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65.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131-140

131-14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131章逼我娶loli采儿

    我慌慌张张推开李喜婆,忙道:“误会,误会,这是个误会!”

    李喜婆幽怨的看了男人一眼,擦了擦眼泪,强颜欢笑道:“朱同志,你可别误会,刚才我眼睛飞进只不虫子,没注意脚上,撞到小兴身上了!”

    奸夫淫妇一唱一喝,朱倩是将信将疑。朱倩又想了想,觉得一个十六岁的男人跟个快四十岁的女人,实在是不可思议。甩甩这念头,她惭愧道:“呃,不好意思,是我想歪了,你……李大姐,你不会介意吧?”

    李喜婆待人接物自有一套,没两秒种,她就恢复了正常,亲热的拉住朱倩的手,边拍边说道:“不会不会,刚才那种情况任谁都会想歪的。不过我都快成老太婆了,小兴年轻有为,我哪配得上他?想也不敢想啊!咯咯咯……”李喜婆大胆放浪的言语把朱倩说得小脸通红。

    她是什么人?媒婆!初出茅庐的朱倩哪里是她的对手。

    一场风波消于无形,我偷偷的擦了把汗,好险啊!如果不是李喜婆机智,我徐子兴可就丢大人喽。

    偷情是一回事,但被人发现,是所有偷情者都不希望的。

    采儿娘的身子略有好转,在医院里躺了一天,已经看不出来什么了。于是,傍晚的时候,一群人坐上朱倩的车,回春水镇去。

    走之前,我特意去看了倪小美和她女儿。我很不放心她们。可倪小美不愿我再去找她,说怕影响了我。看得出来,这个没主见的女人经历的这场变故后,坚强了许多。她还告诉我,等女儿张美美醒来后,她会回乡下娘家,永远也不再回到张天森身边了。

    我暗暗点头,虽然好事多磨,但她这份反抗的精神难能可贵。华老凭着一身医术,断定张美美只是身体虚弱,不会有什么大事,好好休养,自会康复。

    这一躺县城之行,短短一天时间内,出了这么多事情,真是忙得我焦头烂额。车到镇上,先送华老回到家,华老想留我们住一宿,可是采儿娘急着要见女儿。没办法,我们只好连夜赶路。

    朱倩开车走的时候,破天荒的对我说了句:“路上小心。”

    呵,认识她这么久,还从来没见她这么温柔细心过。

    也许,朱倩在某一方面,也在慢慢的转变。

    扶采儿娘上了大黄牛车,甩开鞭子,大黄牛飞快的往村里驰去。

    我坐在前首,李婶和采儿娘坐在牛车后头,紧包着被窝。

    思考良久,我觉得还是趁早把事情告诉她为妙。于是,我说:“采儿娘,华老跟我说了你的病情。你这病……”

    “我知道……”采儿娘打断我的话,我呃然回头,却见她凄惨一笑,“没救了是么?我早就知道我活不了几天了。没关系的,我这个人,生来命苦。爱上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却不要我;嫁给一个老头,新婚夜就克死了他。呵呵,什么样的惨事我没见过?”

    她的笑容里有种凄美的味道。风儿在耳边吹抚,月光黯然,旷野漆黑一片,令人倍感荒凉。采儿娘梦呓似的说:“十六年了,我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痛苦之中。我想,你已经知道我跟你父亲徐大兴的事了!不怕你生气,我告诉你,你的父亲真的是个懦夫!”

    我心中微微生气,但想到跟一个病妇又斗什么气呢?再说,事实上的确是我父亲有愧于她……

    “呵呵,你们知道么?在我新婚的第二夜,我又去找了你父亲。那时,我克夫的事传遍了整个村子。我跑去找你父亲,想让他安慰我。然后,我提出当他的女人。我说了,只要他肯要我,我可以不计较任何名分,给他当一辈子的地下。呵呵,你们知道徐大兴是怎么说的么?”

