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19.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1章 一丝不挂

第021章 一丝不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早晨醒来,自己正睡在玖嬷的大炕上,旁边是玖嬷与思雅,两人都是一丝不挂,露出雪白的肩膀,都是头发散乱,难道自己在醉中把她们办了?我还真记不大清了。

    看看自己,也是不着片缕,越来越像是我想像的那种情况了,可惜自己竟没有印象,原本是要把她们灌醉的,没想到先把自己灌醉了。

    我掀了掀被窝,看看下身,竟沾有一丝血迹,看来,真的是把思雅上了,可惜自己是在那种情况下。

    两人被我惊醒,玖嬷睁开眼,思雅仍闭着眼,但眼皮跳动,睫毛微微颤抖,也是醒了。

    玖嬷看着我,怒道“昨晚你都干了什么?!!”

    我摇摇头,道“干了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玖嬷哼哼两声道“你这个坏家伙,竟把我跟思雅俩都给……,你说你混不混!”

    我能看到她眼底的一抹笑意,急忙着摆手道“我真的是醉了,什么也不知道哇。”

    玖嬷叹口气“你呀,真不知怎么说你好---”

    思雅已经睁开了眼,双颊通红,不敢看我。

    我道“思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确实喝高了,什么也不知道,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什么。”

    玖嬷只是看着我们,没有出声。

    思雅看着我,羞红着脸道,不说话。

    我道“我一定娶你!你答应嫁给我吗?”

    思雅看看玖嬷,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吧,然后轻轻点点头,几乎炕到的轻,又忙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我心中欢喜的心都快蹦出来。

    随即又冷静下来,道“思雅,我有件事先要说在前头,玖嬷与我不能分开,将来我们住在一起,行吗?”

    玖嬷的脸刷的变得苍白,我知道这个时候,她的心一定非常难受。

    “嗯”思雅在被里轻声答应一声。

    我这才真正的欢喜起来,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本想她这样的城市子,定然很难答应这种事情,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她竟答应的如此干脆。我一手一个,把两人搂在自己的怀里,躺在了炕上,恨不能长啸一声。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玖嬷已经跟思雅说起了我跟她的事儿,又讲了我从童年到现在是如何的苦,求思雅要好好对我。我醉后,不停的呼唤着妈妈,她们的心都碎了。我亿桌子上,拿着haxwx小说网…酒,仰头向天,口中呼唤“妈妈,妈妈,我真想你呀,你知道不知道,我想你都快想疯了!”

    一大口酒饮下,我大哭道“为什么,为什么呀,你走了,爸爸也跟着一块儿走,姥姥厩厩都不管我,温零零一个人,只能跟狗做伴呀,妈妈,妈妈呀,你儿子想你你知不知道呀,你跟我说说话呀,你来骂我间呀,为什没理我呀,你知道我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为什么还是只留我一个人!都是这个老天,这个死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它竟这忙我!我你祖宗!死老天,我你祖宗!妈妈,你出来骂我吧,你不是不让我怨老天吗?你出来跟我说说话呀,妈妈,妈妈---”

    我一边大骂一边将杯子扔到天上,良净听到落地的声音,不知扔到了哪里。这个时候,她俩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我掀了桌子,倒在地上,将站在我脚边的小狼抱住,搂在怀里“小狼小狼,就你最好,你最厉害了,谁欺负我你咬谁,总在我身边,有你在我谁也不怕,谁也不敢欺负我!好小狼---”

    小狼温驯的舔着我的脸,她俩已经泣不成声了。玖嬷变腰来扶我起来,我就不起来,死死抱着小狼,玖嬷就想扳开我的手指,小狼口中发出呜呜的低吼,牙呲了起来,玖嬷吓了一跳,不敢动我了。

    就这样,我口中不停的呼唤着妈妈,搂着小狼慢慢睡着了,她们才扶我起来,没想到,我倒在炕上的时候,将扶着我的思雅抱住了,跟着吻她,然后撕碎了她的衣服,她心中被浓浓的母爱充满,也没反抗,就被我上了,但我的她当然无法满足,含苞初放,流了很多血,最后实在不行了,玖嬷才接替她,就这样,我在迷糊中,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我听罢极为惭愧自己的失态,唉,酒这个东西呀,就跟敌人一样,千万不能轻敌,我就是在不知不觉中醉了,如果开始我有戒心,凭我的酒量,跟本不可能醉,也不至于弄出那一幕。

    我们三个躺了一会儿,玖嬷忽然道“思雅你今天就别去学校了。”

    思雅道“不行呀,快考试了,这两天学校的学习很紧张,我如果不过去,会耽误学生们的课。这种关键时候,我可不能离开。”

    玖嬷急忙道“可是你的身体……”

    “没事儿的,都一晚上了,休息过来了。”

    玖嬷摇摇头,我也有些莫名其妙,她为什么非要思雅休息呢,难道因为思雅是第一次,所以一晚上休息不过来?我难道这么厉害?

