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13.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5章 暴虐

第015章 暴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正在想得出神,玖嬷端饭进来,一边摆上饭桌一边笑道“你刚才想什么事呢?乐滋滋的。”

    我起来穿上衣服,重坐回被窝,道“今天上午我想去看看厩厩,你也一块去吧,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活腻了,竟敢太岁头上动土。”

    玖嬷忙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小舒,不要再打架了,一听说你要打架,我的心就怦怦的跳个不停,万一要出个好歹,让我怎么过呀!”

    我笑道“玖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底,这些人想伤到我,还差点儿!”

    玖嬷沉下脸来,焦急的道“你怎么跟你厩厩一个脾气呢,这没知天高地厚,你以为有了气功就了不得了?你能挡住菜刀,但你能挡住枪子吗?你能打过一个人,能打得过十个人,但你能打得过一百个人吗?光靠能打没有用的!”

    她的一番声俱厉的话,像一盆凉水浇到我的头上,让我发热的脑袋清醒过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用脑筋做事,但自从上次打了那帮小痞子们,知道了拳头就是硬道理,就沉迷于用武力解决一切事情,脑袋有些狂热,做事不再那么严谨,有些大大咧咧了,这是个极危险的现象,今天,玖嬷的一席话让我忽然醒了过来。

    玖嬷看着我阴沉的脸,怕说重了伤我的自尊,语气缓和一下,道“小舒,玖嬷的话可能过重了,别生气,来,多吃点儿!”说着,把自己碗里的饺子往我碗里夹。

    我咧咧嘴,却没笑出来,沉重的道“玖嬷,你说得对,我是有些轻狂了,没有你这番话,我可能犯不少的错误,这一段日子可能太得意了,心有些飘飘浮浮的,玖嬷你的话让我的心忽然又沉到了地上,呵呵,说得太好了,谢谢你。”

    玖嬷大喜,眉开眼笑,道“好小舒,能听得进逆耳的话,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

    我嘻嘻笑道“那玖嬷,要奖励我一下,来,摸个!”说着放下碗筷,向她怀里摸去,她忙跳到炕下,离我远远的,让位不到,那神情竟有几分顽皮的意味,玖嬷越来越年轻,有时候的神情就像一个少一般。

    我们打打闹闹吃了饭,然后回家,要用大黄的牛车去。李玉姿正在大棚里,跟她打了声招呼,这才坐了牛车,慢悠悠的,跟玖嬷说说笑向镇里行进。

    到了医院,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才知道厩厩已经出院,正在家休养,说实话,我倒还不认识他在这里的家…wap.zzz.,他当初让锡来玩,我当然不给他面子了。只能到他单位,问清他家的住址,再找到他家,唉,麻烦死了。

    终于找到了他家,却是住在政府大院里,他可是“万元户”,政府也要保护他,于是特批让他在政府大院家属区住。

    他家离我干爸家不远,在后面与之隔两排,我先把大黄放到干爸家门口,那里的冬青叶已经被它吃得差不多了,过了今天,应该光秃秃的了。

    玖嬷站在门口,我进去跟干娘打了一个招呼,说好中午过来吃饭,就去厩厩家。

    敲桥,一会儿门开了,探出一个丽的少,见到了玖嬷,惊喜的叫道“妈!”

    玖嬷很激动,颤抖的道“杏儿?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打开门,过来搂着玖嬷的肩膀,道“我是请假回来的,昨天才回来,你是来看爸的吧?”

    “是呀,听说他出事了,锡来看看要不要紧。”玖嬷稍微平静下来。

    两个人话匣子打开,说开来,竟没完没了,我在旁边也不好打扰人家母团聚,只能干站着。她就是我的堂李杏了,小时候她就是个人胚子,我小小的心里发誓要娶她做媳,可是后来长大慢慢变了,整天想的却是玖嬷,我们已经有几年时间没见,从初中开始她就在市里上学,几乎不大回家,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丽的大姑娘了。

    她长得跟玖嬷很象,虽然没有玖嬷,也是个难得了人了。圆脸,挺直的鼻子,丹凤眼,适中的嘴巴,很协调,皮肤白皙,这可能是市里人的特征,整天坐在房间里,不见太阳,当然要白净很多。

    她们笑着聊了很多时间,玖嬷才记起我在旁边站在呢,赶忙道“来来,杏儿,这是徐子兴,你弟弟,还记得吗?”

