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41.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3章 警花

第043章 警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她起身,走了过来,道“所里就我一个单身,反正我回家也没什么事儿,就在这儿值班了,走,所长在里面呢!”

    走在她身后,微微的幽从前面飘了过来,隐隐约约的味更能吸引人。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在警服下摆动,细细的腰肢轻轻扭动,圆挺的屁股随之滚动,让我的下身有崛起之势。

    我吃了一惊,忙收敛心神,将这股冲动压下,不敢再盯着她的身体看。

    范叔正在练功呢,进来时他仍在蹲着马步,朱倩强忍着笑,紧紧抿住小嘴,忙出去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起来,狠狠瞪着朱倩,直到她俏皮的吐着舌头走出去,才道“小茜她不懂功夫的厉害,不怪她,我没见到真功夫之前,也像她一样对功夫不屑一顾。对了,有什么事儿?”

    我跟他说了玖嬷说过了话,他手指敲着桌子,然后又点上支烟,吸了两口,狠狠捻死,道“看来就是这个张麻子干的了,这个人我倒是有些了解,心狠手辣,打伤过很多人,只可惜这个家伙上面有人,还有钱,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那他上面有什么人?”

    “嗯,好像他的是镇长的秘书,能量挺大的!”

    我心下一沉,确实是来头挺大,怪不得这个家伙这么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在这里,你再有能耐也不能跟当的对着干,有句古话,好像是“民心似铁,法如炉”,民不与斗,自古皆是如此。

    绝不能让他如此猖狂!既然是他害死了我厩厩,他久偿命!

    弄死他确实非常容易,不费吹灰之力,但后果我得想清楚才行。而且一旦杀了人,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我们这里还从来没有杀人的案子,老百姓们都很老实,警察的威慑力强大无匹,即使犯罪,也是些小小摸。

    我媚抬走头,范叔吓了一跳,见到我眼中吓人的目光,脸有些变化,我这才省起自己刚才的心绪波动引起功力外泄,忙平息心中的激动,道“范叔,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张麻子的详细情况,比如他有什么爱好,平时有什么习惯,身体有什谩没有,当然,要秘密一点儿才行。”

    范叔的面变得有些不自然,道“小舒,你这是--”

    我笑笑道“没什么,看看有什么办法让他老实一点儿,再说,兵书上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他这才放下心来,道“小舒,你可不要胡来呀,不值得为这种人犯法!”

    毕竟是做警察的,感觉非常敏锐,我的话一说完,他就猜出了我的想法。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范叔,你放心,我的命可比他的贵多了,不会跟他拼命的!”

    范叔深深看了我一眼,叹口气道“你呀--,好吧,相信心里有数!我给你查查。”

    告别了范叔,跟朱倩打了个招呼,没有什么心思跟她说笑,径直走了出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很糟糕,一股股杀气从身上发出,神可能很怕人,一些熟人跟我打了个招呼,就急急离开,倒像是避瘟神一般。

    回到了家,思雅她们三人仍在一起,正在炸丸子,气四溢,隔着很远都能闻到,见我脸不好,本来嘻嘻哈哈的热闹安静了下来。

    只是跟她们说了两句,就去了南山。每次心情烦闷,我都会到父母的坟前,静静的发呆,坐在坟前,就会感觉他们又来到了我的身边。

    厩厩的坟跟我爸妈在一起,坟土仍是新的,仿佛能看到厩厩在那里微笑。以前的厩厩虽然严厉,但对人很好,带着淡淡的笑,可是近几年随着他的钱越来越多,人也变得越来越厉害,没有了那股笑意,对人总是有股居高临下的神气,别人对他也越发的恭敬,可是我越来越炕惯,造成了我们俩关系的恶化。可能,没有那么多的钱,他不会死的这么早,也不会使我们俩的关系这么僵吧。

    我站在坟前,听着风掠过光秃秃的荆棘,发出微微的啸声,感受着快要落山的太阳发出的光热,心中有些苍凉怆然。

    隔天,我就拿了些菜,私了干娘家,顺便又拿了些给新玖嬷。

    我正跟她说话,忽听有桥声。我一听这声音就很反感,那是一种很放肆的敲法,不能说是桥,只能算作砸门。

    新玖嬷面一变,有些发白,有些害怕的样子。我道“是谁?”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道“哦,可能是张麻子那个无赖!”

