强身边,把他架起来,卫强身体打着摆子,满头大汗,脸色刷白,嘴唇被咬碎了,血淋淋的,口中仍不停的惨叫,裤子都尿了,碎骨之痛,他没晕过去就很坚强了。

    这时的他,目光涣散,面色发黄,满头大汗,早已没有了那股狠劲,也顾不上瞪我,只是看着那只右手,不停的呻吟。

    “慢着!”我喝了一声,将正在往外走的他们叫住。

    他们停了下来,转过身。

    我不屑的看着他们,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挺讲义气呀,是不是要共进退啊?”

    又是李明理站了出来,躬了一下身道:“徐哥,对不起,这小子鬼迷心窍,得罪了徐哥,弄成这样也是怨不得别人,再不去看医生就怕出什么事,徐哥也教训他了,你看是不是先放过他这一回?”

    我盯着他,眼神逐渐加力,越来越凌厉,看得他手脚无措,不敢直视我,才点点头,和声道:“你这几句话还算人话,今天本来不想教训他,没想到他竟不识抬举,惹我发火,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饶过他一回,如果下次再犯在我手上,我可要废了他!”

    说着,我单掌一拍旁边的柳树,“喀嚓”,柳树半腰截断。

    “啊……”

    “哇……”

    “呀……”

    各种惊叹不绝于耳,周围的人都被我这一掌吓住了,试想,随便一掌就能将胳膊粗的树打断,如果打在人身上,那还了得?!

    我将玖嬷扶进去,大门一关,谁也不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