    我笑道“杏儿好,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恐怕记不起来我这个傻小子了。”

    杏儿凝神一想,嫣然一笑,道“是我小姑的儿子吧,赫赫,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她虽然很和气,我却能听出她话里居高临下的傲气,心中微恼,但想想是我玖嬷的儿,微蹙一下眉,随即笑了。

    玖嬷对我的个一情二楚,见到我的皱眉,忙笑道“好了,我们别站在这里说了,先看看你爸再说。”

    杏儿轻轻的玖嬷说“我阿姨在家呢。”

    玖嬷神一变,随后释然,笑道“没事儿,顺便看看她。”

    我心知一场大战拉开了帷幕。

    走到屋里,玖嬷将带来的一些黄瓜放在客厅,跟着杏儿来到了厩厩睡觉的屋子。

    屋里的炕上一坐一躺两个人,正看着电视。

    杏儿叫道“爸,阿姨,我妈来看你们了!”

    厩厩鼻青脸肿的,还吊着胳膊,固着腿,挺狼狈的,我直想笑,苦忍着,忙转移视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子,确实挺漂亮的,但比起玖嬷来,还差那么点儿,打扮得枝招展,又不过分妖,很会打扮自己,一看就是城市人,怪不得把厩厩迷住了,厩厩一直对城市很向往,可能在她身上圆梦了吧。

    见我们进来,她忙笑道“哟,是大过来了,请坐请坐。”

    看她的表情,很诚恳,我只能说这个人不简单。

    厩厩则是沉着脸,道“你怎么来了?”颇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我听了心里的火腾的就冲上来,忙压了压,笑道“厩厩,听说又被打了?

    谁干的?”

    厩厩有些发窘,不答,新玖嬷接上话,笑道“你是小舒吧,听你厩厩一直夸你来着,果然是相貌堂堂,我俩这次被人从后面忽然打了,跟本阑及看清他们,他们就跑了。”

    我点点头,她很会说话,对她的评价又高了一层,感情上对她却没有好感。

    我道“其实也很好查,看他们的打人手法,干净利索,下手很有分寸,很专业,定是有人钱买厩厩的一只胳膊与一条腿,这样的人,镇里面并不多吧,你们见到他们,应该能认得出来吧。另一范面,厩厩定然是与别人结仇,这个仇还不是小仇,想想这两人月来的事情,应该大体有数吧,两范面一起查,找出人愧不难。但我想,这件事还是不要再查了,没什处。”

    新玖嬷笑道“小舒果然厉害,事情到你的手里,变得很容易了,但为什没要查了呢?”

    我不回答,只是对厩厩道“这次不会有什皿遗症吧?”

    厩厩笑道“没事儿,养几天就好了。”转过头对杏儿道“快拿苹果给你妈。”

    玖嬷很不自在,我看得出来,同时也对厩厩的薄情心凉,对待自己十几年的子尚且如此,对别人又会如何,是可想而知了。

    我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新玖嬷,心头有一丝悲哀,这个人是一个聪慧之人,仍炕透这层,只能说人是感情的动物。

    本想让范叔帮忙查一下,现在却已经没有那份热心了,跟厩厩说了间话,我就要走,亲玖嬷不让,非要留我们吃饭,但在我们坚持下,还是没继续呆。

    杏儿送我们到门口,依依不舍,说过年要跟玖嬷一起过,倒是让玖嬷高兴不已,我当然不高兴了,一个大电灯泡嘛。

    出了厩厩家,来到了干爸家,玖嬷这次跟我一起进来,也想认识一下我的干爸干妈,干娘很热情的欢迎她,与厩厩家相比,天上地下,她的心中可能会感受到一丝温暖吧。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沉思,受到了杏儿对我的态度刺激。大学生在当时可是不得了的人,尤其对于农村的人来说,考上大学,你就是吃公家饭的,是国家养活你,毕业后分配一个单位,就雷打不动的上班吧,等到老,还有退休金,生活很有保障,在农村就不行了,面朝黄土背朝天,风吹日晒,日子很苦,而且是儿子养你的老,碰到孝顺的,还能给你两个钱,如果儿子家都穷的揭不开锅,或者不孝顺,那可是很凄惨的,我们村很多老人都是自己种地,自力更生。

