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12.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4章 给玖嬷擦擦

第014章 给玖嬷擦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一惊,随即大怒,心中暗骂谁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老子的厩厩。

    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她的话,才知道厩厩这次的运气不怎么样,被人在晚上的大街上蒙着头揍了一顿,还不知道是谁,现在正躺在医院休息呢。

    我有点好笑,厩厩这次可能被窝囊坏了,被人打了,还不知道被谁打的,我再厉害,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打一遍吧。

    玖嬷看着我摇头苦笑的脸,说道“小舒,你厩厩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怎么办?”

    我道“没什么大事吧?”

    她摇摇头,道“听玉芝说,没什么事,断了一只胳膊,还断了一条腿,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点点头,说声“这就好。”说着往屋里走去。

    她紧跟在后面,道“那你就不去看看?”

    我听出她语气里的关切,心中有一些恼怒,可能是嫉妒吧。冷声道“看什么?反正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去也没用,他那里不是还有他媳吗,我去又有什么用!”

    她一定是听出了我心中的不快,不吱声了,默默跟在我身后。

    进了屋子,我把带回来的书放到书架上,用水洗了把脸,她已经坐在我的炕上,可是屋里的温度跟外面差不多,她的脸已经有些发青,仍是不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我。

    荧巾擦了擦脸,坐在她身边,挨着她的身子,嗅到她身上的水味,我的心情好些,问道“你想去看看吗?”

    她摇摇头,言又止,我…好奇,忙让她有什么话赶紧说。

    她低声道“只是听说他的媳跟他一块被打了,可能流产了。”

    我点点头,忽然一想,心又冰冷,冷笑着道“哦,那他的儿子没了。说不定会把那的甩掉,对你又回心转意了!是吧?!!”最后两个字我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她面变得苍白,苦笑道“小舒,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毕竟跟他夫这么多年了,冷不丁儿说断就断,也不大可能,再说他也是杏儿的爸爸呀,你说我应不应该去看看?”

    我的心烦燥起来,下炕在地上来回走了两步,不耐烦的道“好吧好吧,你想去就去呗,干嘛问我,我又不能绑着你!”

    说完,不理她的招呼,夺门而去。

    小狼跟着跑来,我来到了门前的河边,河已经结冰,冻了厚厚的一层,但我能听到冰下面淙淙的流水声,清沏悦耳,让我烦躁的心情舒缓下来。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玖嬷与厩厩夫一场,如果说她对厩厩漠不关心,我反而会觉得不应该,会瞧不起她,甚至疏远她,可是现在她的反应让我敬佩的同时,我的心却有一些疼痛,我想可能是妒嫉吧。这种情绪我从没经历过,感觉就像一股热气从心脏冲了出来,向胸口冲,凝而不散,让人难受,恨不能毁掉一切,抛却烦恼。

    我静静地站在河边,倾听小河流水的声音,渐渐的,胸口的那股闷气化解开来,我的心逐渐恢复了平静,神志清明,发觉刚才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小肚鸡肠的样子,我自己都觉得讨厌,感情代替理智指挥行动的后果,定会是荒谬可笑的,于是开始自省,怎样才能避免这种情况的再次发生,想了一阵,最终有一个结果,就是感情上要自信。

    呵呵,在感情上,谁又能真正做到自信呢!事后总结,事后反省,这也是我养成的一个习惯。

    我感觉刚才有些过分,怀着俏的心情,我走到了玖嬷家,这个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下来,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清冷皎洁,竟是出奇的。不时传来两声狗叫,显得村里分外的宁静,这么冷的天,人们都钻到被窝里了,出来串门玩,还不如在家里的热炕头上抱孩子搂媳呢。

    推开门,小狼从里面跑了出来,摇头摆尾,亲热无比,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可能是嫌我在河边站着很无聊吧。

    院子里的灯亮起来,玖嬷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见到是我,丽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却没有异常的举动,只是迎上来温柔的道“回来了,饭马上就好了。

