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68.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156-160

156-16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卖包子啦,卖包子啦,新鲜出炉的包子,又大又好吃……”

    早晨七八点钟,祖传包子铺前,老板娘的吆喝声抑扬顿挫,很有韵味。受吆喝声吸引而来的客人们花个一毛两毛,就能买走两到四个不等的包子。五分钱一个,确实够便宜的。

    “女同志,您要几个包子?”老板娘和蔼地对面前的一个女人说,这个女人脸上戴了个大口罩,只看得见眼睛和额头。她瓮声瓮气地说“我要十六个包子!”

    十六个?那就是八毛钱了!这可是个大客户啊!老板娘相当高兴的拿起纸,把十六个包子包给口罩女人。口罩女人递来一张一元整的人民币,“不用找了!”

    这客人好大方!老板娘眉开眼笑。

    “对了,有人拖我给你带一样东西!”口罩女人突然往老板娘手里塞了个白色纸包,然后抢走包子,急急忙忙地走了。

    老板娘愣了一愣,连忙追出去,口里真喊“同志,我还没找你钱呢……”可那戴口罩的女人已经不见了!真的,才这么一会儿工夫!老板娘狐疑地回铺子,打开纸包……

    “喂,卖包子的,给我来两个肉包子!”客人叫道,“喂,卖包子的,你听见没有?傻愣着想嘛呢?我说我要两个肉包子。”

    老板娘转过头来,脸上尽冰冷之色。“包子不卖了,您改天再来买吧!”老板娘不言不语地开始收拾铺子里的家什……

    客人埋怨道“你这不是还有包子吗?卖我两个,我正饿着呢。”

    “拿去!”老板娘突然递给客人两个肉包子,客人要给钱,老板娘却说,“不用了,就当我请你吃。你快走吧,我要收铺了!”

    那客人本就是个刻薄之人,得了便宜,自然卖乖,欢天喜地走了……

    范伟拖着疲惫的身子从派出所出来,这两天因为这件大案,忙得他焦头烂额。国安部的人他要接待,反贪局的工作组他也要招呼。两组人的工作都要他去配合,好在有朱倩这个女孩子帮忙。范伟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对朱倩太过份了,几乎就没让她参加过什么正式的行动。女孩子工作的激情,比之自己年轻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上又是饭局,范伟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哥们老赵主动帮忙,免去他应酬之苦。家在纺器厂家属楼,离派出所只有不到一千米。范伟边走边伸伸胳膊,踢踢腿。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全身就像生锈了似的。范伟半睁半闭着朦胧睡眼,瞅准单元,一头扎进楼里。

    寒光乍现……一柄飞刀呼啸而止……范伟想闪,可疲劳过度的身体已经不受他的控制。噗嗤一声,范伟瞪大了眼睛看着左胸口的刀柄。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在他陷入永恒的黑暗之前,他清晰地看到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妇女的脸……

    ……

    “大哥,村长说有你的电话,让你快点去接!”李明理擦着头脸上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道。

    “谁来的电话?”我问。

    “听说是你干爹打来的,说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一听说是干爹来电话,我撒开脚丫子就朝李成家跑去。李成早就拿着话筒翘首相盼,见我来了,高呼道“子兴,快点,你干爹有急事找你!”

    我顾不得喘两口气,接过电话筒就道“干爹,你找我啥事啊?这么急?……什么?!”话筒啪答一声从我手中滑落砸在地上……

    我张大嘴,瞪大眼睛,似乎听见这世上最不可恩议的事情范叔死了!!!

    “范叔死了,范叔死了……”我低喃着,脑海里浮现出往日与范叔交往的那些日子。范叔豪爽,热情,爱好武艺,抽烟,喝酒,是个不能再男人的男人了。可就是这样一个好公安,好大哥,竟然走了。他死了……他死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前几天我见他还是好好的……不……”我悲吼一声,泪水如雨而下……我抓起电话筒大吼。

    “小兴,你听我说,你给我冷静点,冷静点。听到没有?你是个男人,不是个孬种!”

