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42.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4章 强奸

第044章 强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忍不住了,用嘴狠狠堵住她的小嘴,只余下嗯嗯的呻吟声。下身已经峥嵘挺立,紧紧抵在她的大腿上,能感觉出大腿的弹。

    “啊!”我不住轻叫,感觉嘴唇一疼,被她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

    离开她的小嘴,她像两个小樱桃一样鼓鼓的小嘴上沾着鲜红的血,显得更加娇嫩,更加人,我知道自己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这不但没有让我冷静,反而更加兴奋,那人的小嘴真想咬在嘴里仔细品尝。

    我又将她的小嘴堵住,含在嘴中,温柔的吮吸着,不顾她的甩动挣扎,紧紧箍住她,让她不能动弹。嗯嗯嗯的挣扎声从喉咙深处传来,消散在我的口里,像一种呻吟声,让我的火上窜,胳膊放松开,两手一用力,“啾的一声,她的衣服已经变成两片。

    套头的秋衣下,她荡漾的让我惊心动魄,没想到她的竟这么大,真是炕出来,尤其在她这么苗条的身上,更显得人。

    她惊叫一声,扬起手来就想打我。我忙抓住她的小手,轻轻道“玖嬷,我要你!我一定要你!”

    说着,迅速的将她的秋衣撕开,两只雪白的像小兔子一般跳了出来,跃的眼中。并不大,很小巧,很玲珑,看着就想紧紧握到手里,仔细的把玩。

    她轻叫一声,挣扎得更厉害,可是全身被我紧紧压在下面,动弹不得,两只手也被摁在头两侧,只剩下头还能摆动。

    她发起怒来也非常的动人,皱着秀气的眉头,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鲜红的嘴唇,恨恨的看着我,她的眼睛很迷人,眼珠黑得像一颗黑珍珠,一转一顾间,光彩闪现,动人非常。

    柔软苗条的身子在我身下扭动,也是一种享受,我反而不着急进入,尽情的享受着她的反抗,下身越来越硬,直直的抵在她的三角区,被她扭动的大腿厮磨,也很舒服。

    挣扎了一会儿,她可能也感觉出我的心思,知道她越挣扎,我越高兴,于是不再扭动,只是恨恨的看着我。

    我轻轻一笑,迅速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道“玖嬷,我喜欢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人!”

    “可我是你的玖嬷!快起来,别胡闹了!”她冷冷的道。

    我又亲了她一下,道“我不管,现在你又不是我的玖嬷了!就算你是我的玖嬷,又怎么了,我想要你,谁也阻拦不了!”

    她被我袭了两下,有些愤愤,恨恨的道“那你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

    我轻蔑的一笑,道“怕别人说道,自己就不用活了!人穷嘴贱,他们闲祷事儿,爱谁说谁说去!”

    她恨恨的挣扎了两下,发觉没有什么希望。又说道“小舒,你厩厩刚去,你就这样欺负我,你厩厩在下面知道了,也会骂你的!”

    她不提厩厩还好,一提厩厩,我想到了厩厩跟玖嬷离婚,让玖嬷受了多少的罪,而罪魁首,就是身子底下的这个人,一股邪火上窜,道“别提他了!人都知道糟糠之不可弃,他呢!哼哼,这一生,他只对得起你,其余的人,他谁也对不起!”

    她可能被我的表情吓到,不敢吭声,只是把头扭到一边,不看我。

    没有她的挑拨,我的火慢慢平了下来,笑道“玖嬷,你今天就是说得天乱坠,我也不会放弃的!”

    说着,我又亲了亲嘴前的耳垂,她颤抖了一下,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几乎听不到的呻吟,这下我知道她这里非常敏感的。她的身子慢慢的厮磨着我的身体,可能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吧,这只是本能反应,毕竟她已经很净有被男人碰过了。

    我不再犹豫,马上起身,去脱她的裤子。腰带在我的手下轻松的崩断,但她的腿然老实,扭动着不让我得逞。

    把她摁趴着,朝着她的屁股就是几巴掌,她啊啊的叫了两声,就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没有停顿,趁着她只知道哭,任我摆布的机会,把她脱得一干二净。雪白的身子光溜溜的横在上,让我无法遏止,扒开雪白修长的大腿,将慢慢的捅了进去。她的已经很湿了,显出她久旷的。

    她的身子僵硬住了,止住了哭泣,一动不动,直到我插到底,才放松下来,紧紧的,让我极舒服。

    我站起来,抱着她的雪白小巧的屁股,起来。她好像已经认命了,不再挣扎,只是默默的将手撑在上,任我。不过,她身体里的火热却说明了她已经动情,像是一张小嘴,紧紧吸住我的,不让我出来。抽出来时,滋滋做响,有时还有叭的声音,像起酒时的声音,很有趣。

