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56.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0章 激情干

第060章 激情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哥哥回家去了,我也走回卫生所,路上顺便还给玖麽她们买了两份早餐。 想起那个贪睡的小护士,又多买了份。回到卫生所,小护士还趴在值班桌上睡得正香。春水镇人口虽然多,但来看病的却不多。尤其现在都快过年了,个个心情舒畅,谁会像我一样莫明其妙的吐血给送到医院来。

    轻轻在小护士桌上放下一份早餐,走进病房,玖麽和宋雅还在睡呢。昨晚因为我的事而令她们担惊受怕了一夜。快天亮时她们才沉沉睡去,算起来到现在为止她们还没睡到三个小时。

    我这个“病人”虽只睡了两小时,却精气神十足。一想到这都是欢喜禅的功劳,我心里就不是滋味。欢喜禅就好比镜中花,水中月,看似强大,却是损人利己的歹毒工夫。是男人最难以控制的。偏偏我又是个早熟的家伙,不到十六岁,人已经长得比成年人还高大强壮了。

    甩甩脑袋,将这些恼人的事情甩出脑海。快过年了,就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过个大年吧。

    玖麽睡觉的姿势很安详,宋雅紧紧地抱着她,像个洋娃娃。别看宋雅是个大学生,还是个令人尊敬的人民教师,其实她在生活中很小孩子气的。特别是在玖麽面前。玖麽在更多的时候把宋雅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而宋雅则从玖麽身上找到母爱般的感觉。

    宋雅长腿一挑,把被子踢出了一角,我怜爱地把她们的被子盖好。玖麽却在这个时候醒了。

    “天都亮了,你怎么不叫我起来?”玖麽打了个哈欠坐了起了,还伸了个懒腰。美人轻展玉臂,把胸前的那对子撑得比帐篷还高。我坐到她身边,趁着她闭眼的瞬间偷吻了她一下。玖麽轻锤我的胸膛,“死相,别吵醒了宋雅。”

    我涎着脸道“再香一个。”

    玖麽白我一眼,“臭死了,大清早的牙都没刷!”

    我伸手从后边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攀上了她高挺的子,轻声在她耳边说“不臭不臭,玖麽全身都是香的。”

    “贫嘴!”玖麽啐我一口,脸上难得泛起了红晕。早晨的玖麽更有一种雍懒的醉人姿态,一双似醒非醒迷人眼,一张似红非红樱桃口,玖麽丰满的身子贴着我,搞得我下边又硬了,紧紧的抵在她大腿上。

    “啊,你怎么……昨晚你才……”玖麽轻呼一声,我才意识到自己又出丑了。唉,这害人不浅的欢喜禅啊,为什么总要考验我的意志呢?我挪了挪屁股,玖麽才松口气,她突然问“你给村里打了电话么?”

    “打什么电话?”

    玖麽嗔道“昨晚你出那些么大事,还不把李玉姿她们吓坏了啊?快给她们打个电话,不然她们非跑到镇上来看你不可。那不叫她们走冤枉路了么?”

    我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打还不成么?”

    开门就出去打电话。卫生所有部老式电话机,算是公用的。那时的公用可真是公用的,绝对不会收费。不像现在,到处打着公用的牌子,却不用是为了收费而巧立名目。刚走到前台,就看到小护士正对着那从天而降的早餐自言自语呢。

    我看这小护士人不大,个子也挺小,遂道“小妹妹,别瞧啦,是我给你买的,算是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一命。”

    小护士长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挺好看的,可惜她语气却不善“什么小妹妹?徐子兴,我可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姐!”

    我一想,八成是自己的病历给这小丫头看到了,也不以为意,“我想打个电话,给家人报报平安可以么?”

    本来以为只是随便的一个小小请求,没想到这小护士也不知吃了哪门子火药,看我特不顺眼,说话也特冲。“不行,电话虽然是公用的,但也是我们卫生所的。我说不给你用就不给你用,除非……”

    小姑娘人不大,脾气却不小,我笑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叫我一声姐姐!”

    “好好好,小姐姐,能让我打个电话么?”

    “什么小姐姐?姐姐就姐姐,你干嘛在前头还带个小字?”

    “好好好,姐姐,能让我打个电话么?”小护士挺有趣,我也不生气。

    “哼,这样还差不多。不过你别以为喊我一声姐姐就想跟我套近乎,本姑娘最见不得你这样的男人了?”小护士一幅防色狼的表情,说得我特纳闷。

    我摇摇头,不想跟她闹下去,拨通了村里唯一的一部电话。刚与杏儿通上电话,没说两句,那头就传来李玉姿哽咽的说话声。“徐……徐叔,你……你还好吗?”

    听得出来,李玉姿很关心我,我心里一暖,道“放心,我没事了,现在好得不能再好了。今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你们都别担心!”

    李玉姿高兴的差点哭出来,我怕影响不好,忙说“你别激动,你可别忘了,电话是在村支书家。先回大棚去吧,午饭前我就会回来的。”

    李玉姿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尽快回去,我知道她见不着我人,心里不塌实。我连连应是,好一会儿她才把电话让给了杏儿。杏儿劈头就问玖麽怎么样了。我也不恼,杏儿就这脾气。明明是关心我,却问她母亲怎么样。

    我如实回答,杏儿那股子高傲劲又升起来了,可劲地埋怨我。说我一个大男人好端端的没病没伤竟然吐血,说我是银样蜡醋头,中看不中用。还真没看出来,她到长了张刀子嘴!我嘴里不敢回应,心里却暗道,总有一天,要你尝尝我是不是银样蜡醋头!

    这串长长的电话就在我们的吵嘴声中结束了,临回病房时,小护士不屑地瞄了我一眼∶像在说又在欺骗无知少女了。

    我招她惹她了?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护士为啥对我意见那么大。难道说昨晚我昏迷的时候,不小心摸了她一下?不可能吧?嗯,回去好好问问玖麽和宋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