    我跟李喜婆不语,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我不能对不起妻儿……哈哈哈哈……”采儿娘疯狂的大笑,“他说他不能对不起你和你娘!可他又对得起我么?我的青春,我的梦想,都给了他,可他呢?他毫不留情的抛弃了我。他以为平时来帮我做事,就能还清这笔情债么?不能,不能……”

    采儿娘有些气喘,李婶拍着她的后背说:“妹子,别说了,身体要紧!”

    “不——,我要说,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十几年了,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些话当着他儿子的面说出来。”

    “唉,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与他们下一代没关系,还是算了吧。”

    采儿娘甩开李婶的手,“不行,我就是要说。”

    “让她说!”我叹口气。

    采儿娘忽然不声不响,过了一会儿,我回过头看,才发现,她正无声的哭泣……那痛苦的表情,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要心碎。

    “采儿……”采儿娘梦呓似的轻呼,“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好好的一个人儿,却永远长不高,呜……”

    李婶曾经告诉我,采儿是天生的侏儒,我想,也许是遗传因素吧。果然,后来李婶又说了,采儿娘嫁的那个老光棍,就是个身高不足一米的老侏儒……

    采儿娘嘤嘤的哭泣,我再也看不下去,遂道:“采儿娘,俗话说得好,父债子偿。你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偿还这笔情债?”

    采儿娘哭了一阵,心里也好受多了,闻言抬起头狐疑地看着我:“你真的想还债么?”

    我认真的点头:“不错,我爹有愧于你,害你苦了一辈子!我会把你带到美国去治病的,无论花多少钱我都心甘情愿!”

    “不必了!我迟早是个死人,何必多花那些冤枉钱。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了。”

    “你说吧,什么条件?”

    “你先答应了,我再说。”

    “这……”

    “哼哼,刚才还信誓旦旦,口口生生说要补偿我们娘儿,才两句话工夫就后悔了……哼……”

    我一咬牙,豁出去了。“好,我答应你,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杀人犯法,我也答应你!”

    “没那么严重!我只不过要你娶采儿!”采儿娘轻描淡写道。

    “什么?!”

    徐子兴和李喜婆异口同声惊呼!

    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要我娶!干爹他们要我追求朱倩,这会儿父亲的老情人却逼我娶她女儿……难到我真的是个香饽饽?

    “我就知道,哈哈,你不会答应……”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是不会放弃宋雅的!”我打断她的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做梦,还想脚踏两只船?”采儿娘怒叱道。

    “我是不会放弃宋雅的。难到你想让我再像我爹那样,做一个负心汉,又害别的女人孤苦一生?”

    采儿娘呃然,久久说不出话来……

    第132章一见钟情

    采儿娘被我说得一愣。她自己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采儿娘虽然性子偏激,但总的来说还是个善良的人。她知道宋老师跟徐子兴是村里公认的一对,男才女貌,天生一对!采儿娘自己都觉得,女儿采儿比不上人家宋老师。不单单是相貌上的差异,更多的是气质内涵上的差异。

    宋雅老师是个城里的大学生,却甘愿支教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沟沟。所幸遇上一所轻有为的徐子兴,两人年纪虽然有些距离,可在乡下,女大三抱金砖。妻子比丈夫大的,比比皆是!

    采儿娘心想,也许,女儿只有在姿色上能与宋老师一争长短。但是,采儿娘老早就计划好请李喜婆去说媒的。没错,在春水村里,采儿娘认为只有一个男人配得上她家闺女。那个就正是徐子兴。

    采儿娘明知徐子兴有宋老师了,为何明知事不可为而为呢?

    其实,采儿娘是想圆一个梦!

    圆梦!

    虽然采儿娘虽终没跟徐大兴在一块,但十几年来,采儿娘朝思暮想的都是爱郎。无论她怎么恨他,都是因爱生恨,对于徐大兴,她可以痛骂他,可以诅咒他。但是,她还是爱他的。她爱他,想将这分爱延续到下一代。无论使出什么手段,她也会让女儿风风光光的嫁给徐子兴。

    想到这里,采儿娘坚定了信念。抬头对徐子兴说:“我不管那么多,你不能娶宋老师,你只能娶我的采儿!”

