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14.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章 厨房是个好地方

第016章 厨房是个好地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等到了玖嬷家,玖嬷正在做饭,呵呵,还是包饺子,要说什么东西我百吃不厌,那就是饺子了,但包饺子很费时间,好在玖嬷的时间很宽裕,所以动不动就包饺子给我吃,我现在一顿不吃玖嬷的饭就难受。她做饭的独特风味让我着茫

    我忙洗了手,搭把手,我只会擀皮,包就不大在行,没有老爸老妈这几年,我还真没大吃过饺子,曾经自己摸索着做,可是做出来的根本不是饺子,也只能死了这条心。过节时,玖嬷会送过来一些,我那时就异常喜欢吃她的饺子,到了现在,我仍是恨不能每顿饭都是饺子。

    玖嬷的手很快,我擀皮的速度跟不上她包的速度,她纤细修长的手如弹琴一般,优秀雅,轻盈跳动,眨眼间一个饺子出现,我赞叹,这简直就是艺术呀。

    我们边做边聊着天,聊起了我的干爸干娘,我说起我当初是怎样认识的干爸,把玖嬷逗得笑个不停,我一句没爸没妈的孩子早当家又把她惹得难过了好一阵子,说是以前对我太过粗心,以后一定要好褐补。我又提出我的设想,想进一步扩大大棚的规模,现在的有些供不应求,还有很大的差距,如果扩大规模,可以到市里去联系饭店酒店,一定会更赚钱,玖嬷也赞成,但建议等一阵子,过一年,将大棚的所有技术都掌握了,再扩大,否则,如果有什没周之处,损失太大。

    我们正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大门忽然铛铛响,有人桥,小狼在汪汪的叫,我出去开门,却是宋雅,穿着件杏黄的面包服,围着水红的大围巾,被冻得通红的俏脸,在灯光下,白里透红,像朵一样娇,有股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玖嬷见是宋雅,忙让座,笑道“宋老师一定冻坏了吧,快快,到炉子前烤烤火。”

    宋雅笑着谢了,可能觉着到我唯一的亲人面前,也不必太客气,所以并不显得拘束,坐在炉子面前烤了烤手,道“包饺子呀,我来搭把手吧。”说完洗了手,不顾玖嬷的反对,帮忙包了起来。

    光是玖嬷一个人包,我就忙不过来,两个人我更是手忙脚乱的跟不上,最后,两人嫌我擀的面皮太过难看,把我赶走,让我一边呆着烤火去。我看着四只嫩白纤细的小的,眼睛都挪不开了,玖嬷的手形极,像尖尖的竹笋,思雅的也是,只是稍胖一点儿,伸直了会出现四个小肉窝,挺可爱的,她明显没出过什么力,手上平滑,没有茧子,玖嬷的手掌则有一层茧子,显得有些粗糙。

    思雅有些受不了我的目光,狠狠白了我一眼,我这时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去看书,在旁要跟着玖嬷学包饺子。可惜不是那块料,包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想吃,才死心作罢,只好拿本书坐在炉子旁边看,耳边听着两人低声谈笑,不时传来咯咯的笑声,可能是思雅很净有见到自己的父母,对温柔的玖嬷有孺慕之情,像母一般,我看到她们这样,心中也很温暖。

    外面已经起风,呜呜的呼啸声充斥在天地之间,将窗户刮得啪啪响,屋里的炉子借风之势呼呼的响,旺得很。玖嬷跟思雅头对着头,一边包饺子一边低声说笑,不时向我把如水的目光投到我身上,她们谈论的一定是我,我则在炉子旁静静的烤着火,看着她们,在灯光下,一切变得有些梦淮,像是两朵丽的在灿烂的绽放,我感觉有些醉了。虽然这种感觉我不常有,因为我酒量很大,很少醉过,再者,我也很少有喝酒的机会。

    两人看着我呆呆的目光,齐声大笑,我也呵呵的跟着笑,屋外呼啸的大风使我觉得屋里更是温暖如,我的心更是甜蜜,这样两个人,都把心系在我身上,我还有什没满足的!