    杏儿考上了大学,所以能与我那样说话?我在村里也是个小富翁了,可是现在人们看重的不是钱,而是身份。找对相先问的是你的工作单位,单位好,人的价值自然升高,工作单位不好,人再好,也无济于事。现在可是铁饭碗时代。

    玖嬷见我沉思的样子,问道“想什么呢?”

    我伸手拍拍大黄的背,让它别懒,快些走,道“我在想,我杏儿可是有出息了,挺羡慕她的,不必那么辛苦,拼死拼活的赚钱养活自己。”

    玖嬷当然高兴,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儿很自豪,笑道“这闰自小就聪明,现在终于考上大学了,这辈子算跟我们不一样了。”

    我心中升起一股酸楚,如果老爸老妈还在,我现在恐怕也是个大学生了吧,就不必这些年活得这孤单辛苦了,是她的命好?我当然不服,要怨,只能怨这不长眼的老天了,我一直根深蒂固的对抗老天的信念更加坚定,同时,我有了一股,征服的,把杏儿变成自己的媳,我要把她征服!忽然间,我对节竟有些盼望了。可是宋雅怎么办呢?我对她的感情也是真的,那只能把杏儿变成自己的情人了,呵呵这也不错。

    回到家,玖嬷忙着回家做饭,我则来到了大棚。

    大棚里李玉姿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头发湿漉漉的,脸蛋白里透红,很娇,定是才洗完头,我看得有些心动,有些蠢蠢动。

    看到我进来,她忙起来,我走过去,一把把她搂到怀里,背朝着我,坐到我的大腿上,我的大腿被柔软而有弹的屁股压在上面,我的下面马上有了反应,直起来的顶在她的屁股沟里,下面是沙发,上面是她的大屁股,能感觉出还是她的大屁股软的舒服,手早已经摸到了她的怀里,从腰间伸进去,尽情的揉捏她圆鼓鼓的,奶头很小,她的不像玖嬷那样柔软,弹大,能感觉出她的青涩,在我手指的夹弄下,渐渐变硬,奶头周围也变得发硬,我不停的变换手指夹弄,五个指头缝尝试个遍,感觉味道各不相同。

    把她的上衣脱了下来,光滑柔的背部竟感异常,我将嘴贴上去,用舌头去轻轻舔那微鼓的脊椎,把她弄得痒痒的,不停扭动柔软的身子,我的被她的屁股磨得越来越硬,如同烧红的铁棍,感觉快把裤子烫焦了。

    我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先脱下自己的裤子,把解放出来,再把她的裤子撸下来,照着她的大屁股就是两巴掌,打得她惊叫两声。我嘿嘿笑道“小贱货越来越了,看我不好好治治你!”

    我已经了解她带有被虐倾向,在她时,越羞辱她,她越是有快感。可能是被我给挖掘出来的吧,从自第一次,我就一直是在用暴力的范式她,逼着她用最耻辱的范式给我干,我发现这时候她面上委屈,身体却最敏感,很容易得到。

    没用前奏,直接把她按趴下,摆弄好狗趴的姿势,狠狠的将捅了进去,她身子一僵,闷哼一声“哦—”

    她的里面已经湿了,一插到底,不动,停了几秒,她软了下来,轻舒一口气,轻声道“太大了。”

    我呵呵笑道“比卫强的大吧?”

    一朵红云升到她楚楚可人的脸上,她把头低下,没有说话。我轻笑一声,道“不用害羞,我见过他那东西,跟个生差不多,你这个小贱货一定不能满足的。”

    她快哭出来了,委屈的道“求你别说了!”