    呻吟声渐渐从她口出响起,越来越大,最后竟忘形的尖叫,可能我的冲击太猛了吧。

    在这张柔软的双人上,我尽情的玩弄着苗条柔软的她,变着样,让她疲惫不堪。足足弄了一个下午,才放过已经动弹不得的她。

    把单揭下来,又荧巾帮她擦了擦身子,她出了很多的汗。然后给她盖上被,我下来做了点饭,虽然手艺不是太好,但也能凑合着常喂她在上吃了,我才重新躺下,搂着她。

    她已经不再愤恨,只是平静的任我摆布,我看着挺难受,可能给她的刺激太大了吧。不过也并不后悔,毕竟我想这么做。

    搂着她的时候,她才放声大哭起来,小手不停的捶打着我的胸脯,我却大舒了一口气,只要她发泄出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任她打我,我只是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

    打了几下,她又趴在我胸上痛哭。我想,我成功了,我已经把她变成了我的人了。热情的亲她,直到把她亲垫红耳赤。

    到了傍晚,我才哼着小曲,向家里赶。

    我坐在炕上,搂着思雅,心里出奇的平静,这种感觉,在玉凤的身边才会有,我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我自幼一个人,没少受人欺负,即使在自己的家中,也从没有感觉到安全,这也是我拼命练功的动力,随着桅力的加深,渐渐没有那么明显,潜入了心的最深处。玉凤是我最信任的人,跟她在一起,我才会感觉到真正的安全,虽然现在我能保护她了,但从小形成的那种信任与依赖是根深蒂固的。

    跟思雅在一起时的平静,可能是因为自己完全放松,不必掩饰自己吧。总之是与玉凤在一起时的平静有一些不同的。

    我倚着炕头的背坐着,怀里搂着思雅,嘴颌抵着她的秀发,两手绕过她的身子,捧着一本厚厚的大部头书,书名叫资治通鉴。这本书祷易,我听别人说,他老人家非常喜欢看这本书,才开始寻找。对,我是极其崇拜的,他从一个农村小子成为一代开国领袖,比起历代伟大的君主,他更加胜一筹。既然这么伟大的人喜欢这本书,那么看它一定是没错的。于是我疯狂的寻找,书店里没有,镇里那家唯一的书店的老板老张告诉我,这书现在几乎绝版,根本没有地范印刷,出版的费用太高,很少人能买得起,人们也并不喜欢读它,是赔钱的东西,所以很难找。

    也是我跟这本书拥分,无意中见到一个收破烂的老头,他正躺在村南边的谷场晒日头呢,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一边,他敞着怀,露着肚皮,眯着眼睛很滋润,头下枕着一本大厚书,正好那阵我找这本书都找疯了,见到大部头的书就会扑上去,没想到让我碰上了,一看,正是资治通鉴,还是繁体字呢。还好在李老太爷的藏书里有很多是繁体字,在我眼中,繁体与简体没有什么区别。我二话不说,就要这本书。这个老头还真是个老油条,漫天要价,竟要我二十块钱,让我一拳打趴下了,夺下书就走,当时也是心情激动,只想把书抱在怀里好好看,哪有心思跟他罗嗦。

    此书果然是奇书,蕴藏着的东西太多了,每看一下,都会有一些收获,他老人家就是高呀。

    “思雅,”我对趴在我怀里的思雅道。

    “嗯,”她动也不动,只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我今天做了一件错事!”

    “哟,你能做什么错事,你大老爷这么英明!”她抬起头来,哧哧笑道。

    “真的,我今天喝了点儿酒,结果与新玖嬷,嗯,发生了关系--”我有些嗫嚅,不敢看她的眼睛。心也有些莫名的虚,说话也很快,根本没有一点儿耽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显得很突兀,“唔,嗯?什么,你说什么!!??什么新玖嬷?镇里的那个人?你们—”她的声音陡的升高,有些尖锐。

    我点点头,眼神四处游走,不敢与她对视,没有吱声,心中也是有些惭愧,确实有些对不住她们。

    她看着我,捕捉着我的眼神。见到我点头,哼了一声,媚坐起来,离开我的胸脯,拿起炕头放着的棉袄就下了炕。

    我一看她想跑出去,不会想不开吧,心里大惊,忙抓住她,小声道“好思雅,你听我说呀!”

    她扭动着僵硬的腰肢,挣脱我的手,道“不听不听,做都做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们男人都一个样,都是吃着窝里的还望着盆里的,你已经有玖嬷和我了,还收不了心,那个玉芝与你不清不白的我可以装做炕见,毕竟是我们身边的人,而且她挺乖巧,可是你偏偏还要去招惹你的新玖嬷,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说到最后,像在嘶喊,玉凤那一屋当然能听得一清二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