    没有了睡意,我们也穿上衣服,下炕。

    思雅穿上靴子,刚想走,忽然闷哼一声,弯下了腰。

    我忙扶着她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玖嬷笑道“去去,都是你这个害人精!”她似笑非笑,迷人的眼睛里露出调笑的神情。

    我挠了挠头,不解。思雅俏脸通红,轻轻坐到了炕上。玖嬷扶着她,小心翼翼的。就像一个婆婆伺候作月子的媳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好笑,这个婆婆也太年轻貌了。

    思雅红着脸道“可能今天真的不能去学校了。”

    玖嬷笑道“就别去了,别伤着自己。歇一天不要紧的。”

    玖嬷把我推了出去,让我先到大棚里看看,也换换李玉姿的班。

    我在大棚里呆了一会儿,等李玉姿回家吃完饭回来,只是亲亲她的小嘴,摸摸她的和,就忙着回到玖嬷家。

    玖嬷与思雅正在收拾我们昨天晚上的一摊子。思雅正穿着玖嬷的一套衣服,紫罗兰的小棉袄,青小棉裤,像极了一个俊俏的小媳,她高雅的气质丝毫没有被掩盖,反而更有一番异样的风情,雪白的脸,上面有两朵红云,更是娇迷人,玲珑的曲线被小棉袄勾勒的更加优。玖嬷仍是穿着那件黑的羊毛衫,凭添一股冷之气。她们两人好像两朵不同的鲜,在我眼前绽放,弄得我目眩神茫我恨不能把她们搂在怀里,好好的怜爱。

    思雅蹲在那里,忙着收拾东西,玖嬷则是往屋里搬东西,我奇怪,她们的活怎么换过来了,照理说应该是思雅搬东西呀。只见思雅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挪动自己玲珑的身体,难道还在疼?不会这么严重吧,不就是那层膜破了吗,书上说只是疼一下,然后就没事了,她怎么会这么疼呢。但我没好意思问,这么羞人的问题,一定能把思雅羞坏了。

    后来玖嬷才对我说,我那晚上太粗暴了,竟然把思雅的前面跟后面都插了,她实在炕过去,才不得不当着思雅的面儿跟我欢好。她早晨都觉得隐隐作疼,可能是思雅见识了我的厉害,才那么痛快的答应我跟玖嬷的事吧,真有点苦笑不得,有时候,你做的事很难说是对是错,无心插柳柳成荫之类的事只能说是老天在玩我们。

    院子里确实挺狼藉的,两堆灰烬是那两堆篝火留下的,桌子被我掀翻,地上满是碎碗碎碟片儿,还有满地的猪肝片儿,酱牛肉,羊肉串,那只被我扔到空中的酒杯也找到了,在门口儿的那一小堆碎玻璃碴儿就是了。

    我看到她们小心的收拾,心下有些惭愧,本来是好好的一场生日晚会,竟被我给搅了,也不好意思跟她们说话,忙又跑了出去。

    将手指弯曲放到嘴里,一声尖厉的口哨响起,高亢的声音直冲云霄,全村都听得见,这是我独家的口哨,带有我气功的“气”,别人根本无法吹出这么高音的口哨,别人在跟前听着都得捂着耳朵。

    小狼欢快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就像一阵风似的来到我跟前,一个直扑,跳到我怀里,我很净有这敏唤过它了,大多数时间我都在粘着玖嬷。

    我任它的大红舌头舔着我的脸,笑道“走,小狼,今天咱们上山抓兔子去!”

    小狼咛咛的叫,跳了下来,开始摇头摆尾的汪汪狂叫了两声,跑在了前头。

    我跟着它,爬上了南山。山上杳无人烟,只有三两只麻雀停在干枯的树枝上,草丛里,小狼就喜欢抓它们,急匆匆的往草丛里扑,惊起一群鸟,它就会朝着飞走的群鸟们狂叫几声,倒好像坚壁清野的土匪,所过之处,一只鸟也不留。

    山上的积雪还没化干净,现在的田里只剩下小麦,大地像被披上一块儿黄白绿交间的织锦,阳光很灿烂,整个天地光明一片,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小狼撒了欢的跑,跳上跳下,不时左右的跑,呼呼的喘气,大舌头都伸了出来。我也很净于山上这么眺望四野了,一层一层的麦田,池着农民的希望,山下的村庄四面环山,处在一个山谷下,倚着山坡向上,一家家,一户户,被四周的绿树笼罩,谷底是一条小河如玉带绕过村庄,用山清水秀来说我们水村是恰如其分。我曾问老爸为什么村里周围全是树,老爸说那是防空用的,战争时候避免飞机轰炸,我当时还大叫聪明,人民群众就是有智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