    我真的有些出离愤怒了。这个女人,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废。我不过是同情她一下,她竟然打蛇随棍上,跟我耗上了。“采儿娘,你能不能理智点?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答应照顾采儿一辈子,直到她找到中意的对象,怎么样?”

    “不用找了,你女儿中意的对象就是你!”

    我真是汗颜死了。“采儿才跟我见了不到两面,你怎么就知道她中意我?”

    “实话跟你说。我家采儿从小孤僻,很少亲近外人。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她也很少亲自去接触。可你不一样!看得出来,是采儿主动接近你的。我虽然没亲眼看见,可知女莫若母。我敢肯定,采儿一定是喜欢上你了。”

    采儿娘一本正经道。

    “这……这可能么?我不过是教了她一节课,然后下午又答应她帮忙浇水。加在一起,我们交往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怎么可能?”我哭笑不得。

    “怎么不可能?你也是读过书的,不知道‘一见钟情’么?”采儿娘定定地看着我。

    我无语了。

    一见钟情?

    世上确有其事!想当初我跟宋雅第一次见面时,就暗暗喜欢上她了。我自己就是一见钟情的最佳证明人。

    回头想一想,采儿生性孤僻,恰缺少与男人的沟通交流。虽然她个儿小,可她实际上已经十六岁了。跟我一般大。心理年纪也算成熟……莫非她真的对我有那个意思?……

    我怒力回想与采儿的接触过程。给她上体育课时,她看我的眼神的确有那么点激动。不过我认为那是我鼓励了她的缘故。那天下午她来找我的时候,跟我说话一直是低头顺眼,根本就不敢看我一眼。但她想工作的信念是那么的坚定,我以为她是为了孝顺母亲。难道是刻意接近我?

    实在想不出她对我一见钟情的蜘丝马迹!采儿是个自卑害羞的小丫头,心事藏得很深,我看不出来啊。

    采儿娘说:“想明白了么?其实你别看采儿个儿小,小说waa的味道。

    我很爱妈妈,有时候我怀疑,正是因为如此,才致使我有很深很深的恋母情节。玖嬷如是,李喜婆如是,采儿娘如是,对她们的,都是因为年纪大,她是的年纪足够做我的aa的了。

    轻轻的……我帮她擦拭,李喜婆又哭又笑的回吻着我,脖子上,胸膛上,尽是她那香唇落下的目标。

    她的身子很丰满,哦不,不,应该说是肥胖。恰如其分的肥胖。她的手臂有点粗,她的大腿也有点儿粗,她的腰……还有是点儿粗。不可否认魔鬼身材对男人的吸引力。比如朱倩,比如宋雅。她们的身材很标准,也很完美。

    但是。

    不完美,不协调,不搭配,也是一种美,一种缺憾美。

    对我来说,李喜婆这不怎么美的是那么的新鲜,新鲜的,不就是美的么?她是与众不同的,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的身材是与她一般无二的。与众不同的,不就是美的么?

    对于美的追求,我永不止步。

    我贪婪地,饥渴地,激情地享受着,给予着。她这颗历经人间沧桑,饱经磨难的,脆弱的心,极需我的安慰。不要怪我不心疼女人,现在不是温柔的时候。李娘她现在需要的是激情,刻骨铭心的激情。她要忘却,忘却不堪回首的往事,只有激情,猛烈的,才能使她忘记那痛苦的回忆……

    ※※※※※※

    深夜一点,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李喜婆这久旱的寡妇,一旦暴发出来,真是如狼似虎啊。我这腰,啧啧,都有些酸了。舔舔嘴唇,唔,那滋味,回味无穷啊……

    宋雅和玖嬷早就睡了,她们担心了一天一夜,也够累的。我怔怔的看了她们一会儿,心中却无半点对不起她们的愧疚感。无论我做了什么,我也会更加好好的爱她们。放纵的,不是她们能承受得起的,欢喜禅的负作用很明显,跟同一个女人做得次数越多,那个女人就会越显得年轻,同时,她也活不过四十岁。