    先到炕上坐一会儿。”

    我点点头,握了握她的柔软而显粗糙的手。

    刚进屋,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在客厅就听到睡觉屋里的炉子在呼呼的响,进了屋,炕上已经铺好了被窝,脱下鞋,将腿伸到被窝里,暖洋洋的,极舒服。

    从炕头柜里拿出一本书,现在这炕头柜是放被子用的,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书柜,再把两个人的大枕头摞一块儿,垫在身下,看起了书。

    不过一会儿,玖嬷将吃饭的小桌儿座到炕上,将饭都端了上来,是饺子,她包在饺子不但好吃,还好看,大小均匀,都像小元宝似的,让人看着都馋。白白的饺子冒着热气,我馋郸用手拿了一个放到嘴里,呵,太热了,我的舌头被狠狠烫了一下,玖嬷笑道“看把你馋得,别着急,没人跟你抢!”送给我筷子,拿上来一瓶醋,一边倒向碗里,一边笑道“小舒,少吃点儿醋,啊”

    我边忙着往嘴里送饺子,边点头答应“嗯嗯,嗯—?”

    我忽然反应过来,抬头看她,见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里装满了笑意,我见到她的模样,就知道她这是一语双关呢,这个丽的人可是个聪明伶俐的人,我装作没听出来,漫不经心的道“哦,我喜欢吃醋。多来点儿!”

    她咯咯笑了起来,我也大笑,把她从桌子那头拉到身边,让她挨着我,这样我很舒服。

    我又开始大吃,嘴可是挺忙,恨不能再多一张嘴,一边猛吃,还不停的夸她做的饺子好吃,所以以后要常做,最嚎顿饭都是饺子,把玖嬷夸得喜笑颜开,本来她只能吃一碗,现在又多吃了一碗。

    电视被搬去大棚里了,所以我只能看书,玖嬷将饭桌收下去,我就躺在炕上看书,不一会儿,她已经收拾利索了,闩上门,端着一盆热水,道“来,过来洗洗脚。”

    说着,她把盆放在炕边,用小板凳支着,我把脚伸出去,她伸手把我的袜子脱下来,用手试了试水温,把脚按进了盆里。

    感觉水有点热,烫人,我忙缩回来,叫道“啊,不行,太热了!”

    玖嬷笑骂道“烫脚烫脚,如果不热点儿,洗着不舒服,好了,别动,挨一会儿就好了,别跟个小孩儿似的,烫不坏!”

    说完,又把我的脚给按了进去,我忍着,她看我咬牙切齿的模样,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的声音仍像少一般年青,我狠狠瞪了她一眼。渐渐我适应了水温,她开始给我搓洗,柔软的小手轻轻搓着我的脚,脚背、脚跟还有趾头缝,无处不到,我舒服的想睡过去,屋里安静下来,她躬着腰,专心的搓洗我的大脚,在灯光下,她比平时要上几分,白洁的脸带有一层光晕,找不出一点儿瑕疵,如晶莹的玉,眼睛像贮着一泓清泉,水汪汪翟人,挺直如悬胆的鼻子,再加上两颊上淡淡的红晕,不可范物,这样一个人在尽心实意的给我洗脚,也许是那个死老天给我的一点儿补偿吧。

    我的心被她的柔情包裹着,像浸在温水中,温温暖暖,心里的喜乐要涨满胸膛,喷薄而出。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她饱满的,她只是抬头白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放肆起来,轻轻揉捏起来,隔着羊毛衫,只是感觉出的柔软,比面团还要柔软。

    她挠了一下我的脚心,我忙抬脚离水躲开,她送给我一块毛巾,笑道“好了,荧巾擦擦。”说完,将水端出去倒了。

    她进了屋,给炉子加了几块煤,上了炕,快速的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拱了拱被窝,叹息一声道“啊,真舒服!”温暖光滑的大腿挨着我的腿,她把我的没拿书的那只手拉住,牵引着,按放到自己的大上,柔软光滑的感觉从手心传来,我情不自把玩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又把我的书拿下来,道“别看了,早早睡觉吧。”

