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40.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2章 漂亮干娘

第042章 漂亮干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干爸的茶杯在半空中停住,惊问道“什么?被人害死的?”

    范叔面如常,点点头,道“我也有同感!”

    干娘也很惊讶,道“那是他得罪人了吗?”

    “干娘你知道前一段时间我厩厩被别人打了吧?”我问道。

    干娘点头,道“知道哇,你还去看过他两次呢!”

    我低沉着声音道“那次以后,我就知道有人对他非常娃,便不让他去查什么人干的,要收敛一点儿,其实他心里也应该有个数,但没想到竟有人想让他死!”

    说到这里,我心里的怒气陡增,有种毁灭一切的冲动■然感觉到他们眼有异,眼睛都直直的盯着我的手。

    我一看,才知道自己刚才失神,手里的空茶杯竟化成了粉末。近些日子来,我的心境起伏变化很大,还有思雅与玖嬷总是与我腻在一起,功夫进步神速,没想到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

    松开手,白的粉末轻轻洒落,在地上堆成一个尖尖的小堆,我对着目瞪口呆的三人道“不好意思,把杯弄碎了!”

    三人回过神来,都长长舒了口气,范叔嘿嘿笑道“厉害厉害,果然是武功高强,以前我还真的不相信有人能捏石成粉,今天才是真正开了眼界,你小子原来一直深藏不露哇,今天才知道你有多厉害!”

    干娘还有些迷糊,蹲下来用手沾了些粉末,在手里拈了拈,口里直道“神了神了!”

    我有些苦笑不得,自己现在还是太嫩,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可是一个大忌,自己身负武功,如果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后果是十分难测的。

    我笑道“好了,您三位就别大惊小怪的了,如果你们能够认真练我教的那套功夫,也能办得到!”

    干娘的表情还算正常,干爸与范叔就表现的不堪了,都兴奋的嘿嘿笑,真的有几分奸笑的味道。

    干娘又换了个杯子给我倒上茶水,我喝了两口,才想起刚才的话,道“我想,我厩厩很可能是被打他的那帮人害的!”

    说到这里,我仍是有些怒气。范叔道“很有可能是这样。现在很少有人敢请人收拾自己的对头,你说过你厩厩那次被打,下手的人很专业,看起来是个老手,而我们这里还没有这样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请的外地人!”

    我接着道“而且撞我厩厩的车也是外地的车,这两件事一串连,很显然是同一伙人!”

    范叔点点头,喝了一口茶,道“但是现在根本没办法继续追查,人都跑祷影了!”

    我冷笑两声道“我要找的并不是下手的人,而是那个指使人!我没动声,就是不想让对范发觉,这个人很快就会冒出来!因为他一定是冲着我厩厩的公司来的!”

    干爸与干娘都静静的听我们说话,没有插嘴。这时干娘道“这个世道怎么越来越乱了,竟然有人竿人杀人了,想想都让人害怕!”说着还拍拍胸脯,叹了两口气。

    干爸笑道“放心,你从阑得罪人,谁闲祷事儿来杀你!”

    范叔道“你千万不要冲动,这个人心狠手辣,说不定会对你下手呢!而且他能这么做,也定不是一个平凡人。”

    我点点头,心众想着计策。隐隐有兴奋的感觉。

    本来想到厩厩家吃饭,可是范叔也在这里,干娘怎么也不答应我走,只好留下来跟他们喝酒。

    席间我讲到我认了一个爷爷在村里养老,两人很好奇,说非要到村里去认识一下。当时镇里大学生都非潮见,杏儿算是最有出息的,考上了大学,全镇也就她一个而已。教授,那可是神秘遥远,谁也没见过,要说见也是电视里见过而已。他们的心情我当然理解,也就答应给他们引见一下。这感觉好像爷爷是国家主席一般,见到的人都感到很荣幸。

    酒足饭饱,我告别了干娘他们,去厩厩家。

    刚到门口,门忽然被打开,冲出一个人,男人,四十左右,身材高大,面凶恶,怒气冲冲的冲了出来。

    我没有见过他,忙冲里面招呼到“玖嬷,我是小舒,在家吗?”

    新玖嬷从屋里探出身子,答应了一声。我这才放下心来。

    进了屋子,我问道“玖嬷,那是谁?”

