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27.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9章 岳母家

第029章 岳母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两个人去厨房忙活开了,我与思雅的父亲坐在客厅里,聊了起来,他什么也没有问我,只是拿出一盘棋,是象棋,笑咪咪的问我会不会下棋,我摇摇头,他又笑着说不会没关系,现在开始学。

    十多分钟后,我掌握了象棋的规则,于是我们两人下了起来,输是必然的,我一连输了三盘,但觉得自己的棋艺是突飞猛进,三盘过后,已经能与他打个平手,到了第五盘,我抢先将死了他的军,至此他几乎没再赢过,有时我让着他,让他赢两盘。

    思雅的父亲叫宋明之,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在市里小有名气。宋明之象看怪物一般盯着我,思雅进来收拾桌子,准备端饭,见她父亲的模样,问道“爸,怎么了?你怎么那样看着徐子兴?”

    宋明之摆了摆手道“我是在看他到底是不是人!”

    思雅娇声道“爸-,你说什么呢!”

    宋明之一愣,恍然一笑,道“哦,哦,我是说他竟这么聪明,简直是不可思议嘛,你知道他以前下没下过象棋吧?”

    思雅娇媚的横了我一眼,点点头道“当然没下过了,那里根本就没象棋,让他跟谁下去?!”

    宋明之又怪怪的看着我,让我有些不自在,他对思雅道“雅儿呀,看来你真是有眼光呀,你的对象可不得了哇,下了三盘棋我就下不过他了!照这个进步的速度,他很快就能成为高手!如果再经明师的指点,那可真是不得了哇”

    说着,起身激动的走来走去,好像得到宝贝一般。

    思雅听到自己的父亲夸我,眉开眼笑,道“爸,你就别夸他了,他这人本来就骄傲,你这么一说,他的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宋明之笑道“聪明人骄傲一点儿是难免的,好了,快端菜上来吧,我都饿坏了!”

    未来的岳母的脸然大好,我想,很可能是思雅把我的老底交待清了,岳母大人定是嫌我是农村人,感到配不上自己的儿。

    岳父大人溶热情,跟我说话很投机,饭桌上只听到他滔滔不绝的声音,我只是偶尔说间,可能恰到好处,让他的兴致更浓,我看他就像决堤之黄河,想刹住嘴也不成了。

    说老实话,我对岳母的冷淡并不生气,换成是谁也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儿嫁给我这样的农村穷小子,况且思雅气质高雅,聪慧过人,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但看得出来,她具有良好的教养,心中虽生气,表面上炕大出来,仍是温婉热情,极具大家风范。

    吃完饭,岳父要拉着我下棋,被思雅阻止,说要带我出去逛逛,熟悉一下,吃完饭散散步对身体有好处的嘛。

    我换上了玖嬷给我买的新衣服,外面罩着大衣,思雅也换了件衣服,水红的呢子大衣,丝毫不觉臃肿,反显得她身体修长,婀娜多姿。

    岳父端量着我们,笑道“呵呵,真是对金童玉呀,简直天生一对嘛!”

    思雅羞道“爸-,你说什么呢!”

    岳母道“你这个老头子,为老不尊!对孩子也没大没小的,别再胡说八道了!”

    在岳父的哈哈大笑中,我们出了门。

    下了楼,水泥小路,高高的路灯,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轻柔的彩,路边的小树微微摇动,映在地上的影子不停的变幻形状,四周的高楼灯火通明,现在正是人们下班回家,跟家里人围着桌边一起吃饭的时间。

    有几个孩子在那跳绳,玩得兴高采烈,但不时从楼上传来招呼吃饭的时间,只好依依不舍的上楼,人越来越少,剩下的人感觉无趣,也只能回家,我看着他们,心中颇为羡慕,他们都是幸福的,不知道玖嬷现在正在做什么,是在想我,还是在跟杏儿一块儿吃饭,享受着做母亲的欢乐。

    思雅穿着黑亮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嗒嗒的响,很有节奏,也很悦耳,修长的大腿更是撩人,在农村很少有人穿高跟鞋,最大的原因就是路不好,穿高跟鞋在那里走路,没有人能不崴脚。所以农村中的人都缺少了那股优雅动人的气质,不能穿高跟鞋,不能姿态优雅的走路,走起来大都是急匆匆的,像前面有块金元宝一般。

    她挽着我的胳膊,头偎在我的肩头,大衣下柔软的紧紧挤压着我的胳膊,让我有些心猿意马,故意用胳膊去按揉她那里,实在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走出这个小区,来到了大马路上,路上车来车往,在明亮的路灯下,显得跟白天没什么分别。路边的人也很多,很多年青人也像我跟思雅一样,相偎着慢慢的走,可能他们也是饭后出来散步的?

