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47.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9章 警花过年不回家

第049章 警花过年不回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一会儿,外头便响起轰隆隆的汽车轰鸣声,司机们驾驶车辆跑运输去了。我怒道“这事情看来就是老王挑起的。”白玲摇摇头说“老王平时不是这样的人,他为人忠厚,是公司的开国功臣。打你厩厩创办公司已来,他就一直在这里干了。”

    我冷笑道“人是会变的。以前老王这老小子还只是开拖拉机的呢。”白玲问“你认识他?”我点头说“我父亲以前在公司里开唯一的一辆汽车,那时候老王只是个拖拉机手。那时候我还小,他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他。”

    年底到了,公司里事情多,里里外外都得由她一个人打理。我一个门外汉呆在办公室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怕传出闲话去,把我轰了出来。看看天,已经大亮了,在街上买了几块鸡蛋煎饼权做充饥。我在镇上还是有些名气的,不少人见了我都要对我打招呼。

    随便拦住一个人,问清了老王家的地址,朝他家走去。在我看来,一向忠厚老实的老王转变的太过突然,一定有什么变故使他改变自己的初衷。反正今天没事,不如就替白玲好好查查。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我的女人了,为自己的女人做点事那是我应尽的责任。

    老王以前是纺器厂的职工,住的是纺器厂的家属楼,刚走到一幢一单元楼口,迎面撞上了一个熟人,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咦,是你啊!鬼鬼祟祟的在这干嘛呢?”丽人一身警服,英姿飒爽,英气勃勃,一头半长的短发垂下盖住了小半张俏脸,美得竟有些逼人。一身警服穿在她身子,非诚体,恰好能将她动人的曲线勾勒出来,既英姿飒爽,又娇媚诱人,让人既想抱在怀里,又不敢肆无忌惮。

    不是警花朱倩还能有谁?

    “喂,你怎么说话的呢?在人民警察面前,我徐子兴一向是安分守己的好公民。”我不轻不重的回顶了她一句。朱倩撇撇嘴,不屑道“就你还好公民?说!上回你向我们所上行了什么贿赂?”朱倩逼近我。

    “冤枉啊,青天大老爷,你可不能指鹿为马呀!”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警花还有这么刁蛮的一面呢?

    朱倩“噗嗤”一声笑,咯咯道“瞧你那傻样!说,你怎么查到我家地址的?是谁告诉你的?你到这里有何企图?是何居心?”她辟里啪啦一大堆问下来把我糊得一愣一愣的。

    “喂喂,警察大姐,你这是问话么?怎么搞得跟审犯人似的?”朱倩笑起来的时候很是好看,这时我脑中浮现一个词花枝乱颤。

    玩笑开过了,朱倩也正经地道“小兴啊,都快过年,你不在家里好好收拾收拾,跑这来干嘛呢?”我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笑道“嘿嘿,听说某人不回家过年,所以来看看,来看看……”

    “切!”朱倩白我一眼,“不老实!”

    我微微一怔,“切?你切什么东西啊?”

    “咯咯咯”朱倩看着面前的这个傻大个儿竟然不知道这话的意思,又是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声。想了想又觉得还是不要解释给他听,毕竟这里是小镇一个,不比大城市里,说出这“切”也没人懂。遂道“没切什么东西。唉,你别转移话题啊,问你呢,来看谁啊?你可别告诉我是来看我的。我跟你不熟。”

    “熟!怎么不熟?范叔可是我干爸拜把子的兄弟,你是范叔的手下,也是就范叔的晚辈。照这辈份来说,姐,你可是我姐姐啊。”这奉承话效果当真不错,朱倩大方地一拍我的肩膀,“行了,你这个弟弟我收下了。走吧,上家里坐坐。”

    朱倩的家当然不在这里,他家在春水市里。镇派出所的干警,连范叔一起,一共不到二十个人。所以派出所也没建什么家属楼,正好纺器厂家属楼空房多,就给民警们安排下来了。

    朱倩家在三楼,一进门扑面而来就一股温馨的气息,粉红色在这里头是主色调。房子不大,对于住惯了农村大屋的我来说,感觉很小很小,相当不舒服。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住这种单元房的。

    朱倩给我倒了杯茶,不过她泡茶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地道。比起白玲来,那是小巫见大巫。提起白玲我就想起来此的目的了,遂试探地说“姐,听范叔说,你是今年才分配到我们春水镇的,你一个大城市的女孩子,在这里还住得惯么?”