    玖嬷今年三十多了,再过几年就四十了。我这损人利己,又不得不练,所以,这也是我不停的找女人的原因之一。至少,把危害多一份分摊出去,那摊到一个人身上的危害,就会少一点儿。

    轻柔的在她们的额上轻了一下,我轻轻的走出去,关上了门……

    一夜无话……

    ※※※※※

    三百亩大棚蔬菜,眼见着就要成熟了。城里的蔬菜零售商们陆陆续续的来提货。这天真是个好天气,天上晴空万里,悠悠白云,飘荡在风中……

    大清早,拖拉机,小货车的轰鸣声,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山路虽然陡峭,但小型车辆还是能驶进来。

    砰砰砰,“徐哥,徐哥,快出来啊,买菜的人来了!”李明理,卫三子两个人敲打着门,高声喊道。那小汽车的轰鸣声惊得村子里鸡飞狗跳,小小山村,突然间变得热热闹闹的。

    我披上一件衣服,急匆匆赶出来,打开门就冲他俩道:“来了么?这么快?在哪?”

    “都在菜地里呢,就等你了,徐哥,快去吧。”

    “好,走,这就走!”我一招手,带上两个小弟就往菜地赶去。玖嬷徐玉凤刚刚做好早饭,正打算招呼徐子兴吃饭。看见男人兴冲冲跑了,忙追出来冲着他的背影喊:“子兴,饭还没吃呢!”

    “不吃了,回头再吃吧!”我回头喊了一声,钱的魔力是如此之大,吃了十几年的早饭都中断了。

    来到菜地上,一块荒草地上早围了七八个人,这些人全是菜贩子,上回跟我打过交道。一见正主老板来了,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道。

    “哎,徐老板来啦,快快快,我正赶着提货呢。”

    “就是啊,徐老板动作太慢,是不是躲在相好的床上起不来了?”

    “哈哈哈,徐老板,咱们都是生意人,讲究的就是个速度。钱我们一分不少,麻烦你让人帮我们装上车吧。”

    我高兴坏了,这些清早就给我送钱来了,能不高兴么?“好好好,诸位稍等片刻,明理,你去把咱们那二十来个小伙子叫上。三子,你去把村长也叫来,让大家伙都来看看!”

    李明理卫三子得令而去。

    众菜贩子纳闷了,纷纷问道:“徐老板,这菜还是村里的不成?”

    “那到不是,我这菜地租的都是村里人的,咱们现在正式开始卖菜了,得给人家一个交待,让人家放心不是?”

    众菜贩纷纷说徐老板真是个聪明人。

    我也不客气,纷纷笑纳。咱这菜可是大棚蔬菜,这种菜在这年头还少见,属于新兴事物。质量比农民自种菜要好上几倍,卖相又好,价钱又公道。这些菜贩子眼睛都毒,哪里会不知好歹?自然是趋之若骛。

    “诶,徐老板,听说你们镇上还建了个千多亩的超大型蔬菜种植基地?”有精明的商人开始打听起我竞争对手的情况了。许多人都竖起耳朵来听,这可事关他们切身利益。

    这种事一问即知,我也不瞒他们,道:“是啊,一个洋鬼子华侨商人,说是回国来做贡献,跟乡里合资,搞了个大型种植基地。不过现在还没影呢,听说刚刚规化出菜地来,连架子都没搭!”

    众菜贩一脸的失望,建都没建成,更别提去买便宜菜了。在这些菜贩眼里,菜多了,到时候自然卖得也会便宜点。这些人想法是好,可惜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呢?没准啊,等张天广那侨商把种植基地建好出菜,大棚蔬菜的价格会上涨也说不定呢。

    二十来个壮丁,摊到二十来户人家。一听说买菜的来了,这些人拖儿带女的来看热闹。小村里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发生,徐子兴的菜有人买了,这可是件大事,事关村里几十户人家切身利益的大事——地租还没给他们呢。

    这呼拉拉的一大片,李明理卫三子几乎把村里所有人都带过来了。七八个菜贩一看就愣了,看着这些村民个个拿着锄头镰刀,还以为要打架呢。我安慰他们说:“没事没事,都是来帮你们装车上货的。”

    众人这才安心。

    我分工下去,每个菜贩配两名壮小伙,其他的人随时准备帮忙。而我则拿了杆大秤,挎上个腰包,挺身,等着大家把摘好的蔬菜菜拿到我这来上秤论价。

    第一批摘好的是两亩青菜,堆在我面前,比小山还高。大家伙七手八脚装到罗筐里,我拿起来就要秤。那菜贩连忙来帮忙:“这么重,我来帮帮你!”