    我不再逼她,感觉里面更湿了,开始动,一下一下,次次到底,快把她刺穿了,随着我的进出,她从喉咙里发出哦哦,嗯嗯的压抑的呻吟声。

    叽叽的声音渐渐变大,她开始迷离,楚楚动人的小脸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俏脸嫣红,雪白的身子随着我猛烈的撞击前后耸动,白白的大屁股被我撞得颤动不已,湿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不停晃动,随着我撞击的加快,她的头开始左右摇摆。

    我知道她差不多了,但我可不想就这么让她痛痛快快的,放慢了节奏,而且每次都不顶实,浅尝辄止,她的屁股开始追逐我的,努力地让我插得更深,但是我可不能让她得逞,跟她玩起了捉迷藏,她急了,带着哭音道“不、不……给我……”

    我温声道“给你什么呀?”

    她仍是道“不……,不……,快给我!”

    我放得更慢,插得更浅,冷冷道“快说,再不说我就停了!!”

    她哭了出来,嘶声道“把给我—”说完,放声大哭。

    我啪啪打了她的大屁股两巴掌,道“哭什么,不许哭!”

    她很听话,收起声,但仍止不住的抽泣,身体一抖一抖的,也一紧一紧的,很舒服,我又是两巴掌,开始加速她。

    她又迷失在了快感中,渐渐收起了抽泣,头左右摇摆起来,眼睛上还带着泪珠,更让我想狠狠的欺负她。

    我没淤刁难她,很快将她送上,她的一紧一松,还带着股吸力,比平时她时舒服多了,也是一紧一紧的,我用手指摸了摸,她轻轻哼哼一声,我暂且放过,把抽出来,带出一大滩,流到沙发上,将失神瘫软的她摆成仰躺的姿势,把凑到她樱桃小口边,她的嘴巴很小,鼓鼓的嘴唇,真的很像两颗小樱桃。

    把沾满的在她两瓣唇上擦了擦,道“张开嘴!”她的小口张开,我将慢慢往里插,只插进一个,她的小舌头舔着,吸着,偶尔轻轻咬一下,慢慢深入,快到她的喉咙时才停了下来,她像吃冰棍一样,不停的舔吸着。

    我道“手!”

    她的小手马上放到我的上,轻轻揉着我的丸,她的技术大有长进,弄得我很舒服。

    这个时候,她已经清醒了,正在努力的取悦我。

    我眯着眼,静静地享受从下身传来的快感。我换了个姿势,自己仰躺在沙发上,让她趴着,头对准我的,这样很省力。

    我指导着她“慢慢向下舔,一直到!”

    她的舌头慢慢从上离开,向舔去,到了那里,停了下来,我正在体会这别样的快感,感觉她停下来,不悦道“舔下去!”

    她抬走头,面通红,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神情,我面又冷了下来,狠狠的说“快点!”

    她对我的冷面很难抗拒,只好委屈的低下了头,小红舌头慢慢从我的丸开始,舔向了,这次没有犹豫,轻轻的舔着,温温湿湿,异样的快感升起。

    我媚起身将她扑倒,抓起她两条白嫩嫩的大腿,大力分开,将狰狞狠狠插了进去,接着猛烈的动了起来,她被插得喘不过气,急风暴雨一般的,使她刚平息的马上又到来。

    她用力的甩着头发,嘶声尖叫起来,没有了平时的压抑与含蓄,过一会儿,尖叫声戛然而止,身体一僵,大腿绷直,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几秒后,身体如水一般瘫软下来,如一堆乱泥倒于沙发上。

    我却仍没泄出,只能恨恨的骂了声“真没用”,穿上衣服去玖嬷家。先要洗洗澡,再跟玖嬷亲热一下,憋着放不出来真是挺难受的,还得研究研究欢喜法,这样下去,还不得把我憋死,除非每次都跟她们两人一块儿,很不范便,我想定有办法收放自如的,只是我没发现,或者功力不到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