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37.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9章 雪白的大屁股

第039章 雪白的大屁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来只是做那事儿,还无法把一个孩变成一个人的。必须还要有感情的滋润,才能让她们神奇的丽起来。

    她温柔的伺候我起来,表情专注而甜蜜,就像一个刚结婚的新娘子,浑身散发着幸福,我衣服穿得很少,只是一个内衣,一件羊毛衫,没有棉袄,她一件一件帮我穿,倒象是一个母亲给孩子穿衣裳,根本不让我动手,连袜子都是她给我穿。

    我童心大炽,躺在炕上,用另一只脚揉她软中带硬的,被她羞涩的打了两下,才老实的让她穿起来。费了好长的功夫,才收拾停当,她这时已经两颊通红,喘息粗重,有些情动了。

    到玖嬷的屋里做早课,她已经在做饭,见我出来,神复杂的瞪了我一眼,我忙跑上去,手脚嘴齐用,直把她弄垫红耳赤,她表面上发怒,眼睛里却是欣喜。

    做完早课,两人仍在思雅屋里嘻嘻说笑,我用力咳嗽一声,她们才停下来,一齐出来,真的像是两朵盛开的一样,整个屋子都变调亮许多。

    我去招呼爷爷与小晴过来吃饭。吃饭时,小晴夸思雅比原来更漂亮了,弄得思雅羞红着脸不停的的向我看,目光中全是柔情蜜意。

    上午,我要去镇上,到新玖嬷家看看,杏儿现在也跟她住在一起。再就是让范叔帮忙查一查到底是谁撞的厩厩。

    先到范叔那里,查不出来是谁,好像是外地的车,是一辆小面包车,开得很快,出事后根本就没停,恰巧当时没有人在场,只能不了了之。我心中非常的憋气,可是世事不如意十之,没办法。我现在已经能平静的接受这种事了。

    从公安局那里出来,我先到了干娘家,问了问新玖嬷现在的情况。有杏儿陪着,没什么大事,只是她现在仍旧情绪不高,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时间是最好的灵药,我也相信这一点儿。

    门是杏儿开的,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秀气的脸上全是憔悴与消瘦,人却仿佛比以前漂亮许多,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厩厩死后,她也长大了。

    “是阿舒啊,进来!”她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语气里充满着颓废,没有一丝生气。

    屋里静静的,新玖嬷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表情显得有些呆滞,显然心没放在电视上。

    整个屋子显得死气沉沉,根本没有活人的气息,我感觉非常的阴森。

    坐到新玖嬷身边,看着她一动不动的眼神,心又开始了疼痛,眼前浮现出当时她徒滥捂着厩厩伤口的情景,那种孤苦无助的模样在我心中总也无法消失。

    “怎么回事?”我转头问杏儿。

    “总是这样,除了吃饭,其余时间总是这样发呆。”她看着新玖嬷,眼睛里满是痛苦与怜惜。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叹息,本来想叹息一声,但忍住了,如果发出这一声叹息,会让她们更感觉到自己的可怜与痛苦,更是失去了生机。

    我握住新玖嬷的小手,滑软的小手,却是冰冷冰冷,没有一丝热气。将一股内息私她身体,温暖一下她的身体,又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不顾杏儿惊异得眼睛溜圆,小嘴大张的模样。

    新玖嬷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任我搂着,动也不动∶像对外界已经失去了知觉。我两只手送出不同的内息,一冷一热,经过了厩厩的事后,我有重顿悟的感觉,功力也大进,不再像以前那样一给人输气,自己就无力为继了。

    手轻轻拍着新玖嬷的背,轻轻说道“想哭就哭吧,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她冰冷的身体渐渐变软。开始抽泣,哭泣声由低至高,最后放声大哭,我搂着她,感觉出她的身体是如此的纤细弱小,真的想搂在怀里好好呵护着。

    杏儿也低着头,肩膀抖动,抽泣不已。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搂着她,任由她放声的大哭,不过,很快就感觉到肩膀那里凉凉的,那里已经被泪水湿透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哭泣声渐渐弱小,她慢慢平静下来,离开我的怀,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擦自己的脸,不敢看我,经过泪水洗礼过的脸更加动人,白里透红,红肿的双眼更显得楚楚可怜。

    我本来应当叫杏儿表的,可从来没有叫过,一直是叫她杏儿,时间长了,她也习以为常了。

    “杏儿,今天中午我在这里吃饭行吗?”