    “怎么?你以为大城市的女孩子都吃不得苦的么?”朱倩有点不高兴了,不过随即又道,“徐子兴同志,告诫我们,不要一棍子打死一帮人!看问题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一分为二的方法!”

    我一幅落寞相,“姐,范叔没跟你说过,我只读过小学三年级么?”

    朱倩大讶,“小兴,你连小学都没毕业?”这话听在我耳朵里异样的刺耳,缀学一直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任我平时心胸有多宽广,触及这个问题时总有些不悦。朱倩虽然刚参加工作不久,但也看不出我的不悦,忙说“小兴,姐不是那个意思!”

    我微微笑道“没什么。”

    朱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电话铃音响起,打破了屋里的尴尬。朱倩忙道“我接个电话去。”起身扭着柳腰一摆一摆的进里屋接电话去了。看着朱倩妖娆的背影,我心中顿起一股莫名欲火≤想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一番。

    我心中一惊,最近也不知是怎么的,总是压不住心中的欲火。上白玲那晚,我也是半的方式把她给上了的。而且最近心里也是越来越烦躁,我怀疑是不是练功出了什么偏差了?功力虽然高了,可征服的却是越来越强烈。

    “……知道了,妈……嗯……我会的……放心,女儿身体好着呢……年夜饭去方所家里吃……嗯……没有没有,人家还年轻呢,您还怕您女儿嫁不出去啊……”

    虽然朱倩刻意地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清清楚楚地把她们的对话听了个一干二尽。看来为人父母的最担心的还是儿女的终身大事。朱倩才毕业半年,她母亲就急着给她找婆家了。看来老人家是急着要抱外孙了。

    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这话果真不假,朱倩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在里屋抱着电话可劲地聊着。老王的家就在对面,本来是打算去拜访拜访他家人的,随便打探点情报。没想到却给警花缠在家里。虽然面对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子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但如果心中有所牵挂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好半天,朱倩才施施然从里屋走出来,微带歉意地对我说“小兴,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假装不经意道,“哦,对了,我厩厩那个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对于警察的办案效果我一向最是不敢恭维,这句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朱倩恢复了一个人民警察应有的庄严神色,道“我们已经查过撞你厩厩的那辆车了,是一辆被盗车辆。我们也查过车主了,跟他毫无关系。案子查到这里线索也就断了。”

    “难到就没人看到那个司机的长相?”

    朱倩摇摇头。

    我心里大感失望,虽然明知警察可能查不出什么来。这件事情很显然就是张麻子张天林找人做的。他敢找人杀厩厩,显然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的,不然他也不敢动手了。现在我怀颖老王也是被他指使,看来我无须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心里这么一想,已经打定主意。

    又与朱倩干巴巴的聊了几句,我趁机说还有事要办,朱倩很是热情地把我送出了门。出门时,正好对面老王家的门也开了。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和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们就是老王的妻子和儿子。

    老王老婆以相当暖昧的眼神看着朱倩,“小朱啊,送客人啊?”朱倩脸一红,被她看得极不自然“是啊,一个朋友。”我道“您是老王家的吧,我是老王的同事。”老王老婆忙要把我让进屋来,我连说还有事要做,推脱了几句客套话,这才脱身。虽然如此,但我还是看到老王家里添了几件新家具。大厅里赫然摆了台崭新的黑白电视机。

    在八十年代初,一台黑白电视机可要五六百块钱。几本上是运输公司普通员工一年的收入了。以前总听传闻说老王家是个省得不能再省的人,如今又怎么舍得花这么一大笔钱来买电视机这种奢侈品呢?不用再探了,老王果然有问题。

    朱倩送我下楼,自己去派出所了。我跟她背道而驰,按着范叔给我的地址,朝张天林张麻子家走去。我年轻气盛,实在是等不及了,先下手为强,厩厩的仇一定要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