    “可是,干爹,范叔死了,范叔死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是谁?是谁杀了他的,我要把他辞尸万段!”愤怒燃烧着我的理智,我徐子兴没几个交心的好朋友。可范叔是一个,他教我做人,教我做事,像大哥一样照顾我。我一个穷小子,人家一个派出所所长为何对我这么好?难到仅仅只是因为我是赵宏先的干儿子么?

    不,不是。志同道合,因为我们是同志,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小兴,你听我说。你马上赶过来。国安部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路上你给我好好冷静下。冲动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干爹,我就这来!”扔了电话,我没打一声招呼,怒发冲冠,赶往春水镇。

    李成从未见过徐子兴这么凶狠的一面。他是个老实人,生怕外甥有什么闪失。也跟着跑出家,等赶到徐子兴家时,却见李明理和徐玉凤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子……子兴那孩子呢?”李成喘着气问。

    “小兴他刚刚怒气冲冲架着牛车出村了。村长,小兴他这是怎么啦?”徐玉凤担心地问。

    “出事啦,出事啦。子兴在镇上认的那个派出所所长被人杀啦!”

    “什么?范所长死了?!”李明理徐玉凤二人惊呼不已。出大事了!派出所所长给人杀了!这样的消息足以在这个让这个平静的小山村掀起轰动……

    徐玉凤一把拉住李明理袖口,着急地说“明理,你马上赶去镇里,一定要找到小兴,好好照顾他。我怕他有什么闪失……”

    李明理也是连连变色,应道“婶,你放心吧,我这就去……”二话不说,李明理也找车出村。

    “村长,我现在要去学校找宋雅,这事儿得让她知道!”徐玉凤不安地说,火急火燎的小跑着出门。

    李成这可傻眼了,人全跑光了……

    “砰!”一声巨响,大门撞开,宽大的太平间里,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吃惊地看着撞进来了年轻人。

    “范叔”我悲呼一声,扑到范叔身上。只见范叔面容扭屈,双眼瞪得铜铃般大。范叔死不瞑目啊!我握紧双拳,咬牙切齿,眼睛里却没有半滴泪水!

    身后赵宏先跟几人打了声招呼,一手抓住我的手。“小兴,你要节哀顺便啊!”

    “范叔是怎么死的?”冷森的语气令太平间平添几分寒意。

    “飞刀,一柄很快、很锋利的飞刀……”一个苍老而又熟悉的声音。

    “华老?!”

    华老掀开范叔尸身上的白布,指着他左胸上一道细小的伤口说“小兴,你看。这伤口长不足一寸,深达五寸。依我的经验判断,这是一把独门飞刀所造成的伤口。”

    独门?飞刀绝技?莫非是武林中人?我疑惑地看向华老,他似乎知道我眼神中的含义,点点头。

    江湖!江湖真的存在!华老没有骗我!但这证明的代价却太过惨重了。我敬爱的大哥,范叔,去了。他死不瞑目,看得出来,他很不甘心。是啊,年未四十,正值壮年,是谁?是谁要杀他?

    答案呼之欲出!

    张天森,是张天森,一定是他。范叔没得罪过什么人。除了张天森外,没人会要他的命!

    “你是徐子兴?”一个人问我。

    他眼神凛厉,身上无形的气势给我一种压力。我感觉极不舒服,运起气功,抵抗这股压力。他眼神精四闪烁,脸带微笑说“不错不错,好功夫!”

