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35.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7章 死了老公

第037章 死了老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隐瞒与欺骗没有什么两样,不是我无法忍受,而是我无法忍受跟我在一个炕上睡觉的人的隐瞒与欺骗。这确实太危险了,什么事儿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次她能隐瞒我,就会有下一次的隐瞒。再有下下次的隐瞒,这就是我对人的了解。

    想起她冷清绝丽的样子,心中又涌起爱意,这么一位子,能够看得上我这么一个农村小子,确实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我确实应该好好的疼她爱她,让她过得幸福。

    到了干爸家,干爸不在家,说是跟范叔出去打猎了。干娘就问我为什么又回来过年了,不是去思雅家了吗,是不是思雅的父母不同意。

    干娘不是别人,她已经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儿子,我于是说起我跟思雅闹了别扭的事,遭到了她一通数落,说我处事太过激烈,不够圆滑,这样可能留给思雅父母的印象很差。又说思雅隐瞒翁然不对,但也是情有可原,不能太过严格,又站在思雅的立场,严厉批判了我的不对,让我也颇感惭愧。

    快到中午,我当然要赖在这里吃饭,还要吃好饭,干娘只好出去,要到商店买些东西。

    我正在那看电视,忽然见到干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进门就叫“小舒,快,快,跟我走!”

    我忙蹿了出去,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干娘喘着气,断断续续的道“你厩厩出事儿了!”

    我一惊,他怎么总是出事呀!但心中仍是担心,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他好像被车撞了!”

    “什么?那要不要紧?”我急忙道。

    “看起来挺重的,可能有危险!你玖嬷哭得像泪人儿似的!叫我回来招呼你!”干娘道。

    我心里喊着冷静,冷静,站在门口不动。深呼吸几口,开始运一篇清心咒。

    干娘在旁看着急得直跳,大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快去,怎么反而停下了?!真是急死我了!”

    清心咒就是间咒语,但很管用,我的心已平静下来,脑子恢复清明。道“不急,越急越出乱子,家里有钱吗?”

    干娘一愣“咦,要钱干什么?噢,明白了,有有!”

    她忙跑到里屋,拿出一个包,鼓鼓的。然后她带着我向前跑。

    大街上很冷清,有一群人就极为显眼,我不用去看就知道那就是厩厩出事的地方了。

    我超过干娘,飞跑过去,拨开看热闹的人群,见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厩厩,肚子破了一个口子,血正从他的肚子里向外流。

    新玖嬷正哭着用衣服按住向外涌血的伤口,可是根本没有用,很快雪白的衣服变成了红,血仍在流,她哭着,又撕下自己的一块衣服,捂向厩厩的伤口,仍是无法止住血,她看着已经昏迷的厩厩不停的哭泣,只是用手死死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显得那么无助与可怜,周围的人静静的看着,像是在看一场戏。我用力将靠里的人向外拨,道声“玖嬷,我来了!”

    她抬起头,已经哭得红肿的眼露出惊喜的光芒,忙用沾满鲜红的血的手抓住我,激动的道“阿舒,快,快救救你厩厩吧!”

    我紧紧握了握她的小手,坚定的道“放心!”说着,我扶起厩厩,他已经变得僵硬,面煞白,开始发青。嗡不得惊世骇俗,闭上眼,运足功力,手掌拍上正向外涌血的伤口,一股冷气送出,血渐渐止住,我又向他背后拍了两掌,送出两股纯阳之气,护住他的心脉。

    做完这些,忙抱起厩厩,朝人群冷冷看了一眼,大吼一声“滚开!”撞开人群,向医院冲去。

    干娘已经将钱塞到我手里,人们只能看到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像一阵风似的,眨眼间跑祷了人影。如果不是看到那位浑身是血的漂亮少,还真以为是自己的眼了呢。

    我已经顾不上什么韬光隐晦,运功于脚,像踩着风火轮一般向医院冲。撞开门,冲进了医院。

    由于有了钱,医院马上抢救厩厩。尽管如此,仍旧是不能救回他。说是什么肝什么脾破裂什么的,我已经无心去听,耳边只有新玖嬷那凄厉的哭声……

    厩厩死了,厩厩死了?厩厩死了!