    我虽然想一手搂一个,将两人紧紧…wap.zzz.搂在怀里,但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还是先忍忍,会有机会的。

    我的目光不时与思雅的相碰,她就忙避开,显得很害羞,可能是因为玖嬷在场吧,而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她可爱,就越是盯着她的眼睛,她偶尔看向我,见我仍是盯着她,忙避开,过一会儿,再向我看看,仍被我逮到,就再避开,周开复始,我被她娇羞的样子弄得柔情满怀,而玖嬷的目光里则有一丝取笑,我开始瞪她两眼,发现没有效果后,只能是避开了,就跟思雅避我一般,这叫风水轮流转吧,我们三人的目光不时碰撞,传递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空气中好像漂浮着醉人的气,弄得我晕乎乎的。

    吃完饭,我要送她回学校,玖嬷找出一件大氅,让她穿着,怕她冷,又给她拿了一棉被,后来又提出一个建议,让她到自己家来住,跟她一块儿,我住到西间去。我当时吓郸不停的给玖嬷使眼,这不是要我的命嘛,她来了,我可要受罪了。还好,思雅没有答应,说这样太麻烦,等以后再说吧,我心中大呼“万岁”。

    一出来,大风就吹乱了她头发,真是好大的风呀,是正宗的西北风,最冷了,吹在脸上,如同被刀刮过,还不是那种火辣辣的疼,而是冷到骨子里的疼。我一出门就紧紧搂住她,平时,我们还真没有那么亲热的搂在一起,老天制造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顺势搂住她,她也没有挣扎,亿我怀里,顶着风,向学校走去。

    路不远,很快窘了,把她私她住的屋里,屋里并不冷,炉火很旺,原来的早已经被我给改成了炕,炉子的生法跟玖嬷家一样,因此炕很热。我看到她炕边还放着一根粗木棍,看来是防身用的,我知道她自己一个人仍是很害怕,但没想到害怕到如此的程度,她坚强的意志竟能使她能在这里呆这么长的时间,心中不由有些敬佩,不有些惭愧自己的自私,我确实应该让她住在玖嬷家里呀,像她这样,晚担惊受怕的,不知道是怎样一一熬过来的,她受的罪可想而知了。

    我坐在她的炕上,看着她正脱着那件厚厚的大氅,问道“晚上你一个人害怕吗?”

    她停下来,望着我,笑道“说实话,很害怕,但有什么办法,只有咬牙挺着,我相信你的威慑力,没人敢动我的。”

    我开玩笑道“呵呵,那你跟我交往不会是为了让别人不敢动你吧?”

    她面一变,有些恼怒,道“你真这么想的?说实话,如果我想走,没人能拦住我,也没有必要为了保护自己来跟你交往,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说着拉开门,指着门外道“天很晚了,快走吧!”一阵风顺着开着的门缝吹入,带进一股冷气。

    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看来真是生气了,忙把她拉开,关上门,道“好了好了,是我说错话了,只是开个玩笑嘛,其实我也挺好奇的,我这么一个穷小子,有什么让你看上眼的,现在的人找对象都是要看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像我这样的,就是打光棍的命,谁会愿意嫁给我呀,你再看你,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是教师,是吃国家粮的,什样的人找不到呀,又为什么看上我呢?”

    她坐到了炕上,狠狠白了我一眼道“谁知道我为什么看上你这个家伙了,这就叫鬼迷心窍吧。你也不必那样小瞧自己,依我看,你可是很有前途的,再说,铁饭碗早晚会被打破的,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再过十年,或者二十年,政策一定会变的。”

    我被她说得有些微微得意,随之静下心来,暗凛自己的修养还不到家,随后想到铁饭碗的问题,忙跟她讨论开了,她的知识真的很渊博,我虽然也读了很多的书,但与她相比,有种最本质的差别,那就是系统化,通过与她几次的讨论,我终于找到了最跟本的东西,找到我读书的缺陷不系统,这对我的触动很大,对我以后思考问题的思维方法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我们说了很长的时间,我终于发觉天有些晚了,忙告辞出来,临走前,我让她明天开始住到玖嬷家,对她说玖嬷不是外人,不必客气,她答应了,看得出她很高兴。