    他怎么知道我有功夫?我回头看看华老和干爹,二人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清楚。

    他三十出头,身高一米八,脸上刚毅的线条给人一种正气凛然之感。“你好,我是国安部特派员杨震!”他伸出大手跟我握手。他的手宽大厚实,给人一种自信感。

    “有关范所长的案子,我想找你谈谈,可以么?”杨震微笑对我说。

    “可以!”我爽快地回答,这道程序是避免不了的。即来之,则安之。

    “这里不迟合,跟我来!”杨震一马当先走出太平间。干爹递给我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我才跟着走出去。

    来到一间审讯室,杨震推门而入,我跟进。里面已经有个二十多岁的便衣国安特工,他向杨震敬了个礼“队长好!”

    杨震回礼,示意我坐在对面。年轻特工展开记录薄做笔录,桌上摆了个四四方方的黑皮箱,不知是做什么用的。双方坐稳,杨震递给我一枝烟说“抽根烟吧,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人生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要为死去的人做点什么才对!”

    他这一句话,令我顿生好感。

    “有话你就问吧,杨大哥,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看得出来徐兄弟是个爽快的人!”杨震拿起一个公文袋,抽出一份档案。档案上面赫然写着“徐子兴”三个字。

    “徐兄弟真的只有十六岁?”

    “不错!”

    “徐兄弟少年老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杨震不着边际的说。

    接下来他问了我一些关于范叔的事情。当然,我有选择地告诉了他。杨震话锋一转,“徐兄弟,据范所长生前的报告。最早发现张天广阴谋的是一个叫魏婉的女人是么?”

    “是的,她现在还住在我家。如果你想问她,我可以打电话派人送她过来。”

    “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杨震乐意的安排人去处理这件事去了。

    打完电话,杨震又问“还有个问题,那些证明张天森罪大恶极的物证,来历有些不明。徐兄弟知道些什么情况么?”

    那些证据,一部分是我偷来的,一部份是范叔伪造的。范叔死了,我不能再让他背负骂名。

    “知道一点!那晚我来报信,范叔带人去张家别墅抓捕张天林张天广。我听范叔说过,他从张天森的保险柜里搜出来一些证据,能证明张氏两兄弟互相勾结,买官卖官,贪污巨额财物。”说这话时,我眼神清净,一眨不眨地看着杨震。

    杨震眼神如刀,死死盯着我的双眼。突然开口说“不好意思,徐兄弟。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我们国安部必须认真对待。为了验证你说的话,我们得做个测谎试验!”

    接着旁边的那个年轻点的特工熟练的打开桌上的黑皮箱。箱子一开,露出里面精密的仪器,有指示灯,有小电触头,还有数不清的线条屏幕。

    “徐兄弟,摆在你面前的是一台测谎仪,是我国某研究所,最新研制的。”杨震边说把把一个个扁平的触头拿出来。示意我脱去衣服。

    “没关系,这是你们的工作嘛。”我配合地脱光上身。杨震赞许道“徐兄弟这身筋肉练得真不错。”

    “都是劳动练出来的。”我谦虚地说。

    杨震两人熟练的将一个个扁平的小触头贴在我的脉门、心脏处、太阳穴、颈动脉,接着我就看到测谎仪上显示的线条不停的起伏波动。

    测谎仪上写满了英文缩写,虽然我跟宋雅学习英文有些日子了。可这些缩写英文,我还是不认得。

    “好了,徐兄弟。我再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照实话说就成了!”杨震突然诡秘的一笑,笑容里有种大灰狼面对小白兔的阴险感。

    “据我们调查,张天林根本就不承认自己的保险柜里存放有张天森的罪证。所以,我们怀疑,有人故意制造伪证,干扰上级部门做出了不恰当的判断。”

    “伪证?不可能。如果张天森没做那些事,那他跑什么呀?”我一激动,测谎仪上的数据线起伏得更快了。

    “徐兄弟,你别急。我不是说张天森没有罪,只是我们怀疑范所长私自违造证据,蒙骗上级。刚才我们也问过赵所长了。赵所长说,的确有这么回事。”

    哼哼,我心里暗笑。杨震这个笑面虎,这套把戏也太小儿科了吧。如果干爹招供了,你还用来审问我么?我假装惊讶道“什么?干爹怎么能这样子?范叔实事求是,以他的人品,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杨震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突然指着测谎仪道“徐兄弟,你的心跳速度加快了。仪器显示,你在说话……”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笑意。

    我说谎了,确实是说谎了。这台仪器直的是神了。但是,我不能承认。打死我也不能给死去的范叔抹黑!