    我心下有些怜惜,一个无依无靠的寡,碰到了这种恶霸,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你坐着,我去开门!”我把正想起身去开门的她推回去。她娇小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咣咣咣,咣咣……”一声声砸门的声音又响起。像是在诉说砸门人的不耐。不过,敲得还挺有节奏感的,我不知怎么,竟有些想笑。

    没等他第三声敲下来,我将门打开。

    门外站的正是张麻子。他正举着一只手,将落未落。见我出来,有些意外,道“你是谁?”

    他的态度很蛮横。我没有理会,冷冷道“你是谁?!”

    我的目光应该很凶狠,因为我已经运出了内功。

    果然,他有些不自然,躲开我的目光,道“张天林就是我,人称张麻子!”

    他的气势已经被我压了下去,说话时语气非常蛮横,想借此增强自己的气势吧。

    我没有理会这些,换上笑脸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张麻子,幸会!”说着,将手伸了过去。

    他不自觉的将手伸了过来,与我握在一起。脐轮内的真气急速运转,一股极细的真气沿我的手臂,传入他的身体,冲向两肾。

    这两股真气极细,而且很快,可能他还没有感觉出什么,已经完成。我心中冷冷自得的一笑,放开了他的手。道“到里面坐坐吧,这是我厩厩家!”

    张麻子点点头,并没有太放肆,变迪实一些。

    进了屋子,玖嬷面苍白的看着他进来,僵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看来这个张麻子把她吓得够呛。

    我笑道“玖嬷,弄些菜,我跟张大哥喝一盅,张麻子的大名,无人不知呀,能来到这里,真是我们的荣幸!”

    玖嬷有些惊异的向我望来,我冲她迅速的眨了眨眼,让她恍然。面恢复了自然,答应一声,忙去做饭,其实我是想把她支开,让张麻子不能说上话,以免弄出难堪。

    迎合奉承一个人,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没有间,就将他说得飘飘然,忘了来到底是做什么,再加上我刻意的灌他的酒,没有几杯,他已经不停的拍我的肩膀,亲热的叫老弟了。

    玖嬷没有跟我们一起,只是在厨房做菜,一个又一个的菜,不停的上,我弄过来的菜,她做了个遍。

    酒足饭饱以后,已经是下午了,我送他到了家。他的老婆倒是不错,很贤惠的样子,声音很温柔,我倒是怀疑,当初她是怎么看上他的,很可能是他抢来的老婆。

    我又回到了新玖嬷家,装着已经醉了的模样,说话不清不楚,断断续续中,我说了张麻子不会再来找麻烦了,又嘻嘻笑,说我已经把他给废了。新玖嬷倒是挺耐心,听着我装醉唠唠叼叼,还跟我说话。没有对醉酒人的不耐烦,颇让我感动。

    我躺在她的上,装着醉眼朦胧,直直的看着她。她坐在我的身边,低着头陪我说话,神温柔,我想她可能正想着厩厩吧。

    我长得跟厩厩很像,这一点儿,我已经从无数人的嘴里得到证实,我也照过镜子,确实很像,尤其是眼睛,友姥的话说,都像两颗黑宝石,我当时还小,就说她根本没有见过黑宝石,又怎么能说我们的眼像黑宝石呢,惹得她一个劲的夸我聪明。其实,姥姥的眼也像黑宝石的。

    “玖嬷,你……你……很!”我断断续续的说。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脸,看着雪白纯净的脸上渐渐爬上两朵红云。

    她有些害羞,笑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什没的!”话里带有一丝萧瑟,一丝落寞,让我心疼。

    我轻轻抓住她的小手,放在我的脸上,轻轻道“玖嬷,不是的,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一段日子要过呀!”心里有些激动,已经忘了装醉了。

    她可能心情低落,没有反抗,任我握着她湿软的小手。不做庄稼活的手就是不同,跟思雅的小手一样的柔软温滑,没有一丝粗糙的感觉。

    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就像一个垂垂的老人,可能是心已经死了吧。我有些难过。

    一翻身,将她扑倒在上,压住她的身子。“玖嬷,我要你!”语气坚定,铿锵有力,显出男人的霸气。

    她又气又羞的模样也分外动人,不断用小手打着我,推着我,想把我推开。

    我一把将她搂紧,没有一丝空隙,在她不断摆动的耳朵旁道“玖嬷,让我代替厩厩好好照顾你吧!”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小舒,你不要这样!”她哭着喊着,有些嘶哑的嗓音却有一股致命的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