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39.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1章 近亲表妹

第041章 近亲表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这才松了口气,恨恨的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两下,引起了她的惊叫,看着她又羞又怒的神情,真的很人。 于是又将她扑倒,在她柔软的身子上揉捏,手渐渐伸到了下面,一用力,她闷哼一声,身子一僵,我拿出手来看了看,已经满手粘液,透明的液体在灯下闪着的光芒。

    将手在她眼前晃动,她羞涩的转开目光,我轻笑了几声,道“思雅,是不是想要了?”

    她雪白的面颊上升起了两朵红云,红红的小嘴紧闭不说话,我将手上的液体抹在了她的脸上,用腿分开她雪白修长的大腿,对准那湿湿的洞口,缓慢而坚定的向里挤去。

    “哦--”她长长的一声叹息,紧紧皱在一起的眉毛舒展开来,我停驻在最深处,静静的不动,感受着里面的紧箍与温暖,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湿润,牙齿咬住了她的红肿的小嘴唇,轻轻的啃噬,她口中的芬与玖嬷的不同,也是非常的好闻。

    她的反应渐渐热烈,主动将小舌头伸出来,来勾引我的舌头,滑腻的小舌头引着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口中,在那里尽情的纠缠,也开始一松一紧的活动,像被一只小手紧紧握住,一松一紧的抓握,舒爽异常。

    她的身体渐渐扭动,变得越来越热,用力的往我的身上挤。

    这时,从东屋飘来一阵咯咯的清脆的笑声,是杏儿的声音,我能想像出她们母俩挤在一块儿,轻轻的说话,更像一对在谈心。两人并排躺在炕上,就像一对儿一块儿开放,展现各自的娇媚。

    玖嬷与村里的人不同,教育孩子的方式也不一样,她从不认为小孩子什么也不懂,杏儿在她跟前,无拘无束,没有矮一辈的感觉,玖嬷跟杏儿说话也是很温和,感觉真的很好。到城市里走了一趟,发觉玖嬷的教育范式跟城市的父母们很像,对孩子都很尊重。

    思雅停下动作,羞涩的道“杏儿在呢!我刚才都忘了!”

    我嘻嘻笑道“她在又怎么了,又不会跑过来,不必害羞,她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夫俩人做夫间的事儿,有什忙羞的!”

    说着,又把她搂住,将她的小嘴封住,不理她的抗议,将她压在身下,轻轻的活动。

    她柔软的身子就像一个软软的垫子,我趴在上面非常的舒服,看似苗条单薄的身子却非常耐压,我整个身子压在上面,她根本不会觉得不舒服,反而会发出愉悦的哼哼。有一次,在我们处在兴奋的状态时,她说自己没有我的大腿压着,晚上睡觉都觉得不踏实。我能体会出她的感受,就像我晚上睡觉时,其实根本不需要被子,即使在寒冷的冬天,我也不需要。但我一直盖着被子,就是因为没有被压着,睡觉不踏实,不习惯。

    她用雪白的手捂着自己的小嘴,屋里安静的很,偶尔一两声狗叫飘荡在村子的上空,还有东屋里不时传来一阵的笑声,再就是我们下身响起的扑哧扑哧的声音。思雅的呻吟被捂在了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随着我节奏的变快,她身体渐渐抖动迎合,头用力的左右摆动,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随着头甩动,更增娇媚,小手已经顾不得捂嘴,用力的抓着枕头,那么用力,细嫩的皮肤下面的青筋隐隐浮现。

    思雅悦耳的呻吟声渐渐上扬,我听到东屋里已经没有了声音,只有两人粗重的呼吸声。显然思雅的声音被她们听得清清楚楚。

    我想象着杏儿的模样,心中不由更加兴奋,对思雅的愈加猛烈,她已经变得疯狂起来,用力嘶叫,头不停的摆动,像一只被钉在木板上的蛇,挣扎不已。

    我轻笑道“思雅,舒服吗?”

    说完用力一捅,穿入了她的最深处,停在那里揉了揉。

    她噢的一声,轻声叫道“啊,啊,用力……用……力,噢---,死了死了……”声音渐高。

    她的叫声高低婉转,沙哑而滑腻,让人血脉贲张,我更是猛烈,将顶在她的深处,用力的揉动,这一招非常厉害,没有几下,她就浑身颤栗,开始哆嗦起来。

    我没有放过她,随着她的哆嗦而不停,她在炕上扭动,手用力的捶着炕,嘶声叫道“啊……不……不……不行了,饶了我吧,啊--”

    没有理会,继续用力的,眨眼间,一声高亢的尖叫响起,她身体躬起,开始痉挛,开始用力的吸吮挤压我的,我也顺势放开,出来,像机关枪一般在她的里面扫射,又引起她的几声尖叫。随即瘫软下来。

    我的手仍留在她的上,轻轻的揉捏着,细密的汗珠布满她的全身,在灯下像全身涂上了一层油,皮肤上的红晕仍未褪去,白里透着红,得让我睁不开眼,看着得让我发呆的思雅,我心里异常满足。

    躺在换好的炕单上,思雅有些懊恼,说明天没脸见杏儿了。说着还恨恨的掐了我一下,不过,到了我的身上就变得很轻,可能深怕弄疼我了。我感受着她对我的爱意,心中幸福难耐,笑道“干嘛理会她,你别看她温耗模样,心底下她可是骄傲的公主!你放心,明天,她一定会装着什么事也不知道的样子。”

    “真的?”思雅看着我,仍未褪去的红晕使她比平时更加娇媚人。

    我轻轻亲了她一下,笑道“她那点心思,还瞒不过我!”