    看热闹的村民,还有帮忙的小伙,这么多人突然“轰”一声大笑起来。那菜贩给这么多人笑得莫明其妙,李明理对他解释说:“兄弟,你没听过咱们徐老板的江湖雅号啊?咱们徐老板,江湖人称‘徐铁手’!”他又捏捏我手上的肌肉,我相当配合地让肌肉跳起舞来,“看见没?徐老板可是个武林高手啊,单掌断树,碗口大的榆木他只要轻轻一下就能弄断喽。这点重量,他一个手指头就能抬起来。”

    我也不开口,配全的以一根中根勾起绳索,看一眼秤,喝道:“两百二十三斤,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第140章玖嬷风情

    上午接待了七位菜贩,下午又来了五位,这忙忙碌碌一天,总共接待了十二位菜贩子。晚上回家,挑灯点钱,嘿……,今天一共卖出两三千斤各式蔬菜,共收回款人民币一千一百元整!

    “玖嬷,我那半瓶二锅头呢?别藏了,今天一定要喝两口庆祝下。”我乐滋滋的朝厨房里的玖嬷喊。两三千斤菜只是我所有菜的三十分之一,而且,我的那几亩反季节蔬菜,一亩也没卖。那些菜,嘿嘿,比普通菜可贵三五倍不只……

    玖嬷端出一盘青菜炒肉丝,我轻快地捻起手指偷吃了一根。玖嬷叱道:“瞧瞧你这德行,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讲讲卫生。去去去,洗手去,不洗不许吃饭。”

    我碘着脸,嘿嘿傻笑,突然探手一抓,猛的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油腻的大嘴狠狠的在她香喷喷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啧——,唔,真香……”我怀念地抬起头。

    玖嬷早羞红了脸,她挣不开,只好骂道:“呸呸呸……脏死了,诶,你的手往哪放……大白天的,你也不怕有人来……快放开我……唔唔唔……”

    我不由分说,再次霸占了她香甜可口的小嘴儿,成熟诱人的气息一浪一浪地冲击着我。女人的小嘴仿佛有无尽的蜜意,吃也吃不完,吻得她快断气时,我才舍得放开她。这时的徐玉凤,早就全身潮红,美目痴迷,怔怔的魂飞天外了。

    我探手捏了捏她的nǎi子,玖嬷打了个机灵,“啊”一声,挣开我跑进厨房,接着响起了母老虎般的吼声:“中啊——,我的肉糊辣啊,都烧焦了。”

    我吸吸鼻翼,可不,焦味好浓啊!

    生活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平淡的生活让我跟玖嬷的感情与日俱增。在家里,玖嬷越来越担当起“大妇”的角色。洗衣,烧饭,喂家禽,这家务玖嬷通通包了,宋雅也偶尔会来帮帮忙。男主外,女主内,如果不是因为采儿妈妈的事情,我想,不出一年,我就能成为小富翁吧。

    任我精打细算,把这第一批菜全卖了,也只能凑出两万块钱。余下的钱,作为储备资金,又要买种子,买化肥,还有支付员工们的工资。别看我现在在人前风光满面,其实我心底还是挺着急的。钱不够用啊!