    清心诀运起,心头一片清明,心跳稳定,眼神清净如水。

    “杨队长,我说的句句属实。你这仪器真的准么?怎么我说实话,这破机器却说我在说谎?”

    杨震微笑地说“徐兄弟,你知道研制这台测谎仪花多少工夫么?”

    我摇摇头。

    “五年时间,实验一万三千多例,整整花掉一百多万实验经费。你说,这机器是灵还是不灵?”

    我微笑地说“实验里有误差一说,花再多的人力物力,也未必就能造成完美的机器。杨队长,我徐子兴所言句句属实,是不是你这机器出故障了?你再检查检查吧。”

    杨震盯了我一会儿,突然大笑说“徐兄弟真是好定力,好口才!机器有没有故障,咱们暂且不说。咱们继续聊聊别的。”

    接下来杨震问了许我不着边际的话题。比如,你有没有对象啊。你对象漂亮吗?她是哪里人?又问我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去偷人家的果子……等等等等。

    看似漫不经心,可我心里清楚,他这是在旁敲侧击,趁机观察我的反应呢。我一一作答,最后宾主尽欢,杨震放我离开。

    年轻特工看着徐子兴关上门离去,气呼呼地说“队长,这小鬼可真是狡猾!”

    杨震微笑不语。年轻特工摆弄着那台测谎仪说“队长?咱们这台测谎仪不会真是坏了吧?”

    杨震突然一笑“什么测谎仪?这是我从县医院借来的心脏病诊疗仪……”

    走出审讯室,我就像脱胎换骨般的,从失去范叔的巨大悲痛中苏醒◆吸顺畅、平稳。华老站在走廊上,微笑着向我走来。

    “华老,我干爹呢?”

    “你干爹刚刚升了官,这会儿啊,他正忙着呢?”

    “我干爹升官了?他升什么官了?”

    “呵呵,代理镇长!”

    对啊,魏胖子一伙人全进了局子,现在正被双规。镇政府没了头头,一切工作都得瘫痪。县里张天森一伙人,也被双规,整个春水县现在是一团糟。按级别来算,干爹现在是镇里最高级别的官了。升为代理镇长自是理所当然。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若在往常,我一定会去棕一番。可现在,范叔去了,高兴不起来。

    “我想去看看范叔。”

    “唉,孩子,去吧,验尸工作已经结束了。”华老拍拍我的肩膀。我点点头,朝太平间走去。

    天阴沉沉的,厚重的乌云如泰山压顶,让人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丝风,闷热,是唯一的感觉暴风雨就快来了。

    推开太平间的门,一个窈窕玲珑的身影立在床边。她左手上平放着一顶警帽,笔直的身子静静的立着,右手一个标准的敬礼姿势,在这空洞阴森的停尸房里就像一座动人的丰碑……

    她的脸颊上布满了泪痕,嘴唇被咬破,一滴一滴鲜血沿着嘴角滴落在雪白的白布上。

    “朱倩……”我轻轻呼唤,心一下子抽紧了。此情此境,令我有种大哭的冲动。

    “哇……”朱倩突然扑进我的怀里,痛哭失声,“范叔叔没了,子兴,范叔叔没了……哇……”

    悲伤像一股气流冲进我的鼻子,酸酸的,我也想流泪。可是,怀里还有个脆弱的小精灵需要我安慰……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知如何去安慰她,只是不停地低喃,言语上的无力,化作行动上的有力。我紧紧的抱住她,试图以我那颗火热的心,温暖她冰冷的身体……