    回到家,玖嬷坐着睡着了,头发已经披散开来,她垂着头,几缕发丝从额前垂下,更增几分慵懒,我本来有满腔的火要发泄,但看玖嬷有些累,只能忍着了。把她抱到炕上,她被惊醒,揉着眼睛道“回来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外面挺冷的吧?快上炕睡觉吧,被窝已经热了。”

    我看她眼睛似闭非闭,仍在迷糊,就帮她把衣服脱了,没有东摸西摸,很快把她私被窝里,然后再给炉子加上煤,飞快的脱了衣服钻到了被窝里,我跟玖嬷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我将睡着的她抱在怀里,温软的身子抱着很舒服,使我很快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与玖嬷吃完饭刚到大棚里,就听李玉姿说李明理被公安局抓了,因为打人的缘故,卫强去看,但不让见,说是被拘留了。我不大喜,这是我的好机会呀。

    细问之下,我倒有些惨然,原来是因为李明理的对象竟跟别人睡觉,被他当场逮个正着,他红了眼,把那个男的打得吐血,最后竟把那家伙打成了植物人,公安局当天就把他抓了进去。

    我对李明理一直深有好感,他并不像别的小痞子一般混,没做什么坏事,再说很聪明,为人稳重干练,可惜运气不好,碰到了那样的事,那种情况,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不打人的。

    我细细想了想,他这个案子看似很小,只是打个人罢了,但那人已经成了植物人,他家里人说不定放弃了希望,很快会死,那罪可就大了,杀人偿命,自古皆然,如果人没死,那他将来的费用也是李明理所无法承受的起的。这件事还真不好办,只能尽力的帮忙了。

    我先阮玉姿回家把她的自行车骑来,我要去镇里托人。卫强一瘸一拐的跟着过来,大棚是谁也不让进的,李玉姿倒也没敢把卫强领进来,他在我的门口呆着,见锡来,马上陪着笑脸,道“舒哥,麻烦您了,无论如何要把明理保住哇!”

    我点点头,道“尽力吧,我也想把他弄出来,不过这个事情弄得太大了,人命司呀,不知道能不能办好,好了,你在家帮忙安抚他的家人,不要着急,也不要闹腾,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先得把他给吓住了,才能把李明理家吓住,这样李明理如果能出来,他们自然会感激涕零了。

    他忙不迭的答应,点头哈腰的,可有是看在我给李玉姿每天一块钱的份上吧。

    我对两摆摆手,骑着车子向镇上行去。

    到了镇上,我先去了干爸家,干娘在家,干爸还在上班呢,我对干娘说了这件事,她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你去找你范叔不就行了吗?”

    我笑道“我怕给范叔找麻烦。”

    干娘用秀白纤细的手指点一下我的额头,笑道“你这个小滑头,什么麻烦,还不是他一个人说得算的事,先找人去那家吓吓他们,理曲的一方在他们,那个人是找打,再看看包点钱行不行,只要他们不追究了,那就好办了。”

    我忙拍马屁道“还是妈利害,这事一说,变得这么简单。”

    干娘端来一碟瓜子,笑道“你就别给妈灌汤了,说,到底有什么求妈的?”

    我坐进沙发里,开始嗑起瓜子,道“我是想问问妈,去求范叔办事用不用带点什么东西去,带点什么东西?我还不大了解他,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干娘惊异的盯着我,秀目圆睁,看了又看,像不认识似的,我被她看得莫名其妙,摸摸脸上,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忙问道“怎么了?妈,有什没对吗?我都被你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干娘扑哧一笑,轻轻打了我一下,道“我是想看看你到底多大了,你这个小家伙,确实有点可怕,想事比大人还周全,怪不得你爸一个劲的夸你呢,我还不以为然呢,现在我才知道,还是他眼睛毒,找到了你这个小怪物。”

    我笑笑,道“妈你可别这么说,我是小怪物,那你岂不成了老怪物了?”

    干娘咯咯一笑,道“小东西尖牙利嘴的,你范叔呀,跟你爸交情不一般,当初你爸救过他的命,他们就跟亲兄弟似的,你如果带东西去,定会惹得他不高兴,不如空着手去,再说,他喜欢练武,你教他两手,他就会高兴得不知东南西北了。”

    我点点头。又跟干娘说了会儿话,就去找范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