    “啊?啊,行呀!”她有些错愕。

    “那你去做饭吧,做一顿好饭!”我厚着脸皮说道。

    她看了我一眼,可能想骂我两句脸皮厚,但张张小嘴,没有出声,还是去做饭了。

    新玖嬷已经不再哭,坐在沙发上,专注的看电视,脸上不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模样,已经有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杏儿的手艺还真得到了玖嬷的真传呢,饭菜里带着独特味道跟玖嬷做的饭里一样,我吃得很。

    两人的饭吃得有些勉强,都是强逼着自己在吃,饭量与心情的联系很大,我也可以理解。

    吃完了饭,我对新玖嬷说让她与杏儿到我家里去过年,一起过年热闹一些。

    她还不大喜欢说话,只是摇头,其实也难怪,她与玖嬷的关系非常尴尬,在一起,心里定不会痛快,但是她们的样子确实很可怜,我总想为她们做些什么,这个家里没有男人,一点儿没有生气。

    没淤说什么,我离开了她们家。一路上总是想着怎样让她们过得好一点,实在是太难办了,两个玖嬷是不能见面的,我又不能两玩顾,确实挠头。

    爷爷的房子已经开始动工,快过年了,大家都干得很有劲,我也不吝啬,好烟好茶供着大家。爷爷每天都在旁边看着,眼里全是笑容。这几天,思雅与我的感情突飞猛进,她看着我的眼神甜蜜而温馨,完全没有注意到别人看她的眼神,这样看我,别人又不是瞎子,只有小晴一人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与玉凤看她时总是带有一股促狭的笑意,她这么聪明敏锐的人,攘无所觉,真的让我感动非常。

    我的心情已经好了起来,也不再去想厩厩的去世,只是为新玖嬷以后的日子担心。现在这么一个公司,要由新玖嬷自己承担起来,恐怕有些吃力,农村,人还是不被大家看重的。最起码那些手下就不会太驯服,他们会感觉自己大老爷们一个,还要听一个人的,太没面子。

    这是现状,没有办法改变。我呢,实在不方便这个时候出头,也挺麻烦的,不出头吧,恐怕公司可能倒闭,出头呢,别人定是会说我对公司有非分之想,但我对别人的看法是不屑一顾的,最怕的就是新玖嬷这样想。

    我说自己对这个公司一点儿没有什么想法,那是欺人之谈,但想想新玖嬷的可怜样子,厩厩什么也没给她留下,只剩下了这个公司,她孤零零一个子,无依无靠,我再去把她这仅有的公司抢过来,简直是没有人,如果这么做,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我非常想帮她,但又不能过于热心,真的很难。

    晚上,我睡在玉凤的炕上,思雅也过来了,一边一个,我惬意的搂着她们,她们静静的枕着我的胳膊,贴在我的胸前。四个柔软的肉团紧紧压着我,感觉浑身放松了下来,一天来的些许倦意跑祷了踪影。

    我现在已经学会把自己的问题提给她们两人,集思广益,集思广义,这个词蕴含着一个绝妙的处事范法。

    一个人再聪明,也不可能把事情想得透彻周全,如果是几个人一起想,很容易的就能将事情弄通,往往别人的一句话或者一个想法,能让你豁然贯通。

    玉凤与思雅都是冰雪聪明的人,只是没给她们机会表现而已。现在我有什么难决定的事儿,总是三个人躺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睡觉前总能把事情解决了,我发现自己是捡到宝贝了。

    最终我们讨论的结果就是先放一放,阮明理留心一下,把情况及时向自己说说,以备将来帮助新玖嬷。我现在想的是怎样入党,怎样能当上村长。

    清晨,我早早起来,做完早课,向李成家走去……

    进了李成的家,他老婆不在,他盘腿坐在炕上戴着镜看报纸。镜并不是谁都能有的,农村人,根本不看个字,眼了也没什么大碍,再说镜非常的贵,一般人家根本舍不得买。

    镜挂在鼻梁上,很低,只能向下颗能透过它看东西,见有人进来,他目光直视,透过镜的上范,看到了我。

    笑着把镜摘下来,道“阿舒呀,快进来!”

    我坐到炕上,顺手拿起放在他腿边的烟袋锅,给他点上一锅烟。

    舒服的吐出几口烟气,他惬意的道“你小子,准是有什么事儿求我吧?”

    我想了想,道“舅,我想当书记!”

    “咳咳……”他正在悠然的抽着烟,一下被呛住,剧烈咳嗽起来。

    我忙帮他顺气,轻轻捶着他的背,过了一会儿,他才停住咳嗽,喘着气道“你呀你呀,差点吓死我!”

    我笑道“舅,我说的话你就那么吃惊?”

    “吃惊,哼哼,我是吃了大惊了!你小子什么话都敢说呀,真的是要吓死人!”他气哼哼的道,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袋锅。

    我坐安稳,道“舅,我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想当书记,当然,并不是说现在,只是在将来,等你老的干不动了,我就接你的班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