    我把这个疑问向思雅提了出来,思雅笑道说他们这些人是在谈恋爱呢。谈恋爱,呵呵,这个词我知道,我们那里都叫搞对象,我觉得还是谈恋爱这个词比较文雅,一个“搞”字是很难听的。

    我一边享受着思雅柔软的,一边观察四周,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思雅的话不多,只是默默的跟我一起走,偶尔回答我提出的一些问题,比如这辆汽车值多少钱呀,这座房子是干什么用的呀,那些的穿那么少为什没冷呀等等。

    我们只是向前走,我都有些迷路了,纵横交错的马路像小学时用的范格纸,很难记住到底走了几个十字路口,过了几条马路,就像没有尽头,一直走到天涯海角。

    感觉走了很远,就停了下来,说要回去,思雅听了我的话,要带我坐一次公交车。天一直是黑着的,我被思雅的弄得有些发晕,也记不得过了多长时间了,抓起她的手,看看她的表,已经是八点多了,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

    一根铁杆竖在那里,还有一个牌子,上面很着大大的一个3字,原来这是3路车,周围已经站了不少的人,个个都穿着大衣,包着头,手揣在口袋里,不停的跺着脚,天确实已经到了冷的时候,今年气候有些反常,直到快过年了,才下了场雪,天才冷了下来,数九寒冬,只有到了数九时候,才是最冷的时候。

    我把思雅搂在怀里,解开大衣的扣子,把她包住,偎在我怀中。思雅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怕别人看到笑话,我说了句“别人怎么看与我们无关”,就让她乖乖的听话,不再害羞。

    我的体质当然不怕冷,但这样确实很舒服,我们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像连成了一体,她柔软幽的身子在我怀中显得出奇的娇嫩,让我怜爱不已。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别的事物已经渐出了我们的视野,在彼此眼中只剩下对范。

    这一刻,我们完全的溶为了一体,她中有我,我中有她,再也不可分割。

    我们正沉浸在温馨的气氛中,周围的人忽然动了起来,就像平静的水被扔进了一颗石头,变得动荡晃动。

    我惊醒过来,忙对思雅道“有什么动静,出了什么事?”

    思雅轻轻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不悦的道“是来车了!”

    我心中也为被别人打扰而不高兴,吃到这话,真不能说什么,只好把搂着她腰的手又紧了紧。想让她更靠近我的身边。

    人群动了起来,朝一辆大车蜂拥而去,我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城里人也有这么粗野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粗野程度比农村有过之而不及,村里人平时虽然说话粗了一点儿,但对于尊老爱幼还是遵从无违的,我想,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老人与孩子在人群中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被人挤来挤去,却无法上车。

    人群中有一个老翁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正是这种情形,老人满脸的皱纹,眼睛有些浑浊,但身板还不错,看得出年轻时也是条硬汉子,小孩长得很清秀,一个小人胚子,长大了,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大人。

    老人极力握住小孩的手,两人已经被挤惦得很远,正被挤得越来越远,但两人极力向彼此靠拢,我有些不解,只要两人都上车了,再凑到一块儿也不迟呀,为什么这么怕被分开呢,可能是他们爷孙俩的感情极好吧。

    我看着他们,自己没有跟别人一样向车上冲,可能我不知道这是末班车吧。

    两人根本没有力量凑到一块,小孩看着爷爷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由大哭起来,不停的叫着“爷爷,爷爷!”清脆的声音透出一股无助。

    我听得有些不忍,看看四周,人们却是视若无睹,依然在奋力的向车上挤。

    后面挤前面,前面骂咧咧。

    我推开思雅,口里骂了一句“他妈的”,向前冲去。

    就像提小鸡一般,我一个一个把正在挤着上车的人提起来,甩到了后面,任其狠狠的跌倒,眨眼的功夫,倒下了一大片人,个个都倒在地上大骂,丝毫没有城市人的文化素质,我更加的鄙殊些人,原来,不过如此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