    我定定的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厩厩,他的脸已经变成暗青,眼睛闭着,很安祥,再也没有平时对我的横眉冷目。其实厩厩与妈妈长得很像的……

    担架就停在医院的走廊里,新玖嬷凄厉的哭声在走廊里回荡,像一把钢刀在绞着我的心,感觉自己的心被这把钢刀绞成一块一块,四分五裂。

    我忍住痛苦,扶起正扑在厩厩身上的新玖嬷,道“玖嬷,别这样,让厩厩安心的走吧”

    新玖嬷放声大哭,道“正峰,正峰—,你别走哇,你怎么这么就走了,正峰啊—你不能丢下我呀”一声声呼喊像在倾诉着对厩厩的依恋与不舍,我这才发觉,可能她对厩厩的感情是真的吧—

    我将她搂住,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这个举动很出格,但在这个时候,谁又会去想这些呢,我本不太在乎别人怎么想,而且心情痛苦,更加肆无忌惮,眼中只有厩厩那安祥的模样。

    这时干娘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这种情形,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向干娘笑了笑,说道“还是晚了!”笑的时候,感觉脸上的肌肉都被冻住,动弹不了,只能扯动一下嘴角而已。我想,这一笑,比哭还要难看吧。

    干娘叹了口气,将我怀中的新玖嬷搂到自己的怀里,轻声道“子,别难过了,难过也不济事了,谁都逃不了这一条,还是先把后事办好,让他好好的走吧!”

    新玖嬷哭个不停,我看着厩厩安静的躺在那里,心又是阵阵绞痛。压下心中不停沸腾翻滚的情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打了个电话,让厩厩公司的人派辆车过来,让他们买两个圈带过来。

    征得了新玖嬷的同意,我将厩厩拉回了村里。在车上,新玖嬷已经不再哭泣了,只是红肿着双眼,痴痴的盯着厩厩,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像是一座雕像立在那里。我知道她的内心的悲伤,小时候经历的那种痛苦我刻骨铭心。

    车缓缓地进了村,来到我的门前。周围已经聚了很多的人,叹息声一片,确实,在他们的眼中,水村就出厩厩这么一个大能人。

    葬礼举行的很隆重,由村委出钱,成立一个制殡委员会,专门负责。我只是戴着大孝,以长子的身份跪在灵前,答谢来人的吊唁。杏儿已经通知到了,但赶不回来。

    悟在灵前,先前压抑着的情绪纷纷涌了出来。

    厩厩的死,对我的触动很大,武功并不是万能的,人的力量再强,毕竟无法与自然抗衡,如果我的功夫再厉害一点儿,能不能把厩厩救活呢,答案是不可能。

    这可能就是无奈吧,这种无奈我小时候体会过,那种无力感激励着我拼命的练功,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充实自己,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强大,能够抵抗上天强加到我头上的命运,现在我才发现,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我垂着头,呆呆的看着地上各种各样的鞋走进来走出去,心中仍在想着厩厩在我奔跑时醒过来的眼神,那种对生命的留恋与渴望,那时,让我替他去死,我都愿意。

    我深深的自责,为什么在他活着时那么跟他作对,没有给他一点儿温情,直到他死了,我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在乎他。感情,确实需要去珍惜。人呐,就是那样的脆弱,可能一点点的伤害,就不得不无奈的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在活着的时候,要好好的活呀!要好好的活呀!

    随后的几天,我沉默下来,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脑袋里总是在想着厩厩生前与我的点点滴滴。他临死前的眼神不时的在我眼前闪现。我感觉原来的一些看法正在被我自己否定推翻,头脑有些混乱起来。

    晚上,我搂着玖嬷或者思雅安静的入睡,常常会半里醒过来,梦到厩厩,梦到他的眼神,那里包含的不甘与不舍,那种对生命的留恋不停的敲击着我的心灵,让我痛苦,那种无力的感觉越来越让我难受。

    我以为自己很坚强,但童年经历过的无助与痛苦却仍扎根在我的心底,当我脆弱时,又跑了出来,完全控制了我,使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也许,当我对这种痛苦麻木的时候,我才能真正的坚强吧。

    我对思雅已经不再生气,经过了这一场事故,我对生命有了很多的感悟,心也变得宽广起来,其实世事无常,真的不要计较太多,抓住眼前,珍惜现在才是我最应该做的。我开始审殊段感情,想想以前的种种,她因为喜欢我所以处处委屈自己,但娶没有得到我的真心,自己对她确实太残忍了。

    我非肠怕,害怕有一天,同样的事情再次在眼前发生,我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不甘的离开这个世界,却没有什么办法。我娃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如果是玖嬷或者思雅在我面前恋恋不舍的死去,我想我也活不了……

    晚上,我静静的搂着思雅,不说一句话。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回圆,像是十六的月亮,银白的月光像水一般洒了进来,透过窗户,落到我跟思雅的被上。窗外不时传来几声狗叫,是村里有人在走路,可能正忙着回家钻进暖耗被窝里吧。

    我的手放在思雅的高耸的上,大腿搭在她的大腿上,静静的拥着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