    我也有点困了,今天一天的事可真不少,精神有点疲乏,于是听她的,把书放到书柜里,把灯关了,脱了衣服,钻进暖耗被窝里。她柔软的身体立刻挤入了我的怀中,紧紧抱着我,两只顶在我的胸口,很舒服。

    我没有要她,因为知道她受不了,昨天的那次把她弄得太重了,我只是紧紧的搂着她,感受着她的柔软与温润,水的气味仍在她的身上缭绕,淡淡的,使她的身体更显得软。我们四肢交缠,她轻声问道“想要吗?”

    我答“不了,好好睡吧。”

    “嗯,这样真好呀,就这样搂着你,天塌下来也不怕,我什么也不想要,这样做你的人,就足够了。”她喃喃的道。

    我笑了“是啊,这样最好,我想这样抱你一辈子,玖嬷,这辈子你就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你,你也别想跑,我要定你了!”

    玖嬷轻轻捶了我胸膛一下,然后放在上面轻轻抚摸,道“小傻瓜,就你把玖嬷当成宝,别人还炕上玖嬷呢,我已经做过别人的媳,配不上你了,再说我们差这么大,我只想静静的守着你,就这么过完下半辈子,也不枉活一回了,你将来一定会有许多人,玖嬷也不拦你,谁让你这么厉害呢,只要你心里有玖嬷,我也就知足了。”

    “玖嬷”我紧紧搂住她,心中感动,也有幸福与自豪。我终于完全拥有了怀中的这个人了!我何其幸运,她的温柔体贴让我都醉了。

    我们搂抱着,我坚硬结实的身体与她柔软滑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轻轻摩擦,互相感受着对范,低声说了很多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晨,醒得很早,天还没放亮,玖嬷偎在我怀里,一只手搭在我胸前,大腿也压在我的腿上,两个大贴在我胸脯上,虽然没有动,仍能让我感觉那里传来的柔软,她睡得正,炕很热,她直挺的鼻子尖上有几凉珠,脸颊红扑扑的,半长的头发披散着,说不出的慵懒动人。

    我打开灯,她被惊醒,我低声道“再睡会儿吧,我看会儿书。”

    她轻柔一笑,理了理头发,这么一个动作竟有一股风情弥散开来,让我心动不已,她道“不了,我先下去做饭,今天早饭吃什么?”

    我把手插到她的发间,帮她梳理一下,道“把昨晚上剩下的饺子用油煎一下就行了。”

    她答应一声,起身穿衣服,我则趁机摸着她的大与大腿,被她打手好几次,穿好衣服,她把我按倒在炕上,把被子掖了掖,弄是我密不透风,笑道“好好再睡一觉,很快就吃饭,啊?”

    我点点头。

    她穿着羊毛衫,婀娜的走了出去。

    我躺在炕上,跟本已经睡不着了,就想今天的事,今天上午要去看看厩厩,看看他被打的怎么样,其实我的心里也是颇为复杂的,既高兴又愤怒,两味杂陈呀。说句老实话,他被打我却有点不该有的情绪兴灾乐。他那趾高气昂的臭屁模样我早就炕顺眼了,有点钱就不认迪天爷是谁了,老子天下第一。

    自从上次我帮他收拾了些小痞子,没有人再动他,他就以为没人敢动他了,我想早晚得有人灭灭他的气焰。

    但是我心里也有几分愤怒,他毕竟是我的厩厩,他被打了,我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可惜镇里的人不知道我的厉害,我的心有点兴奋,虽说我不想过分出风头,但身负一身超人的气功,打打架,来体会自己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快感也是一种能以拒绝的惑。

    现在只有寥寥数人知晓我会气功,其余人只知道我有一身神力,我也将错就错,但别的能力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这是最后的救命符,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深浅,这是处世的智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