    早晨起来的时候,思雅已经不见人影,我听到厨房里三个人正在说话,说的是杏儿在学校的趣事儿。不时引起三人的咯咯笑,三种声音各有妙处,非惩谐。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阳光还没有出来,但天很清,定是阳光明媚,吴着身子,去将窗户打开,一股清新空气冲了进来,令我身心舒畅。天还没放开,是轻蓝,异常纯净,纯净的让我感动。我探出身子,用力的看着天空,想将这种纯净的蓝烙在脑子里。

    正在入神时,忽听一声尖叫,转头一看,见到杏儿正满脸通红的站在厨房的门口,透过院子,正看着我呢。院子里什么也没有,窗户朝南,厨房朝西,让在那里当然能看到我这里。

    我这才意识到我什么也没穿呢。玖嬷与思雅急急从里面冲了出来,看到了这幅情形。

    思雅也是脸一红,抿嘴一笑,明亮的眼睛瞪我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玖嬷则是笑了起来,道“看你大惊小怪的!吓得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杏儿委屈的道“妈--,你看他那个样子--”

    玖嬷笑道“好了好了,你颈没看见就行了,他又不是外人,小时候你们还不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

    杏儿的小脸更红了,跺了跺脚,转身扎进了厨房里。

    玖嬷爱怜的看着她,转身看到我已经穿了衣服,嗔怪的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进了厨房。

    思雅小嘴一撅,哼了一声,也进去了。

    我有些苦笑不得,只好叹口气,开始做起早课。

    做完早课,舒了口气,用力吸了吸外面的空气,太阳已经升起,暖耗阳光从窗外进来,照在我的身上,我仿佛能感受到它传过来的热量,可能是我的功力增加的缘故。凝神一听,她们三个坐在客厅说话呢,真不理解人在一起为什么那么多的话要说。古语云三个人一台戏,现在看看,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儿意思。

    看到我走出来,坐在客厅里的三人停下了嘴,玖嬷笑道“现在吃不吃饭?”

    我点头。玖嬷站起来,道“杏儿,帮妈端饭!”

    这一句话无疑对杏儿来说是一剂救命药,正在尴尬的她忙应了一声,看也不敢看我,匆匆走了出去。

    思雅看着她,抿嘴笑了笑,嫣然的看了我一眼,也帮忙去端饭了。

    吃饭时间,杏儿也是低着头,不跟人说话,只是默默的吃饭。玖嬷与思雅两人只是看着她不停的抿嘴笑。其实杏儿这个样子挺可爱的,没有平时那种温和而不可侵犯的庄严,反而多了一股人气儿,不再是那么高傲了。

    我的心情莫名的好,很快吃饱了饭。我们吃饭吃得晚,她们都在等我做完早课,爷爷与小晴的饭她们已经送过去了。

    在我难过的这几天,房子已经盖好了,只是忙着装修,爷爷整天与大家伙泡在一起,指挥着该怎么干,这是他以后的家,他总是严格要求,高级知识分子身上的追求完的精神又体现了出来,一丁点儿地方也不能马虎,弄得大伙叫苦不迭,有人跟我反映,我是趁机吹捧了爷爷一通,通过他们与爷爷取得成灸对比,说明确实是他们应该学习爷爷这种认真的做事儿习惯。

    人都有这个毛病,什么事儿习惯了就感觉不出特别的了,认真的干了几天,他们也变得认真起来,不必爷爷盯着,也能做的很好,让我看到了人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只要你能去激发它们。

    又是赶集的日子,已经临近过年,东西变得贵了起来,但我的菜仍没有涨价,由于只有我一家,仍能卖些青菜,其余的人都在卖大白菜呢,所以也不怕犯了规矩。这一做法当然是深受买菜人的好评,对那些老主顾们,我更是卖得便宜,其实只是便宜那么一丁点儿,却让她们合不拢嘴儿。这也是我经过仔细观察得出的一个结论,人们往往并不注重得到便宜的多少,更注重的是能不能得到便宜。

    本想留着一些带给干娘,没想到实在不够卖的,老主顾在那儿,没办法,只能全卖了,等明天再专门送些过来就行了。

    到了干娘家,干爸也在家,正跟范叔在下棋,见我来了,范叔非要跟我下一盘,说要试试我的棋艺。自从跟思雅的爸下过棋以后,我的棋艺有了质的飞跃,很轻易的将他斩落马下,让干爸很是取笑了一顿,说他自不量力,非要用鸡蛋去碰石头。

    范叔与干爸去说自己的功夫确实大有长进,力气大增,现在没事就是练功,感觉自己的人都变得年轻了。不住夸我的功夫厉害。我当然又是大力鼓吹了一通这套功夫是如何如何神奇,更增他们的信心。还说有壮阳之效,正在旁边的干娘听得满脸通红,看到干爸那坏坏的笑意,我知道他们是已经验证了这个效果。

    我对范叔道“范叔,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我厩厩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