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45.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7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第047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们没淤说话,屋内电视里传来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我俩不时发出大笑,因为片子确实挺好笑的。

    片子演完时,天已经很晚了,冬天的太阳也懒,总是早早的躲回老家。我打开门,看到院子里的雪已经两尺多厚,实在是一场大雪,而且还没有停止,看样子还能下一晚上,关门雪,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呀。

    她把头从我身边探出门外,惊讶的叫了一声,说道“好大的雪呀!”

    风忽然变向,裹着雪连绵倾泻进来,我忙把门关上。道“看样子是场关门雪,有得下了,明天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她很兴奋,仍沉浸在片子带来的愉快的情绪中,笑道“是呀,这样的大雪还真少见。”说着,上前仔细的将我肩膀上的雪拍掉。

    我没有动弹,感受着她的细心。“那么,我今天晚上就走不了了!”我嘻嘻笑道。

    她的身子一颤,脸忽然涌出两朵红云,轻声道“走不了就走不了吧,正好杏儿的房间空着,你就睡在那里吧!”

    我嗯了一声,没淤说,“对了,我要给干娘打个电话!”说完,抓起墙角上的电话。

    干娘倒没说什么,只是叫我不必担心,干爸已经给牛棚挡上了东西,雪进不去,没事儿。我虽疼大黄,但倒是不担心它会冻着,它的体质强,这点风雪根本不算什么。

    新玖嬷已经在那里做晚饭。锅盆声不时传来,还夹着气,让我食大开。

    电视上没什节目,现在大多是在放广告,我有些无聊,就想找点书看,结果找来找去,只有抽屉里找到了一本孙子兵法。

    这本书我最熟悉不过,小时候我常能见到厩厩拿着这本书低头沉吟,每当有什么事儿,他就会将这本书拿出来,一页一页的翻看,仿佛能在书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可能真的有用,他翻完书,总能找到办法,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我虽然嘴上对他不服气,但心中知道厩厩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其实在不知不觉的学习他,因为我想变得更强,而厩厩在这里已经是很强的了。

    我慢慢翻着这本凝聚着千年智慧的兵书,仿佛看到厩厩的身影与我重叠在一起,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皱着头,缓缓的,一页一页的翻看。

    “吃饭了!吃饭了!”新玖嬷的声音惊醒了正陷入想象的我,我忙抬头合上书,笑道“吃饭吃饭!真是呀!”

    我们静静的吃饭,没有说话,电视也关上了,屋外呼呼的大风不停的刮,像是在怒吼咆哮,玻璃吱吱的响,仿佛要不堪风吹,就要掉下来般,室内温暖的灯光显得柔和温馨,这样的里,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这个屋子和屋子里的我们,孤独与温暖在心中交融,心变得脆弱而敏感。

    正吃着饭,忽然四周一片黑暗,竟然停电了。

    “呀”新玖嬷吓得惊叫一声。这也算是正常反应,我没有意外,道“没事儿,停电了,估计是电线被刮断了!”

    她恨恨的抱怨了两句,我没有搭茬。

    这里的电线很脆弱,遇到个刮风下雨总是会出点故障。

    数息间,我的眼睛已经能适应,与白天无异。不让她动,我找到了火柴。

    “嗤--”我划亮了火柴,就着这点火,在她说的地范找到了蜡烛点上,柔耗烛光将她与我笼罩其中,她的脸在灯下变得极为鲜,像是涂了一层胭脂,白里透着红,比熟透的水蜜桃还要鲜几分,眼睛格外明亮,转动之间,莹莹晶晶,像驻着一泓清泉。真恨不得上前狠狠的吸上几口。灯下看人,果真比平时上几分,真是越看越。

    烛光跳跃,越发显得周围的安静,我的心在安静的氛围中有些躁动,变得不由自主,压抑在心底的柔情丝丝缕缕的漂浮上来,在我的心间荡漾,我真的很想说“你真!”,但克制住了这股冲动。克制带来快感,越是将冲动克制住,其引发的快附是强烈悠久。

    她的眼神向我飘来,渐渐的变得恍惚,看着我,眼神空洞,没有焦点,好像在看我的轮廓。

    我一愣,随即知道她是在看厩厩。外甥像娘舅,这是一句俗语,说明了一种遗传现象,很多的孩子都是与自己的厩厩非常想像。我正是这样,别人都说我跟厩厩很像。

    可能在这恍惚的灯光中,新玖嬷把我当成了厩厩吧。唉,可怜的人!

    “正峰--”她喃喃自语道。眼神更加迷茫空洞,让我有些害怕。她一定想厩厩想得很苦吧。看到她用情如此之深,我不仅不嫉妒,反而对她更加怜爱,她并不是我原来想象的那种人,最起码,她还是爱着厩厩的。

    我上前,缓缓将她搂到怀里,默默无眩

    “正峰,正峰!”她用力的搂住我的腰,力气越来越大,真难以想象苗条的她竟有如此大的力气。

    我挣开她的手,又不敢在用力,怕伤着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弄开,“嘿!”我内息鼓荡,轻轻发出一声顿喝,让她的心神归位。

    “嗯,啊!”她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失态,忙离开我一段距离,面嫣红,羞涩无言,低头看着桌子。

    “又想厩厩了吧?”我轻声细语的问道。

    “唔,没,没有!”她慌忙否认。齐耳的短发轻轻拂动,遮住了半边脸,灯光下,显得神秘而娇。

    我轻轻一叹,声音放缓,放柔,尽量用自己最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也很想厩厩,但人生就是这样,谁也无法逃脱这最后的结果,早死与晚死,不过差了十几二十几年罢了,或许,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好呢!我们活着的人,就要让自己好好的活着,我想,这也是厩厩所希望的。”

    “是啊,谁也逃不掉,都会死的!”她抬起头来,深有感触的应声。

    我轻轻一笑,道“作为厩厩的外甥,我羽任照顾好你,厩厩他临去前嘱咐我好好照顾你,现在这样,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忽然顿住,脸蓦得升上两朵红云。想必听出我了话中的暧昧。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将头转开,躲开我的眼神。

    室内又沉默下来,风仍在怒号呼啸,我能听到雪落到地上发出的声音,动与静,仿佛蕴含着天地间的奥妙。

    我任由她站在那里低头沉思,只是仔细的看她迷人的脸。杏眼桃腮,樱桃小口,挺直的鼻子,是看似柔弱内心坚强的人。

    “很晚了,睡觉吧!”看到她一直站在那里低头想心事,没完没了的样子,我催促了一句。

    “啊,嗯,你先睡吧!”她轻声道,不敢看我的眼睛。

    “呵呵,我们一起睡吧,你晚上不害怕吗?”说完,不容她反应,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在她的惊叫声中,进入了她的卧室。

    她挣扎了两下,看到我的决心,就不再挣扎,认命了似的趴在我的肩膀上。在这样的一个里,留着一个男人,她想必已经有了一定的觉悟了吧,娇弱的她在强壮的我面前,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把她轻轻放到上,是柔软的席梦思,让我想起了思雅家的,这张与思雅家里的一样绵软。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