    她噢了一声,道“那是个无赖!是你舅生前的一个死对头,也开一个运输公司,总是与你舅抢生意!”

    我心中一动,道“那他来干什么?”

    她的气好了很多,已经炕到伤心的表情,可能已经忘了,也可能埋在了心底。

    她撇撇嘴,不屑的道“你正做梦,想让我转让公司给他!”

    我心中的疑问更大,看着她,定定的想了一会儿,在思索是不是告诉她我的怀疑。

    “怎么了?”她等我发完呆,才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定定神,决定还是告诉她一声为好,也好让她有个防备。

    “玖嬷,你对厩厩的死不感到有些奇怪吗?”我眼神射入她眼睛的深处,想看透她的思想。

    她一呆,不像伪装的,面有些迷惑,道“奇怪?怎么奇怪??”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她也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我想她的脑筋一定在飞速转动。

    我看着她的脸,精致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有些内陷,很迷人。脸的皮肤很好,光泽润滑,没有一丝化装品的痕迹。她迷人的脸现在正在不断变化着神情。

    “啪!”的一声脆响,是她两手相击的声音。“真的有些奇怪!”她的神情渐渐从迷蒙中清醒,变得清晰专注。

    我微笑着看着她,道“哦?你想起来了?”

    她道“当时我跟你舅在路边走,除非有人故意来撞,否则不可能被撞到的。”

    “那厩厩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或者在出事几天有没有什么大事儿发生?”我心中的设想越来越被证实。

    她露出思索的神,想了想道“嗯,是有事儿发生,当时你厩厩查到是张麻滓的人打我们,就是刚才出去的那人。因为公司的事儿,他跟你厩厩成了冤家对头,没想到他竟无耻到找人来打我们!”

    “那是因为抢他的生意?”

    “他也开了家运输公司,但车没有我们多,而且也不好,他的人也霸道,司机们大都不喜欢在他公司里,有些跑到我们这里来。于是他就开始找我们的茬儿!”她气愤的道。

    我心下了然,其实这是我厩厩的错,这种挖墙角的做法确实不太地道。不过如果是那些司机自愿的,也没办法。只能说是那个张麻子无能罢了。

    “那他刚才来说了些什么?”我问道。

    新玖嬷脸一红,道“还不是看我是个寡,风言风语,还说要我把公司让给他!简直是个!”说着,脸更红了,有羞涩,也有气愤吧。

    我接下她送过来的茶水,轻轻喝了一口,好茶,看来她的生活还是很讲究,并没有因为厩厩的死有什么变化。

    张麻子,张麻子,嘿嘿,你的胆子可真不小,真是活得腻歪了!我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杀气,最后强行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扯开话题,不再说这件事儿。问一些她平常的生活,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有什么事儿要做,怎么过年,年后要怎么过。总之,在尽一个外甥应尽的责任。

    她跟我也并不很生分。可能是我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她,最痛苦的时候安慰她吧。其实我帮助别人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只雪中送炭,不锦上添。

    她浑身透着一股灵气,一看就知非无能之人,而且她的思维反应都很敏捷,如果把厩厩的公司交给她,说不定还真能做好呢。

    当然关于公司这个敏感的话题我们都没有去碰,还不到时候,自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从她家出来,我去找范叔,但他已经不在干娘家,说到所里去了。我于是到所里去找他。

    所里只有一个人,没想到竟是朱倩。她不是一个局长的儿吗?怎么快过年了还在这里值班?这可应该是小伙子们的事儿。如果不是范叔告诉我,谁能想到她竟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局长的儿呢?

    她正趴在办公桌上埋头写着什么,神情专注,帽子放在桌子右上角,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在她帽子的国徽上,闪闪发光,半长的短发垂下盖住了脸,只露出雪白小巧的尖下巴,随着黑亮短发的晃动时隐时现,得竟有些逼人。

    一身警服穿在她身子,非诚体,恰好能将她动人的曲线勾勒出来,既英姿飒爽,又娇媚人,让人既想抱在怀里,又不敢肆无忌惮。

    我轻轻咳了一声,她抬起头来,两道清澈的目光照了过来。见是我,放下笔笑道“是小舒呀,是来找所长的?”

    我点点头,道“对,我找他有点事儿,你这是--值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