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54.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7章 脱衣舞女郎

第057章 脱衣舞女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们农村平时没什么娱乐,平时我也不怎么看电视,所以我只看过大妈们扭秧歌。我不但看过,自己也会来那么两下。当然,我当然没有玖麽跳得那么好看啦。不过在我的印象中,玖麽跳的秧歌舞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看的舞蹈了。

    “观音”扭着腰,踩着莲花步来到大殿中央。她把拂法净瓶一抛,古典的侍女气质顿时荡然无存。接着她扭着身子电了我一眼,我脑中轰的一声大响,除了她那双媚眼以外什么也不剩下了。

    接下来的场面足以教坏我这个不良少年了。“观音”一声不响地跳起了相当激烈的一种舞蹈,虽然没有任何的配乐,但我脑中却能感受到那种劲爆的感觉。她抛给我一个飞眼,雪白的长裙在风中飘舞。

    扭着扭着,她就露出了肩头;扭着扭着,她就露出了整个肩部;扭着扭着,她就……

    我看得面红耳赤,气喘如牛,俺们家那兄弟也吵着闹着想探出头来偷看,却被我死死按着。他要钻出来,那这场赌局还赌个屁啊。这不明摆着是要我认输么。

    我很喜欢读书,也喜欢看些名著什么的,偶尔也看过几本描写特务的小说。直觉上,我就把“观音”这妖女划到了外国女特务一类。书上说,外国女特务总喜欢勾引人,在得到她们想要的情报后,她们会在床上毫不犹豫地将你杀死!

    我不知道特务长的是啥样,不过很显然,眼前的这个妖女很有做特务的潜质。妖女的身体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物。天使拥有最最洁白的肌肤,魔鬼则有最最火爆的身材。妖女身具两大优点为一身,再加上那引人犯罪的舞蹈,足以勾起天底下任何男人的兴趣来。

    我兄弟就已经频频向我抗议了,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兄弟。你就不能安生点么?你想让大哥我给这妖女做奴隶么?家里还有玖麽她们等着我,我能这样抛下她们不管么?兄弟给我骂得羞惭的低下了头。

    我暗骂妖女无耻,原以为她只是跳一曲正正经经的舞,没想到她边跳还边脱衣服。不要脸,无耻,越骂心里越火大,越火大我兄弟就越不老实。

    我突感身上一阵躁热,小腹处热浪滚滚冲击着我的神智,眼前出现了重影。“观音”那妖女的影子越来越多,晃得我眼花缭乱。心里一阵恐慌,我知道到关键时刻了,这妖女一定出绝招了。

    又运起清心诀,压制住腹中的躁热。密宗六字真言我是不敢用了,关公门面舞大刀这种丑事出过一次就该买个乖,别再用了。

    ……

    我流着口水,傻笑着朝它们扑去……

    一阵巨痛从头顶百会穴上传来,一股冰凉的清泉给我发烫的头脑带来一丝清明。赤红的目光恢复了正常的黑白二色,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啪,一声响,我清醒了!

    “哼!这回算你走运,有人帮你!算你赢了,滚回去吧。下次老娘要你好看!”

    我恍恍惚惚的,还没听清楚妖女说些什么,眼前一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啊,醒了,小兴醒了!”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熟悉的女音。我缓缓睁开眼,入目处是哭得眼睛红肿的两个女人玖麽和宋雅。

    “呜,混蛋,混蛋,以后不准你再一声不响就晕倒。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宋雅高举着拳头不停地砸着我的胸口,却是雷声大雨点小,那粉拳毫无力道,显然她只是发发小姐脾气而已。

    徐玉凤看了可不干啦,捉住宋雅的手,劝道“宋雅,你这是干什么?小兴他刚醒过来,身子还虚着呢。”我刚想开口却被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他虚弱?呵呵,娃儿啊,他的身子比头牛还壮呢。”

    寻声看去,却是个没见过的老头子,穿着一身白大褂,看样子似乎是个医生。我撑起腰想坐起来,却被两个女人压住了,“你干什么?吐了那么多血,还不给我好好躺着!”宋雅发威的时候也挺有气势的。

    “好好好,我躺着还不行吗?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医院来了?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还想问你呢∶好的怎么就吐血晕过去了?”二女嗔道,看着她们一脸的疲惫之色,我心中充满了爱怜。

    那老中医说“这位小兄弟练的是气功吧?”

    咦!我练气功的事没几个人知道,这个陌生的老中医怎么会晓得?“你怎么知道?”

    老中医慈祥地笑着说“我不但知道你练的是气功,还知道你这次之所以会吐血是因为练功出偏。”

    呵,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还能遇上会气功的高人。想起梦中的一切,才恍然大悟。“老先生,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老中医微笑晗首。玖麽对他说“医生,多谢你救我们家小兴了。您的大恩大德,我徐玉凤一辈子也不会忘了的。”

    老中医笑道“治病救人是我们身为医者的应尽的责任。你不应该感谢我,应该感谢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国家的支持与扶助,小镇上也不会建卫生所,没有卫生所,我老头子也就不会在这里值班了n呵……”

    是啊,以前我总以为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靠天靠地靠父母,都不如靠自己。身为人类社会中的一员,我们不是孤立无援的。在我生命危急的时候,是玖麽和宋雅她们把我送到了镇卫生所。又是这位老中医凭着他精湛的医术令我从走火入魔中脱困而出。

    想起梦中的一切,我还心有余悸,红颜祸水啊!我想,我以后是再也不敢随着招惹漂亮女人了。梦中那个自称“观世音菩萨”的妖女给我的打击太大了。

    老中医看着两个女人对我关怀备致的暖昧模样,笑笑说“小伙子,今晚你就在所里住一晚吧。虽然你身体没有大碍,但这几天最好还是不要练功。明天早上我来看你,我想,我可以解开你心中的疑虑。”

    神神秘秘的老中医带着小护士出门而去,走的时候竟然把门给关上了。玖麽条件发射的脸一红,对我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宋雅也帮腔道“就是,我一看那个老中医的神色就不对。色眯眯的,要不是他救了你,我理都不理他。”

    我把她们搂在怀里,笑道“人家救了我一命,你们刚才还一幅感激的样子,怎么人家一走就变脸了?”

    宋雅说“谁变脸了?我是以唯物主义客观的态度看问题,一是一,二是二,一码归一码。他救了你,我们是该感谢他。但他一幅色眯眯的样子看着我们,就是他的不对。”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们还不行吗?人家不过是看咱们一夫二妻很……哎哟,玖麽,你干嘛……”我痛呼着捉住徐玉凤那只做怪的手。

    佳人俏脸带羞,“这里可不是家里,你怎么能说那种话,万一叫人听了去……我还怎么有脸见人?”

    我邪邪笑道“做都做了,还怕人家说啊!”男人的身体好了,宋雅心中担扰一放下,心情也爽朗多了。她开心道“就是就是,凤姐,你这是虚伪……教导我们,做人要诚实……咯咯咯……”

    “臭丫头,主席他老人家不在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竟敢拿他的话来教训我!”玖麽掐着哈着,两个担惊受怕了一整夜的女人开心的打闹成一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