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34.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6章 非人虐待

第036章 非人虐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到了晚上,所有的准备已经做好了,这有些不可想象,东范友不停称赞,说以后做事久有这种高效率,高效率是在以后开公司的生意中应该强调的一条原则。我听了,忙牢牢记住。但想想又不放心,就让思雅给我一个小本,记在那上面,并随身带着。

    用她的话说那是备忘录。我深以为然,以后的事情多了,我的记忆力虽然很强,但不能保证什么都记滴牢的。俗话说“好脑袋不如烂笔头”,正是这个道理。

    东范友看着我跟思雅忙活着找本子,挑钢笔,只是不停的微笑。我能看出他眼中的赞许神。

    小晴也吵着要带备忘录,把我们乐坏了,思雅顺着她,也给她一个小本子,小晴乐滋滋的拿着,样子很骄傲。

    爷爷说自己不会设计屋子,想找一个朋友帮忙,要打一个电话。

    我们村只有一部电话,在村委会,是村里的。我于是带他去村委会。

    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都是些叔,大,还有叫爷爷的,爷爷笑眯眯的看着,笑道“阿舒你的人缘不错呀,而且辈分很大吧?”

    我道“还不是托我妈的福,她的辈分太大了,现在村里的人,辈分比我高的还真不多。”

    爷爷点点头,道“这就是农村呀,以辈分称呼,很有古朴的风格!”

    村委会在村子的中央,当初可能就是为了方便大家。书记叫李成,是李老太爷的儿子,今年有六十多岁。他这个书记当得还勉强合格,可能有李老太爷在背后撑腰,镇住所有的人,才能这样平安,要说才干,还是差一些。但人很好,很肯为大家卖力气。所以在村中的威望不是太差。

    李成与李太爷住邻房,他可是个孝子,由于李太爷坚持分家,不肯跟儿子一起住,他无奈,只好住在自己父亲旁边,好有个照应。我以前给李老太爷挑水,也帮他家干活,常常到他家吃饭,他有事来客人时,也喜欢叫上我,一起喝酒,我也善于揣摩人的心思,说话很对他的胃口,让他引为知己,呵呵,这也是生活逼出来的本领。

    先到他家,因为村委会已经没人,得找他开门。

    刚进他的门,一条大狗就扑了出来,汪汪两声后就嘤嘤的叫,亲热的使劲摇尾巴,往我身上蹭,这狗跟我很熟,李成的老婆从屋里出来,见是我,招呼道“啊,是阿舒呀,快进来快进来!”

    要说在村里,辈分不比我小的,也就是李成了,他跟我妈是平辈。

    “玖嬷,我舅在家吗?”我笑着道,一边带着爷爷往里走。

    李成老婆道“在在,正在屋里喝酒呢,你来的刚好,他正念叨着想招呼你廊一盅儿呢!”

    我走到她面前,道“玖嬷,这是我认的爷爷,今后就住在我家。”

    她并没有见过什么场面,还有些怕见生人,只是有些腼腆的打了声招呼。

    屋里李成正盘腿坐在炕上喝酒,小小的炕桌上摆了两个菜,一盘生一盘腌萝卜。

    “舅,正喝着呢?!”我进屋就忙打招呼。

    他酒盅半举,笑着“哟,是阿舒哇,快到炕上,咱爷俩喝一盅!咦,这位是?”

    我忙给他介绍,一听爷爷是一位教授,忙下炕,握手,道“我们这个小地方,竟能来一位教授,真的是老天保佑,快快,上炕坐着,热热脚!”

    接着,又对外面喊道“孩他娘,再做两个好菜!”那边答应了一声。

    爷爷没再客气,一起坐到了炕上,他不会盘腿,只好伸腿坐着。我们三个人喝了起来。

    刚喝了一杯,书记就赤着脚下了炕,在墙角的大柜里一阵翻倒,终于找出一瓶酒,扬着手里的酒道“阿舒,这是前两天别人送过来的好酒,我没见过,今天打开你尝尝怎么样。”

    我哦了一声,感兴趣的拿过酒瓶,爷爷看了看,笑道“呵呵,竟有六十四度,这个酒是差不了!”