    宋雅带着小晴回来吃饭,小晴这丫头现在野多了,一吃完饭,就要跑出去找小朋友们玩儿。家里就剩下我们三人,于是,我把采儿妈妈治病的事说出来。

    “玖嬷,宋雅,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说。”我放下碗筷,郑重其事道。

    “有什么事就说呗,吞吞吐吐的,还怕我们吃了你啊!”两女幸福的说笑。

    “唉,是这样的。采儿妈妈的病在国内是治不好了,华医生建议去美国找一个叫史密丝的专家给她做手术……”说到这我故意停顿了一会,看她们的反应。

    玖嬷跟宋雅对往一眼,齐齐嫣然一笑,说:“子兴,你是这个家的主人,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认真道:“这一去,花的可不是几百块钱。有可能咱们家要倾家荡产,外带借上巨债。你们两个就不怕我把你们卖了?”

    宋雅伸手在我大腿在狠拧了一记,“你敢!”

    玖嬷看着宛尔一笑,“子兴,虽然采儿妈妈跟咱们没什么交情。可毕竟也是同一个村的,再说采儿是宋雅的学生,咱们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如果能帮上她的,就尽量帮忙吧。”

    “就是啊,钱咱们可以再赚。只要你的大棚没垮,咱们就能赚回来。”宋雅大肚地说。

    “你们俩个可要想清楚啊,要是帮了采儿妈妈,咱们顿顿可都没肉吃了哟!”我故作轻松地说。

    “谁稀罕吃肉啦,要不是你这个色鬼天天折腾人家,人家玉凤姐也不会为了给你补身子,顿顿买肉吃了。这肉多贵啊,要好几毛钱一斤呢。”宋雅抱怨道。

    男人不吃肉,能有力气么?不过我也不是没吃过苦,“好好好,从明天开始咱们就节俭点。肉就不吃了,改吃素!”我宣布道。

    还是玖嬷理智一点,“小兴,这去躺美国,得花多少钱啊?”

    “路费跟治疗费加在一起,怕不要十几万吧!”我不再微笑。

    “还缺多少?”

    “就算把咱地里的菜全卖喽,顶多只能凑个两万块吧!”我感概地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话果然不假。“哦,对了,我这里还有八千多!”我返回卧室拿出个小纸包来。昨晚回来,本来想让宋雅看看张天森的犯罪证据。但是一场激情,把这事儿给忘了。

    两女看到我打开纸包,露出十几叠十元纸钞,惊问:“子兴,你哪来这么多钱?今天不是只收回来一千多块钱卖菜钱么?”

    我神秘兮兮地说:“我给你说讲讲这次去县城的奇遇吧,事先申明,我下面说的话,你们可千万要保密,传出去了可大事不妙。”

    二女齐齐点头。于是,我将救倪小美,撞破张天森的禽兽行径,然后盗取钱财物证的事情一一道明。当然跟倪小美的香艳一段自然掐去不说。宋雅边听我说,边把那些英文票据拿出来看。等我说完,宋雅突然说:“子兴,这些是瑞士银行的储物票据凭证啊!”

    我一愣,“这不是那个什么支票么?”

    “不是啊,全都是些瑞士银行保藏物品的凭据,我想,张天森一定把他贪污受贿的证据托人拿到瑞士银行,保存起来了!”

    “瑞士银行?银行也不是存钱的么,怎么也存东西的?”玖嬷不解地问,我也是一肚子疑问。

    “瑞士是欧洲的一个很小的国家,这个国家有两个世界闻名的东西。一个是手表,一个就是瑞士银行。传闻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非常严格。数百年来,瑞士银行由于严格的银行保密制度而闻名于世,从而成了巨额存款和洗黑钱的代名词。在瑞士存款或乾是保存物品,可以开匿名帐户。外国许多贪官污吏就把自己大笔的钱额以及重要物证放在瑞士银行保管!”

    宋雅这么一解释,我和玖嬷都清楚了。“张天森真是只老狐狸,够狡猾的。他把证据全都拿到外国保存,就算将来事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啊。”

    “是啊,……啊……这么多钱!整整一百万啊!”宋雅突然拿着一张纸条,吃惊地不已。

    “什么一百万?”

    “张天森在瑞士银行里整整存了一百万人民币!”

    我倒抽一口冷气,一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在这个人均年消费,不足五十元的时代。一百万人民币可以养活多少人啊。

    “张天森这个混蛋,贪污了这么多民脂民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