    朱倩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肩头,痛哭治愈不了她内心中的悲伤。范伟,这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教她打拳,教她擒拿格斗,还教她使枪……这一幕幕,如慢镜头般在朱倩朦胧的眼前播放。

    “我的心好痛,好痛……”朱倩用力的哭喊,她像发疯的小老虎,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在我肩上。我吃痛,倒吸一口冷气,却不敢动功将她震开。咬吧,咬吧,既能让她发泄悲伤,也能减轻我心理上的悲痛。

    我们两个就这么默默的抱在一块,却没有发现,范伟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已经缓缓合上,脸部不再扭曲,嘴角弯起,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良久,朱倩还在痛哭不止,再哭下去于身体大有损伤。我轻轻的在她颈动脉一切,朱倩软软的晕了过去……

    半扶半抱,我将朱倩带出了太平间停尸房。

    派出所没人能照顾她,我只好带她回她的宿舍。朱倩的宿舍还是那么的充满了温馨感,我扶抱她上床,给她盖好被子,怔怔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我才关门离去。临走时,我带走了她的一串钥匙。

    我不知道我该要干些什么,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知道不停的走,不停的走。我在街上逛啊,逛啊,每逛到一个地方,就会想起范叔在那一处与我有过的接触。他那爽朗,豪迈的笑声,总能在我耳边回荡。

    我又想起了去世的父母,想起了死在我怀里的厩厩李正峰,一个个关心我的人,离我而去,一个个我身边的人,步入死亡。生命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呢?我们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人终有一死,谁也不能预料自己的死期。

    父母亲,厩厩,范叔,他们在死前,像平常人一样生活,而死神却突然勾走他们的灵魂。对生命意义的思考,令我产生一股强烈的紧迫感。生是为了什么?为了钱?还是为了女人?我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似乎都是为了这两个目的。归根到底,一切都是为了享受,为了满足自身的。

    是的,人生就是为了满足自身的!

    我豁然开朗了,眼前展现的是一个新的世界,我终于弄明白生命的意义。我的细胞在沸腾,热血在沸腾,真气在沸腾。

    我仰天长啸,街上的人对我侧目相向。我不会在乎人们的目光,我就是我,我只为自己而活,为了我的爱人而活,今天,我将开始新的生活,以迎接我的新生!

    中午的时候,我来到干妈家。干妈正坐在沙发上擦眼泪,没发觉有人进屋。

    “干妈……”

    我轻轻呼唤。

    干妈李梅瞅我一眼,身子摇摇欲坠,“小兴……”她扑进我怀里,“小兴,你范叔呢?是不是真的……真的没了?”

    我不忍心欺骗她,干妈一声悲鸣,往后就倒。“干妈,干妈,你怎么了?”我给吓得不轻,一手搂住她的腰身,一身就掐她人中,干妈悠悠的醒过来……

    “是哪个天杀的混蛋做的孽啊……范伟这么好的人,老天爷不长眼呐……老天不公呐……”干妈呼天抢地,挣脱我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得昏天暗地。

    “干妈,别这样,别这样……我会心痛的,真的,干妈,别这样了……”我抱起她,把她按在沙发上。干妈不停的挣扎,泪水洒满沙发……

    这两个人,浑然没有发现,他们的姿势是多么的暖昧。徐子兴壮硕的身体压在他干妈丰满的上。李梅不曾生育,身材保养自然比一般女人要好。生活的安逸,令她长得有些富态。高耸的子,肥挺的大屁股,哪一样不是男人的恩物?

    这样一个成熟的尤物,被一个年轻男子压在身下,不知情者,都会想歪的。

    “干妈,别这样好么?我求求你,别再哭了……”我真的厌倦了哭泣,朱倩哭、干妈哭,所有人都在哭。我告诉自己,男子汉不应该再流泪了,可她们的哭声却偏偏要勾得我心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