    接着我们就聊起酒,什么酒好,什么酒劲大,什么酒上头,什么酒味大,滔滔不绝。

    爷爷竟能跟书记聊得很投机,说话也没有知识分子特有的清高,看来也是跟不少人打过交道。

    我们喝了半的酒,电话也没打成,明天再打也不迟,反正也不是很急。书记是已经醉了,不停的发着牢,说这个书记怎么怎么辛苦,我趁他不清醒的时候问他,怎样才当上的书记,才知道是需要入党,然后经常委会的审议选举,才能当上。

    我这才知道,现在我必须先入党了。可是,党是那么容易入的吗?

    很晚,我跟爷爷才回家。他跟小晴睡我的炕,屋里的炉子已经被玖嬷弄得很旺。我则是去大棚。

    李玉姿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给我开门后,一句话不说,低着头,红着脸,回到了沙发上。她潮红的小脸,再加上楚楚动人的表情,构成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惑。

    我紧挨着她坐下,肩膀与大腿紧贴着她,她身体的柔软与弹涌入我心中。

    看着她楚楚可人的样子,我的兽就大发。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小脸都快缩进脖子里了,晕红布满她的面庞与纤细光滑的脖子,耳根都红透了。这种羞红非常动人,我忍不住将手放在她光滑的颈上,滑腻柔软,“嗯”,她呻吟一声,颤抖的更厉害。

    手在细滑的颈上轻轻摩挲,感受着动人的滑腻与脉动,又将嘴唇放在上面,牙齿轻轻噬咬着,这娇嫩的肌肤,让我有股狠狠咬上两口的冲动。

    她幽幽的看着我,一幅可怜的模样,这个小妖,就是知道我喜欢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总是在勾引我。

    起身,慢慢的把衣服脱了下来,现出一具纤小饱满,肉光致致的雪白身子。

    头低垂,两只小手有意无意的轻掩着腹下那浓黑的幽谷。

    “摆成那个形状!”我道。

    这个大字形体她常做,很多次我都是让她这样做。

    仍像往常一样,她无奈而委屈的摆着那种最羞耻的姿势。身体颤抖,眼睛水汪汪的要滴出泪来,这种可怜让我更加想羞辱她。

    我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用目光奸她身体的每一寸,这是一种典心心理术,是从书上学来,这是让她从心理上完全屈服,感觉在我面前,再无什么秘密可眩

    “腿再张大点!”我冷冷的命令。

    她抬着看了看我,见到我冷酷的面容,又低下头,轻轻把大腿又张开小许。

    她试图不让它们流下来,大腿想夹住,但又不敢动,那种想动又不敢动的心理从她雪白大腿上的晃动显现无疑。

    “嘿嘿,那是什么?”我带着嘲笑的语气道。

    “你家卫强还行不行呀?”我装作关心的问道。

    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羞涩的扭过去,摇了摇头。

    “呵呵,那你想了又怎么办呢?”

    她不答,只是摇头,不看我。随着摇头,胸前梨形的大随之抖动,非常迷人。

    我走上前去,开玩笑似的伸指在她奶头上用力一弹,“啊-”她陡然发出一声尖叫,身体僵硬,几秒后忽然变软,像要倒下来。

    我一把将她扶住,看到她潮红布满了她的全身,明白她竟已经了。唉,都是我这一弹惹的。

    我气哼哼的把她扔到沙发上,抱起她的大腿,对准位置,狠狠的弄起来。

    她四肢缠住我,搂着我入睡。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最需要温柔,就轻轻的抚摸她,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拍着,就像一个男人在哄自己的孩子睡觉≤快,她就甜甜的入睡,脸上的满足与幸福看着让人微笑。

    第二天,我骑着思雅的自行车,去给干爸家送年货。在去的路上,我的脑海仍闪现着今天早晨思雅那有些幽然冷淡的表情。

    回荔,我一是忙着跟玖嬷亲热,再是忙着招呼爷爷的事儿,还真没有安下心来跟她好好亲热一下。可能是我心中的余气未消,我知道这样做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不够男人,可是感情的事儿,根本就没有心胸宽广这一说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